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胖雨】莫比乌斯带

自己偷懒,原创人物都没起名字,哥哥姐姐的代称。


00

周妈妈在厨房打电话的声音有点大,电视的声音都盖不住。

当然,也有可能是樊振东不由自主地伸耳朵,所以分了心神。

“哎呀呀,到时候订婚你们可都得来,咱们这些姐妹有多少年没聚了啊。”

……

“对啊,一晃我家小雨都大三了,21也不小啦,不是我自夸,我家小雨真是又孝顺又懂事。”

……

“那姑娘挺漂亮的,也有礼貌,我挺喜欢的。”

……

“东东啊,你问问小雨,怎么还没回来啊?”

这句是对樊振东说的。

樊振东应了一句好,拿起手机解了锁打算问问周雨到哪了。

微信嗖嗖往出显示红点,樊振东先给周雨发了一条,然后打开班级的群聊,班主任友情提醒,打算出国考研的要开始着手了。樊振东最为班里的第一名,还得到了班主任的特别问候。

樊振东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便想着拖一拖再回复。点开寝室群,他的损友们发了一张照片。放大看,是周雨,和一个女孩子,在茶餐厅吃饭。这个女孩子他认识,准确地说,比周雨还先认识。

❤❤❤:没想到雨哥这么快就被拿下了?

^(* ̄(oo) ̄)^:我都不是第一次看见了好不好,大惊小怪!

ξω※υшηъж§ян→:肥仔你要有嫂子了?

樊振东直接关掉手机,周雨你真行,这么大的情况也不跟我说!

01

樊振东,小神童人设,哥哥一个,损友一堆。如今哥哥眼看有主了,损友还在一边看热闹,世界不好了。

樊振东目前为止最得意的经历是一路火花带闪电地提前上学、两次跳级,最后在16岁的时候上了大学,还是很不错的大学。

樊振东目前最后悔的经历是上了大学的第二年,同系的女孩子和他相约一起去看升旗,他带了周雨。

那个和周雨吃饭的女孩子姑且叫小姐姐,所有比樊振东大的女孩子,都可以这么叫。

小姐姐和樊振东不是一个班的,同系不同专业那种。艺术生上来的,能歌善舞,长相姣好。那一日提前来到教室放课件,正赶上樊振东专业的课收完报告在整理,不知电脑怎么就死活不肯给面子,眼看着马上就要上课,收好东西准备出教室的樊振东好心上去帮忙,没想到帮成了。

就这么认识了,小姐姐活泼外向,得知樊振东的年龄之后更是刮目相看,留了微信电话,不久约他和朋友一起去看升旗。樊振东想了想,给相识多年的周雨发了个微信,问他要不要一起。

周雨作为一个正经的文科生,连挂科的压力都没有,当然可以去。

早上刚起床的周雨看起来有点迷糊,一头的乱毛迎风飞舞,组成不止一组信号格。一件橘色的卫衣衬的嫩的不行,樊振东觉得他怎么看起来都不是大了自己五岁的样子。

不过好歹昨晚洗过头发了,樊振东在食堂帮他打了豆浆,两个人边往地铁走边喝,到了地铁站正好扔袋子。

升旗的时候周雨看着国旗,小姐姐看着周雨,樊振东……看着他们。

升完旗周雨还在迷糊,小姐姐拽了一把樊振东,问他周雨有女朋友么。

樊振东的没有刚秃噜出口,小姐姐笑着说,我们一起去吃个早茶吧,雨哥。

然后樊振东就看见饭桌上小姐姐给周雨夹了最后一个烧麦和虾饺。

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各种角度的错误决定。

02

周雨算是姗姗来迟,到的时候周妈妈饭都做好半天了,看到周雨回来了一脚踢过去,问他怎么这么慢。

周雨挠挠头,支支吾吾说路上耽误了。

樊振东想着刚才看见的周雨和小姐姐的照片,心里冷笑了一声。

周雨胃口还不错,吃饭的时候心情很好的样子。樊振东戳着米粒,有点食不知味。

周雨给樊振东夹了块鸡肉,顺带用筷子戳戳他,问他怎么不吃。

樊振东想了想说,昨晚上称,又重了。

周雨闻言没心没肺地笑得大声,周妈妈在桌子下踹了周雨一脚,说道,胖什么胖,你还在长身体呢,多吃点。

周雨被踢了一脚也收了笑,赶紧补充,对,小胖不胖,说着又给樊振东夹了一块猪肚。

大学里的樊振东比周雨小一届,但是年龄小了五岁。樊振东刚开始上学的时候,周雨是樊妈妈口中的别人家孩子,爱学习懂礼貌,从不让父母操心。樊振东父母工作忙,周妈妈会帮着带樊振东,幼儿园下课早,周妈妈帮樊妈妈把孩子接出来,周雨就带着樊振东在院子里玩,拿着本故事书讲狮子王。

