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胖雨】冬至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懒到连word都不想打开,写完了再看也觉得这写的是什么鬼

(算是猫饭的番外)

——正文如下——

天波易谢,寸暑难留。对于周雨和樊振东这种工作狂而言,时间真是太不值钱了。去年除夕的年夜饭还历历在目,今年的冬至说到就到。

转冷的天气让大家都有点倦怠,忙了一上午心气不顺的周雨从密密麻麻的资料中抬起头来,目光正好扫到自己办公桌上的台历,随便翻了翻,每一日都有密密麻麻的笔记,唯一显得有些空的几日大概就是自己莫名其妙跑到平行世界那几天了。

当时没好好珍惜意外得来的假期是自己今年做的最蠢的事,没有之一。周雨托腮想了想,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樊振东有没有得偿所愿,那时候应该留个微信的,没准可以钻了时空错乱的空子。

正天马行空的周雨突然间心跳加速,头晕的感觉泛滥开来,他闭上眼睛稳了稳心神,等待这股感觉过去。

难道现在连想起樊振东都要犯病了?

没错,周雨觉得自己病了。

从小到大,周雨的身体一直都挺不错,感冒发烧情况都很少,去哪旅游连个水土不服都没有,革命的本钱一直挺厚实。

但是这两个月凭空添了一个新毛病,时不时心跳异常,头晕难受,持续的时间也不长,刚开始自己还不在意,还是樊振东看着着急,拉着他去检查了一下。

医生说是心律不齐,让他多留意留意什么情况下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缓了一下又活过来的周雨看了一下时间,索性也到午休吃饭的时间了,拽了饭卡拖上方博就往饭堂走。

张继科和马龙已经打好饭了,周雨和方博就和他们坐了一个桌子。

张继科看着周雨在那戳了半天米粒也没吃多少,就说道“周雨多吃点,感觉你最近又瘦了。”

周雨今天第n次叹气。

“科哥,我病了。”

“咋回事?”本来忙着低头扒饭的方博都抬起了头,“最近也没体检啊,你是哪里不舒服?”

“窦性心律不齐。”

“这个也不算啥病吧,算生理现象吧,很多人都有啊,你注意注意保养就好了。”

“关键是医生让我留意啥时候会犯病,我发现两个时候比较多,第一个,是要洗碗的时候。”

“这个不奇怪,你虽然爱做饭,但是最讨厌洗碗了,我们都知道,唯一让你热爱洗碗的时候也就你和樊振东眉来眼去一起腻在厨房的时候。这应该算是你的心脏对讨厌的事物的正常反应!”张继科分析的头头是道。

“所以关键在于第二个情况,快说是啥?”方博比较好奇。

“就是樊振东突然出现的时候!而且我发现今天更严重了,我想起他的时候也会这样了。”

“这……这这这说明啥?”方博已经开始结巴了。

“难道……现在在你心目中樊振东已经和那一池子待刷的碗划等号了?”张继科装模作样地摸了摸不存在的胡子。

“说明……你不喜欢樊振东了?”方博删繁就简得出结论。

“怎么可能!我最爱我家小胖了!”周雨快要摔盘子表忠心了。

听了这话的其余三个人都松了口气,方博又开始不正经,“也不好说,身体么,比较诚实~”

其他三个人一起翻了个白眼,这个身体诚实肯定和奥威尔无关,看着方博一脸意味深长的坏笑,周雨只想把厨房大姐手里的去污粉都洒方博脑袋里。

“博哥你能不能靠谱点,我正郁闷呢!你是想气死我然后继承我的蚂蚁花么?”

“你说说你觉得和樊振东有关有啥例子没?”最后还是张继科一巴掌把方博拍走,显示了作为领导的靠谱。

“有啊,比如我在那看书看得好好的,突然樊振东走过来给我端杯水,我就心跳过快了。还有上周,胖儿不是出差了么,有几个朋友来我家做客,我本来好好的站在那看他们打麻将,突然就觉得不舒服,紧接着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果然是樊振东提前回来了。还有今天上午,我就是想到了他,就头晕了。”

“你俩这,也算心灵感应了吧,只不过人家感应的结果是甜蜜的悸动,你是……心律不齐?”方博感叹到。

“也不算坏事啊,你感觉这么准,都不用怕他突击查岗了……啊!”张继科还没说完就被马龙拧了一下,马龙咬牙切齿地问,你是不是还挺羡慕啊?

