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一千零一夜

★BE预警★

小孩子的世界经常和童话相连,比如安徒生,比如格林。
周雨和樊振东小时候的世界却没有这么梦幻,都是在无尽的乒乒乓乓声中流逝的。
周雨刚遇到小孩的时候,小孩还小,看着他就仿佛看到几年前尚小的自己,所以周雨下意识就想给小孩些安慰。
在小孩想家的黑夜里,周雨就给他讲睡前故事,小孩没挑安徒生,也没挑格林,而是挑了一千零一夜。
山鲁佐德和残暴的国王,一千零一夜没讲完的故事,成就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小孩从小就比同龄的孩子大一号,非得用盆喂才能饱,可惜乒乓球不只看力量,也看灵活,所以没少被教练拎着减肥。饿了的小孩就和周雨撒娇,周雨偷运零食投喂的本事也越来越炉火纯青。
小孩和周雨都在八一队,每年的全运和乒超都要配合组队。小孩实力越来越强,挑大梁的时候越来越多,周雨总希望自己做的好一些,再好一些,让小孩少些压力,多帮他分担一些。
在小孩极度嫌弃自己全身的肉肉的时候,总是和周雨抱怨,只有瘦子拍照才好看,自己再也不要照相了,周雨说才不是,你看我给你加个滤镜,多帅。你这么坐不要这么站,看拍出来多瘦。然后,周雨成了国胖最会拍照的孩子。
山鲁佐德能用故事吸引住国王,也是用了心的,她只讲故事的开头和过程,把悬念最大的结尾留下来。
让你永远带着好奇。
周雨没有那么多底牌,他只能想到自己不断加身的技能,保持能给小孩的满足感和好奇心。
周雨曾经问过小孩,你说如果山鲁佐德有一夜的故事不够精彩,国王不想听下去了,怎么办?
樊振东想了想,说,会杀了她呗。
全然没有想象力。

樊振东比周雨想象的更早开始表现出对爱情的兴趣。他问周雨,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周雨愣了愣,想了一会儿,说,喜欢可能就是时刻的惦念,是想为他变得更好的冲动。
樊振东也歪头想了想,说,那我可能是喜欢他了。
周雨没勇气问下去,也没勇气去猜想自己是那个他。
很快就证明了,自己也确实不是那个他。
这个时候当初的没有勇气倒成了唯一的庆幸。
小孩来问他怎么追女孩子。
小孩来问他该送喜欢的女孩子布朗熊还是可妮兔。
小孩来问他出去约会是该穿那件浅色的T恤还是深色的衬衫。
小孩问,你上次去那家餐厅怎么样,我在考虑要不要带她去。
小孩说,你前段时间办的商场会员卡借我用一下,她说想去逛逛。
小孩撒娇,我今晚要晚点回来,教练查房你帮我打打掩护呗。
周雨想起一千零一夜里的阿拉丁神灯的故事,在每一次阿拉丁擦亮神灯的时候,灯里的精灵给他金钱,给他权势,给他宫殿,帮他娶了公主。
阿拉丁擦亮神灯的时候不会考虑精灵渴不渴,饿不饿,想不想要什么。他和公主你侬我侬的时候也不会在意灯里的精灵缩在神灯里难不难受。
周雨试图用自己知道的公式定理去推理演算小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情意,可惜周雨推演不出。
也许自己演技太好。
也许小孩领悟太差。
也许那句我不玩这个早就指明了结局。

曾经,周雨以为自己是樊振东的山鲁佐德,后来他才知道,自己只是他的神灯精灵。
可惜不爱,从来不是错误,如同爱一样。

评论(14)
热度(25)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