小时候的樊振东在还没开始和同龄人玩的时候就已经和周雨一起玩,觉得大哥哥特别好,不抢他零食还给他带零食,不欺负他还给他讲故事。

比幼儿园的阿姨都好。

后来周雨小学上到尾巴,樊振东也开始坐在了小学的课堂里。樊振东开始成为周妈妈口中的别人家孩子,聪明的不行,次次都是双百。

周雨还是带着樊振东在院子里玩,樊振东还是在周雨身后屁颠屁颠跟着,就这么一路跟到大学。

03

吃过晚饭,周雨和樊振东一起离开了,樊振东是因为明早还有课,周雨则是陪着他。

晚上的公交车上人不多,两个人并着坐在后面,樊振东中午没休息就直接去了周雨家,现在有点犯困,就歪在周雨的肩膀上打瞌睡。

公交车走走停停,两个人要坐二十几站,樊振东也睡不着,就是闭着眼靠着周雨,周雨低头摆弄着手机,时不时打下字,估计是在和谁聊天。樊振东动了动,眯着眼睛瞟了一眼周雨的手机,果不其然是和小姐姐聊天的界面。

下了车的樊振东也不说话,看起来蔫蔫的,周雨只当他困了,也不闹他。分别前周雨约他第二天一起吃早餐,樊振东迟疑了一下,说太早了不想折腾,不吃了。

樊振东都可以不吃早餐了,明早太阳大概要从西边升起来了。

今天的樊振东真是有点奇怪。

这几天的樊振东睡眠质量都不太好,午休时间明显缩短,晚上倒是正常时间睡,可是每晚的梦境不是被人追杀就是不停赶路,弄得他每天醒了比没睡还累,黑眼圈和熊猫有的一拼。

临近熄灯,大家都各自躺在床上吹牛皮。樊振东盘腿坐在床上前后晃荡,听其他几个人插科打诨。几个人说着说着八卦到周雨的头上,说最近几天都没看见周雨和小姐姐约会,问樊振东他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樊振东从听见周雨的名字就开始在脑海里瞎想,他们还没订婚,就你侬我侬的,周雨这几天都没怎么搭理自己,等到以后订了婚,结了婚,估计就把自己这个弟弟忘到脑后了。

怎么想都有点心酸,所以现在樊振东既不想听到周雨的名字也不想听到小姐姐的名字。咕哝了一句“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像你们这么八卦”便滚进被子里一副睡了的样子。

这宽厚的背影,真像某个表情包里委屈的熊猫,这个场景就成了几个室友熄灯前脑海里最后的画面。

一直以来,周雨都是樊振东的目标,周雨上了重点高中,樊振东也要紧随其后,第二次跳级的时候樊爸爸担心儿子童年太短少了乐趣,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架不住樊振东坚持,樊妈妈心疼儿子,只好顺了他。

等周雨考上大学的时候,樊振东也开始备战高考,为了鼓励大家,学校给每个高三的发了一个高考志愿表,让大家填心仪的大学。跟半个年级填的清华北大不同,周雨所在的大学是樊振东唯一的志愿。

好像我拼命撵一撵,就能离你更近一点。

滚进被子里的樊振东并没有睡着,他辗转了几次,最后点开了手机,在出国读研的申请上思考了一会儿。

04

出国要早做准备,下了决定的樊振东忙碌起来,中间周雨约了他两次,樊振东一想到周雨牵着小姐姐坐在自己对面,笑意满满地跟自己介绍就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思前想后还是找理由没去。

就这么拖到了周妈妈的生日,按照往年的惯例,周妈妈会邀请朋友去家里一起吃饭,自然包括樊家爸妈和樊振东。樊振东这回没理由了,乖乖跟着周雨回家。

席间氛围很好,除了樊家,周家,周妈妈的好姐妹,还有周雨的大姨一家。大姨家的小表哥比周雨大三岁,一直是家里主要的催婚对象,每次一起吃饭都要被逼问的。一般在这个时候樊振东都和周雨抱在一起看热闹,让小表哥看的牙痒痒。