看着这一桌不靠谱的,周雨快哭了。

“我很郁闷的,你们能不能正经点,我在怀疑我是不是变了啊,我天天都活在负罪感里啊,小胖对我那么好,我这是怎么了呢?”

“那你有没有和小胖说啊?”一直没开口的马龙问。

“我只说了第一种情况,没说关于他的。你们知道么,小胖知道了就说肯定是我太辛苦了,之后就把家务活全都包揽过去了,说不让我累到,要对我更好。所以我就更愧疚了啊!”

张继科和方博相对无言,周雨这样子哪像是变心了,借着所谓的病还要给大家撒狗粮。

马龙沉思了一会儿,“我觉得你还是别告诉小胖了,我问你,你颈椎怎么样?”

“不太好,咱们这工作总是要对着电脑,又经常加班,早些年还没觉得,这两年确实有点问题。这也算坐办公室的通病了吧。”

“是啊,我也经常脖子痛。”方博说着,还转了两圈脖子。

“那你再回想一下,每次犯病前是不是都长时间低着头?”

周雨回想了一下犯病的时间,好像自己都是要么在工作要么在看书,要不,也在低头看人家玩麻将。

“好像……是呢。”

“好吧“马龙撂下筷子了,”根据马医生的诊断,你的病应该和樊振东没什么关系,可能是颈椎问题引起的心脏异常,没事多做做保养,可以不用愧疚了。”

周雨看向马龙的目光简直带着崇拜了。

“那洗碗呢?”好奇宝宝张继科发问。

“这个,可能是小雨真的不喜欢洗碗,但是碗表示可不背他这个病的锅。”

 

几个人消灭掉最后几口饭,一起去倒盘子,周雨边走边盘算着今晚去趟超市买点食材,自从自己莫名其妙病了之后就各种心理压力大,都没好好给樊振东做过饭,小孩都瘦了。

“明天周末又是冬至,大家要不要出来聚聚,毕竟南方传统,冬至大过年。”方博提议。

还没等张继科开口,周雨赶紧说,“不去,自从得了这个破病,我和小胖都没二人世界了,明天我要给小胖做点好吃的,谁都别来打扰我们。”

张继科也耸耸肩,“周雨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谁敢来,斩立决!”

“哦,那你们都好棒啊,欺负我单身狗不知道你们就是要在家为爱情鼓个掌?”

“你可以选择不当单身狗啊,毕竟博哥你说了,身体么,比较诚实。”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周雨的晚饭没能做成,突然地加班推迟了下班时间,等到终于可以回家已经快九点了,樊振东来接他一起出去吃了个饭,然后欢欢喜喜地搬了半个超市回家。

樊振东豪气地表示,明天周大厨做好吃的,我打下手。

 

周雨说吃饭要应景,冬至到了,我们来包饺子。

樊振东说冬至明明是吃汤圆的日子,为啥要包饺子?

周雨说,这是习俗。

樊振东说,我这个也是习俗啊。

习俗两个字到底太单薄,连个人拿出手机,各自百度,发誓要引经据典说服对方。

周雨把冬至这天扁鹊、张仲景用面皮包成耳朵形状,做“矫耳”饭医治人们冻疮的故事搬出来,证明人们为了纪念他们手到病除、妙手回春,所以在冬至这天吃饺子。

樊振东也不甘示弱,从夏殷周时代的年节推算冬至就是当年的“元旦”,明清时候,各家都要祀神祭祖,围吃汤圆,叫做「添岁」,意思是冬至这天吃了汤圆就长了一岁。

毕竟是过去的事,怎么说都有理,争执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两个人最后决定饺子汤圆都做一点,反正原材料都有。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樊振东两样都想吃。)