这次两人的热闹却没看成,因为小表哥还领来一个女孩子。所以这次席间的话题就由催婚变成了谈论订婚具体细节,小表哥也由原来满桌长辈夹枪带棒变成了异口同声的语重心长,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这次订婚要办的体体面面的,把亲戚朋友都聚一聚,好好热闹热闹。这是大姨说的。”

“我前两天还和XX打电话说起这事呢,你还记得她不,我们做了好些年的邻居,她说了到时候她也来。”这是周妈妈说的。

然后不知怎么话锋一转就到了周雨头上,周妈妈注意力瞬间转移,小雨啊,你也大三了,可以找个女朋友啦,别天天总是忙着玩。

常年在饭桌上看着小表哥被催婚的周雨心有余悸,下意识一把抱住樊振东,忙摇头,说不要,自己才不着急。

被抱住的樊振东倒是没什么反应,他的脑海里此时快速滚过一串串大字,原来上次周妈妈说的是小表哥要订婚,自己闹误会了……樊振东拿起茶水啜了一口,转头问周雨,你和小姐姐你们俩……

还没等樊振东问完就被周雨一把捂住了嘴,在他耳边用气声说,别在这说,你想害死你哥啊!

樊振东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让周雨松手,周雨这才放开樊振东去一边添水了。樊振东摸蹭了一下耳朵,指尖划过微红的脸颊,刚才周雨说话的时候,呼吸就打在樊振东的耳朵上,带起丝丝痒痒的感觉。

大概是今天晚餐的氛围太好,樊振东抑郁多日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和周雨一起回来的路上蹦蹦跳跳的,好不开心的样子。

周雨的心情也被带的不错,一路上有说有笑,顺便还约了明天的早餐。

回去寝室的樊振东躺在床上翻看今晚错过的寝室群信息,夹心发了一条论坛的链接,樊振东点开一看,是今年校花校草评选的投票。

樊振东对校花没什么兴趣,直接跳到校草的界面。

大家七嘴八舌水了不少。

今年的小学弟里有什么出众的么?能盖过周雨的那种?

以我这几个月的观察,暂时还没发现。

那不需要评了,毕竟周雨的颜值这一年都很稳定。

话说,为啥周雨大一那年没评上校草?

一看楼上就是新来的小学妹,否则怎么会不知道周雨那一年一言难尽的非主流头发~

樊振东看了会大家的留言乐呵了一会儿,关掉界面之前在周雨的照片下投了一票。照片不是周雨的自拍,樊振东点开看了一下,是周雨之前在葡萄架前被学生会采访时的视频截图。

05

樊振东想起自己文件夹里面也有一张周雨在葡萄架旁的照片,那是有一天他把手机落在教室的盛夏,从教室拿回手机的路上步履匆匆,贪近没有走校园的葡萄架。

一回头就看见周雨正走在葡萄架下,盛夏的午后,阳光都泛着白色,离上课时间还早,周雨也不着急。葡萄架的地砖比两边的草地低一些,草地上喷水的龙头总有些水洒在地砖上,有些湿滑。周雨走着小心翼翼的,樊振东也不知怎么就停下脚步。

葡萄架上叶子青翠,阳光透过叶片的缝隙照在周雨的脸上,他的眸子带着光亮。樊振东握了握刚找回的手机,调出相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镜头里的周雨似有感应,微微笑了。

真好看,这是樊振东唯一的想法。不知道是谁能让他这样笑,但是他希望周雨可以一直这样笑。

那边的周雨笑了一下也没停住脚步,之所以笑是因为他想起有一年的冬天,他随家人去东北玩耍。冰雪对于孩子来说有无限的乐趣,他和小表哥边堆雪人边说话,说了会学校怎么样老师怎么样不知怎么就扯到女孩子身上,小表哥用尽已知的所有的美好的形容词赞美了自己的女同桌,可惜没有得到周雨的回应。不仅没有回应,还唠叨起自己邻居家的小胖子,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和预想严重不符的小表哥恼羞成怒在雪地里和周雨追跑了起来,最后一起摔到地上的时候周雨滚了一下,没让小表哥砸到自己身上。

周雨想,砸到自己会疼,自己可不愿意,除非是小胖弟弟,还可以考虑。毕竟弟弟不胖,还可爱。

踩在湿滑的地砖上的周雨默默脑补了一下小胖穿成球摔在雪地上的场景,没忍住,笑了。

06

樊振东没主动去关心周雨和小姐姐的事,倒是小姐姐的信息先来了。小姐姐之前跟樊振东打听过周雨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但是樊振东只能说出周雨喜欢吃什么,玩什么,至于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樊振东一点主意也没有。

但小姐姐还是病急乱投医,把樊振东当成了自己追人成功的一道桥梁。

最近小姐姐倒是没来叨扰樊振东,倒是把他弄得抓心挠肝的,不知道有什么进展。所以今天猛一看到小姐姐的信息,还有一丢丢兴奋,樊振东觉得自己也够找虐的了。

小姐姐有点伤心,据说周雨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也不拂自己面子,也不主动。这不主动不拒绝的态度,俨然一副渣男做派。

樊振东当然知道周雨不是渣男,就像那年圣诞的人造雪,周雨和樊振东穿越

雪景去吃石锅拌饭,有个圆脸的女孩子捧着一个苹果和周雨说,我好喜欢你啊。

那一刻周雨的手足无措和樊振东脸上的笑容褪尽异常同步。

周雨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对不起,我……不喜欢女孩子。

苹果落在地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女孩子跑开后,樊振东也拉着周雨离开了。

至于再后来那个女孩子抑郁厌食休学再回来,其实也不都和周雨的拒绝有关。据说女孩子上次喜欢的男孩子后来和另一个男孩子双宿双飞了。

赫拉克利特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还有什么比在一块石头上绊倒两次更让人心塞的么?

小姐姐发了一个可怜的表情,说让他去探探周雨的口风,帮自己说说好话,事成有重谢。

樊振东忙说可不能保证事成,让她别抱太大希望。小姐姐连连感谢,还说心意已经在路上了。

还没等樊振东反应过来是这句话什么意思,外卖就敲门了。一个肯德基的全家桶外加一个披萨。

受人之托,当然要忠人之事,纵使有千般不想掺和樊振东还是得去问问周雨对小姐姐到底什么想法。

周雨摸不清樊振东是什么心思,说觉得“两个人不合适,自己没时间,也没准备好谈恋爱,况且对方那么漂亮,自己也配不上啊。”

只要喜欢,什么都不是难题;不喜欢,什么都是问题。

樊振东倒是不想这么放过他,问周雨,“前段时间你们不还一起约会么~就是去你家吃饭那天,你还骗阿姨,说是路上耽搁了。”

“这你都知道?”周雨有点惊讶,“看样子什么都瞒不过你,不过我俩没约会,就一起吃过两次饭。”

“那你为啥不跟人说清楚啊?”

“开始是怕她抑郁,后来发现她心理状态挺好的,我就说了,但是她……好像不信。”

樊振东噗嗤一声,“还是老理由啊,难怪人不信。”

周雨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起来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事来了?”

樊振东敛了敛眸子,说是受人之托,顺便还感叹了一句,“喜欢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

周雨回了一句,“你又知道什么。”

樊振东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答,“这件事我帮你搞定好了,回头二十碗牛肉丸,你看着办吧。”

07

那晚的周雨失眠了,不想打扰室友的他坐在阳台上,看皓月当空,秋风半盏,半梦半醒之间,似是有些旧事,如窗前月,心上霜,拂之不去。

三年前周雨结束高考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把课本全部撕掉解气,就被樊振东拉到山顶看月亮。

樊振东说,这是自己升高三之前最后的狂欢,周雨不能扫兴。

两个人在山下打包了一些烧烤,还买了两罐啤酒。山上灯光昏暗,两个人起了坏心,大声唱起歌来,不一会,就逼走了躲在小树丛里的多对情侣。

确定这一片只剩他们俩之后,两个人席地而坐,胡吃海塞,胡说八道。

从遇到坏人就拿烧烤的签字杵死他说到恐龙在地球上存在了一亿五千万年,两个人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恐龙除了吃饭睡觉造小恐龙到底在地球上做了啥。