周雨把糯米粉和面粉分别放入两个盆中,加入温水,慢慢搅拌,揉成表面光滑的面团。揉面是个力气活,也不能着急,两个人边揉边唠嗑。

“算起来中国的节日好多啊!”小胖子边面部发力边感叹。

“你肯定最喜欢过节了吧,好多节日不都和吃的有关。上元节要吃元宵,立春要吃春饼,端午要吃粽子,中秋要吃月饼,重阳要喝菊花酒,平安夜要吃苹果,圣诞要吃火鸡,腊八要喝腊八粥,就连过个冬至,某些人还要饺子和汤圆都吃!”周雨边念叨边把手下的面团拍在案板上,声音清脆。

揉好的面还要放置半个小时左右才能醒好,两个人趁着这个时间去准备饺子和汤圆的馅料。

鸡蛋炒熟,韭菜切碎,韭菜鸡蛋馅清淡爽口;肉馅粘连,白菜鲜亮,猪肉白菜馅汁多肉鲜;鲜虾去壳,香菇成粒,三鲜馅爽滑诱人;鲅鱼取肉,调味成糜,鲅鱼馅鲜美可口。

黑芝麻打粉,猪油融合,黑芝麻馅丰润醇厚;红豆煮熟,白糖拌匀,红豆馅甜美甘香;花生核桃去皮,打碎加糖,花生馅质感分明;南瓜蒸熟,打散成泥,南瓜陷甜腻泛香。

“说起来中国的饮食种类真多,菜系就有很多种,菜式简直多到数不过来,哪怕只提有典故的名菜都不知道有多少。”馅料需要调味,周雨要亲自来,樊振东就负责剁肉、切菜、打粉、压泥。

“其实也有规律的,你看那些名菜,要不和皇帝有关,像朱元璋的北京烤鸭和无为熏鸭、乾隆皇帝的龙井虾仁和西湖莼菜汤;要不就跟名人有关,像苏东坡的东坡肉、孔繁坡的神仙鸭子、淮南王刘安的奶汁肥王鱼;要么就是神仙吃过,比如张果老的水晶肴肉,哦,据说驴肉出名也是因为张果老吃过,不过不知道他吃的是不是他骑的那头。”

“我知道还有一种情况,“樊小胖赶紧举手,”皇帝或者名人或者神仙,有一天要吃饭,偏偏还赶上厨房或者手边什么都没有,然后又正好蹦出一个人给他用剩菜剩饭乱做一通,结果皇帝或者名人或者神仙还吃得特别高兴,然后这道菜就名垂千古了。”

“珍珠翡翠白玉汤?”

“童话里也有,要么格林要么安徒生,不记得了。”

两个人聊着聊着面和馅料就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不管是饺子还是汤圆樊振东都不会包,周雨先给他做示范。

“汤圆要求比较低,在大面团里揪一小块,搓成一个小圆球,然后用掌心压扁,把陷加进去,封住口,搓成一个和你一样圆的小圆球就可以了,粘点糯米粉放托盘里就行。”

“和我一样圆?雨哥你前两天还说我不胖呢。”

“是啊,你不胖,你只是比较圆。”

嗨呀好气啊~

“饺子就要麻烦一点,要先把面团搓成长条,揪成一个个小剂子。然后用掌心团圆再压扁,还要用食指和中指压一下,用小擀面杖擀皮。用右手推擀面杖,左手还要捏着饺子皮来让面皮转,你试试。”

试试1……

“不是双手握擀面杖,这样擀出来的就是一样薄厚的了,那是饼的擀法……”

试试2……

“中间不要擀,就要中间厚,边缘薄……”

试试3……

“你这么擀太慢了,明天我们都吃不上……”

试试n……

“算了小胖你还是揉剂子去吧。”

被花式嫌弃之后两个人终于分好了工,周雨负责擀皮,樊振东负责包,其实让樊振东包周雨也有点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好捏,别漏了。形状可以将就,像不像元宝都行,周雨发誓不嫌弃。

两个人紧赶慢赶,总算在天黑之前包好了饺子和汤圆。一托盘的汤圆和一盖帘的饺子看起来都很漂亮,周雨摸了摸樊振东的头发,“没想到你第一次包饺子,还包的有模有样的,都很漂亮。你好好捏了么?”