周雨想起高三的一道历史漫画,第一次世界大战用刀,第二次世界大战用炮,第三次世界大战用原子弹,第四次世界大战又变成原始人穿着草裙用刀了。

鬼知道恐龙在地球上做了什么,就像再过一亿年的地球,人类做了什么后面的物种可能也不得而知。

没准灭绝前早有一部分恐龙飞出了银河系,在另外一个和地球相似的星球上,撸串喝酒,就在这一时刻,可能看着地球还顺便感叹一下,不知道现在又是哪个物种统治了。

最后一口,敬天上的恐龙。

几年过后,开普勒452b毫无预兆地闯进了人们的视线,上面有没有恐龙尚未可知,但是人们纷纷感叹,一觉醒来,地球都有对象了,你/我还是单身狗。

樊振东在铺天盖地的新闻里喝了一罐啤酒,其实暗恋一个人就像发现了开普勒452b,你知道他的存在,他却遥不可及,鬼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走进他的心,也许1400光年也不够。

08

樊振东的大二在小姐姐和周雨的混沌插曲里溜走了,大三上到一半的时候,周雨终于结束了实习,选择准备公务员考试。

樊振东问过周雨为啥考公务员,周雨说反正考研考公务员都是考试,不如一步到位,还能省去妈妈的唠叨。

寒假,过年的喜庆气氛里,周雨早餐开着电视看朝闻天下,晚餐看新闻联播,剩下的时间在和行测战斗。

樊振东大部分时间就腻在周雨家,小孩子总是抱着厚厚的书,上面全是周雨一看就晕的小蝌蚪,到大三都没挣扎过六级的周雨看着读的津津有味的樊振东,感觉周身都泛着光。

英语是周雨的弱点,身材是樊振东的痛脚。

成年了的小孩开始在意起体重的问题,跟周雨吵吵着要减肥,每顿都要少吃一个鸡腿,还起了兴致就做仰卧起坐。

周雨是压脚那个,直接一屁股坐上去,看着小孩在那哼哧哼哧。

这里的年没有雪,但还是冷的。玻璃上被周妈妈贴上了窗花,旁边还挂着樊振东送的中国结,看起来好不喜庆。

就这样,两人一起过了多少个年了?周雨在心里默默地掰手指。

细算起来,两个人已经认识十几年了。

周雨当年在班上成绩不上不下,干着急没办法的样子樊振东见过;周雨在KTV被起哄上去唱歌,一句就让满场哄笑的窘迫樊振东见过;周雨第一次被女孩子表白,在圣诞的人造雪花下手足无措樊振东见过。樊振东记得他打游戏打到砸键盘,记得他不洗头戴个帽子挽尊,记得他红领带白衬衫留在毕业照上。

樊振东当年为了跳级拼命学习的样子周雨见过;樊振东因为要上台唱歌一晚上不断拉拉链的紧张周雨见过;樊振东在圣诞舞会上拿着平安果送人的温软周雨见过。周雨记得他做presentation时口若悬河,记得他拿着中国结从远处一路小跑,记得他圆圆的笑脸和使坏时挑起的眉毛。

如果,在每一个初夏的清晨,在每一个深秋的黄昏,都陪在彼此身边,经年的岁月留下的印痕,应该就像身上的疤痕一样,即使不痛不痒也无法抹杀。

周雨心下想着,嘴里还要嘟嘟囔囔,小胖,明年你也要毕业了,怎么打算的啊……要不你也考公务员吧……还是算了,你这么优秀,做公务员可惜了……

樊振东那边做完了五十个,和周雨面对面坐在榻榻米上,要多正经有多正经地说,雨哥,我在申请去国外读研,基本上,90%了。

哦。周雨被这个消息打得有点不知所措,只能眨巴眨巴眼睛,干巴巴地说了一声哦。

那一天的后来过得两个人都有点别扭,周雨习惯了樊振东一直都跟在自己的身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再优秀都是和自己在一个学校,形影不离。如今,孩子终于要出去飞了。樊振东毕竟不是风筝,就算是,线也不牵在自己手里。

09

让樊振东下定决心出国读书的其实还是周雨。这么多年一直跟在周雨身后,樊振东突然也想看看没有周雨的世界,因为害怕而不敢的开始,大抵在未来都会后悔于自己的胆怯。思来想去,既然已经开始,不如就走下去。