“当然,我每个都好好捏了,我聪明吧?”说着还凑到周雨面前嘟着嘴要亲亲。

周雨终于分一个眼神看了眼樊振东,楞了一下,说“要不你还是先去照一下镜子,我刚才擀完饺子皮……没洗手。”

 

周雨端到厨房去煮,留下樊振东打扫战场。水开之后下进去汤圆,不一会一个个白团子就翻着肚皮浮了起来,樊振东看着高兴地不行,“雨哥你看,我是不是特有天赋,第一次弄,没破。”

周雨本来也想好好夸夸来着,还没来得及,就去掀那边饺子的锅盖,本想着压一次水就好了,但是为什么这饺子汤如此浑浊?

好吧,果然不应该说好好捏,应该说用力捏。

樊振东也凑过来看,一锅浓郁的肉馅汤里飘着白色的饺子皮,偶然看得见几个还没破的饺子在汤里翻滚,看形状就知道,是周雨擀完皮搭手包的那几个。

“一定是面的原因,一定是。”樊振东挽尊。

周雨侧过头看了看,“那为什么我包的是好的?”毫不留情的拆穿。

“可能是这个锅……选择性鄙视。”樊振东说着还点了点头。

“虽然它是个锅,但是它也不想背锅。”

赶走樊振东,捞出汤圆和饺子,周雨把好的饺子盛在一个托盘里,饺子皮放在一个碗里。然后扒了几瓣蒜,剁碎倒上酱油,另外在倒一碟醋,想了想还是把辣椒油也端过来,反正小胖喜欢什么蘸料自己兑就好了。

“雨哥你吃好的,面片我来吃就好了。”樊振东看见周雨端起碗来要把好的破的都均分赶紧说道。

“干嘛,你还要跟我分的这么仔细啊。” 

樊振东挑一个汤圆一口咬下去,糯米滑腻,芝麻的香气在口中四散,甜甜的就像现在的心情。“人们怎么评价汤圆?”

“平安包皮如意馅,冰天雪地不觉寒?或者入口绵甜滑润爽,阖家欢乐醉天年?”

“这么晦涩?那饺子呢?”樊振东又挑了一个饺子,周雨的皮擀的薄,樊振东的馅放的足,一口下去满足感四溢。

“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倒着。”

“那要是按这么说,饺子不是变成世间最美味的食物了?”

“这个也看地域吧,东北爱吃饺子就这么说,中原地区还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呢,这话当年要是湖南人创造,没准就变成‘天上龙肉,地上臭豆腐’了。”

“哈哈,那要是我创造肯定说‘天上龙肉,地上雨哥做的饭’,因为只要是你做的我觉得都好吃。”

两个人吃的差不多了,樊振东就摊在椅子上,摸着滚圆的肚子。

周雨把锅里的饺子汤盛来,“来来来,吃完饺子一定要喝点饺子汤,这叫原汤化原食,溜缝的。”

“雨哥你看,虽然我捏的饺子没能完整出锅,但是漏出去的陷把饺子汤调的很好喝啊,你说我算不算歪打正着?”

“你的意思是,你把我的饺子做成了面片汤你还挺自豪?”

“算了你当我没说,哎呀我又吃多了,怎么办啊?”

“你去上上称,看看能不能创造历史新高。”

“其实,不管是有典故的名菜,还是家常的美味,好吃才是硬道理,其他的都是假的。”

“对啊,中国的菜本来也没有标准可言,一个厨师做出来就是一个味道,重要的是吃的人要喜欢,否则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比如今晚的面片汤,你喜欢么。樊振东先生?”

“美食不是用耳朵吃的,但是爱要用嘴巴说出来,小雨我爱你。”

 

吃完饭就被樊振东勒令歇着的周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时瞟一眼正在厨房吭哧吭哧地洗碗的樊振东。要不还是先不把马龙对自己的诊断告诉樊振东了,毕竟自己是真的不喜欢洗碗。

反正他爱我。

评论(22)
热度(84)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