周雨刚知道樊振东要出国的时候两个人尴尬了两天,但是毕竟多年的感情摆在那,很快便也把这种尴尬抛在了脑后。

不管是备考公务员还是出国都要忙,两个人也没有太多时间纠结,日子还是照过,各忙各的,偶尔在一起聚一下。

周雨的工作尘埃落定的时候,两个人又跑到山顶去看月亮,还是打包的烧烤和啤酒,以前连蹦带跳跑到山顶也觉得只是瞬间,现在边走边聊走了半天还没到山顶。

两个人也不强求,找到一个空旷的台阶坐下,看一架飞机低低的飞过。

周雨抬手指了指,“你看那飞机飞的真低。”

樊振东也抬头瞧了瞧,“毕竟快到机场了么。”

“飞那么低,都能看见飞行员了。”

“飞行员不好看,你看靠窗那个乘客,还在看电视剧呢。”

旁边走过的人听着两个人胡言乱语,笑着走过去了。

两个人坐在草地上聊着天,从小时候的狮子王说到当年星星上的恐龙,再到今晚一架一架低飞过的飞机。

若干若干年前,是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人生每一步会怎么走下去的。小时候无所谓选择,每个人都是从小读书到大学,差别只是读哪所学校而已。等到从象牙塔离开,才真的开始人生的选择。

仍然拥有的仿佛从眼前远遁,已经逝去的变得栩栩如生。

周雨端起啤酒和樊振东碰了个杯,“希望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我们都还在。”

在这个城市,在这个山顶,在彼此身边。

多年过去了,这篇树林情侣多这点倒是没变,最后两个人还是受不了四周窸窸窣窣的声音,喝完就离开了。

10

樊振东出国前一天,周雨在樊振东家帮他收拾东西。

“我跟你说,这件衣服要带着,等冷的时候你买不到合心意的就后悔了。”

“这些零食得塞进去,要不你路上饿怎么办?”

“你要是想吃什么国外没有的东西就给我电话,我给你寄哈。”

还是一如既往地唠叨,就像这么多年,每次自己出去玩,去参加夏令营,只要周雨不和自己一起去,就要絮絮叨叨地帮忙收拾很久,嘱咐很多,否则怎么都不放心的样子。

樊振东看着周雨弯着腰拼命往自己的箱子里塞零食的样子,微微弯了嘴角。

“周雨,你回头看看我。”

周雨应声回头,“怎么了?”

“我已经长大了,你别总把我当小孩子。”

周雨回身继续收拾,“你再大也比我小啊,我也是哥哥,以前一直是我照顾你的,你忘了?”

樊振东当然没忘,小时候带着自己玩,帮自己温书,给自己投喂,生病了照顾自己,直到大学都没停止。大二那年吃坏了肚子,还是周雨陪着去医务室打针,回来的路上被学生会抓取葡萄架旁边采访,给即将到来的新生说几想说的话。

樊振东肚子还疼着,脸色很不好,采访他的时候严肃地说,三饭的食品安全有待改善,新生们自求多福,不管你在饭菜里看到虫子铁钉还是创可贴,都不是你的幻觉。

一旁的周雨笑得形象全无,学生会脸色也不太好。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周雨的采访被截图放进校草评选论坛里,樊振东的那段,被剪掉了。

樊振东走了几步绕道周雨面前,“可我不想一直当你的弟弟,周雨,其实我也可以照顾你。”

11

周雨上班的第二年,樊振东已经在国外呆了一年多,肉眼可见褪去婴儿肥的小子越来越帅气,和周妈妈视频聊天的时候像嘴上抹了蜜糖,把周妈妈高兴地不行。

周雨在一旁扒花生吃,周妈妈特意买的红花生,养胃的。以前樊振东没走的时候三天两头给周雨拿花生,告诉周雨要生吃,但是也不能多吃,饭前四到六粒,最好。没事还要监督,倒是给周雨养成了习惯。

周妈妈笑意盈盈地问我们小胖有没有谈恋爱啊,现在这么帅多招女孩子喜欢。

一旁的周雨手指顿了顿,微微直了直腰。

屏幕那边的小胖弯着眼睛撒着娇,没有啊,这边的人都不好看。

周雨继续扒花生。

周妈妈开始念叨小胖和周雨都不让人省心,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事,该找个女朋友啦。

周雨这边心不在焉,小胖那边哼哼哈哈,最后,周妈妈的唠叨还是被樊振东的一句话打断——

雨哥,你吃了不少了,别扒了,吃多了反而伤胃。

两个人还是时不时联系,开玩笑,互相关心,忽略远隔重洋的距离,一切还和之前一样。

某个暂时从工作中解脱出来的节假日里,周雨接到樊振东的视频电话,樊振东说,自己刚刚被一个女孩子表白了,这一刻他才感受到周雨当年在圣诞雪下手足无措的感觉。

周雨想了一下,问他,你答应了么。

樊振东说,自己用了和周雨一样的招数。

周雨暗暗松了一口气。

樊振东沉默了一会儿,问他,周雨,为什么你总是用这一个理由拒绝女孩子?

周雨看着樊振东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因为,是真的啊。

樊振东也回望他,小雨,你想我么?

周雨没法回答出那个想字。

樊振东很好,他的学业进展的也很好,本就是聪明努力的人,在更广阔的的天空里有了更大的空间。

周雨的生活过的有些混沌,公务员的生活单调而枯板,周雨每天两点一线,忙叨了一天却不知道自己这一天意义何在。他变成了玻璃罩里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只是找不到出路。

周雨没少和樊振东絮叨自己的生活状态,看着樊振东渐入佳境,跌入难以言说的沮丧里。

樊振东知道周雨一切过往,在这样的樊振东面前,前所未有的自卑在周雨面前铺陈开来。

但是爱情,一直都有让人脱胎换骨的力量。

周雨挂了视频电话,打开了大学毕业那年为自己列的清单,考一个心理咨询师证,读犯罪心理学研究生,参加司法考试,去十个自己想去的地方,每个月读三本书……

辞职报告递上去的时候,周雨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夜晚趴在台灯下备考的时候,手边的咖啡泛着香气。是樊振东寄来的,但是又嘱咐他不准多喝。袅袅的香气里,仿佛就是当年樊振东陪着自己备考的场景。

请等等我,等我带着全新的自己,出现在你面前。

樊振东没有再问周雨想不想他,两个人之间的问候变得不咸不淡,开始变得礼貌而有度,周雨过了很久才后知后觉,樊振东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的心思,那天夜里电话欠的那句“我也想你”可能推远了樊振东。

在得知樊振东顺利毕业之后在当地找了一份工作的时候,周雨也拿下了他的司法考试和心理咨询师考试,研究生也进入面试阶段。生活翻开新的一页,惦念的人却还是远隔重洋。

是否,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错过了樊振东。

一切,似乎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点。

12

周雨被老妈提溜回去吃饭的时候是百般的不情愿的。年岁渐长,他已经就着找对象的话题被母亲念叨得耳朵都起了茧子。对话基本围绕:

小雨,今晚回来吃饭啊~

忙也要吃饭,你现在大了,回来陪我们老两口吃顿饭都不成么?

别那么多废话,赶紧回来,今晚还有XXX,你洗了头发再回来!

这样几次之后,周雨看见来电显示是妈就有心理阴影。

接起来果然,家里今晚有客人,让周雨回来吃饭。

周雨拿出最软萌的语气和妈妈撒娇,妈呀,亲妈呀,求求你了,别给我相亲了,我真不想去了。

本来心情还不错的周妈妈马上换了脸色,给你介绍相亲怎么了,那些女孩子哪个不好!

不是不好,反正我不要。

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我的话你都不听了。行,你不想要你就给我个能说服我的理由,否则就给我乖乖去!

呃……我喜欢男的!周雨及时把电话拿开耳边,准备迎接对面的尖叫。

对面很安静。

周雨试探着叫了一声妈,该不会被自己气晕过去了吧?

行吧,下次我给你介绍男的。今晚别忘了回来吃饭,要不我剥了你的皮!

认命地回家,打开家门的时候,周妈妈哼着歌在厨房忙活。看见周雨进了门,没有周雨预想的马上板起脸,相反还是笑着跟他说,去看看谁来了。

周雨看到沙发上的人影,电视停留在少儿频道,正在播着辛巴狮子王。那人穿着普通的黑T恤,瘦削挺拔,手肘搁在膝上,一边看的津津有味一边在,对手指?

转过头来,还是那张熟悉的大脸,怎么看还是有肉,笑起来还是大小眼。

小雨哥哥,给我讲狮子王吧~

妈妈的声音在厨房响起,小雨你陪小胖玩会,一会就可以洗手吃饭啦。

时光倏忽回到二十年前,三岁的樊振东和八岁的周雨。

如果不是转了一大圈,又怎么知道原地在哪。


评论(27)
热度(143)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