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远辰落身旁

——其实我八月很勤快 ,旧文,发过了——

1.7 「 不知道以后他对自己的全部印象会不会就只剩牛肉丸 」

周雨去续摊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吃了一半了。学生会迎新,本来作为部长的周雨不应该缺席,没想到班级的公益活动正好和聚餐撞了时间,只好答应这边一结束就过去。

部里的小兔崽子也不手软,不仅发了位置还顺带照片,扬言边吃边等周雨来付钱。

等周雨风尘仆仆地赶到的时候,酒都喝了几圈。这不,已经有人趴下了。而且周雨打量了一下,估计还是个新人。

“你们也太不厚道了吧,刚招来的就给人家灌醉了?”

“来来来,周雨,”方博搭着周雨肩膀揽到已经趴下的人旁边,“还不认识吧?叫樊振东,跳了几级的小神童,据说老厉害了,隔壁外联部都羡慕死我了,就是好像……酒量不怎么地。”

周雨白了方博一眼,拉了个凳子坐在樊振东旁边。叫服务员上杯水,拍拍小孩的背,问他难受不。

小孩抬起头,眨眨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看周雨,嘟囔道,要吃牛肉丸。

既然还有吃饭的心思就是没事喽,本来还有点愧疚感的方博把小孩丢给周雨去找其他人继续喝了,周雨认命地扔了两个牛肉丸进锅里。

那之后樊振东的印象都不是特别清晰,就记得自己拿着筷子,烫好的肥羊肉片鸭肠毛肚牛肉丸源源不断落在自己的碗里,甚至还有剥好的虾蟹去了刺的鱼,樊振东边吃边感叹服务太周到了。怎么回的寝室也不是很有印象了,就记着深一脚浅一脚的,然后自己就四仰八叉地摔在床上了,摔得还挺重,跟被人扔似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樊振东回想了一下昨晚被师兄师姐各种打趣小神童以及和(灌)自己喝酒的场景,暗暗郁闷错过了一次机会。一出寝室门还正好碰上了昨晚帮着坑自己的损友大番,二话不说先上去一肘子怼在他身上再说。

两个人打打闹闹到了饭堂,吃饭的时候樊振东问大番,“昨天我们去的火锅店叫什么名字来着?”

大番报了名字,还问他是不是也觉得味道不错。

“是啊,不仅味道好,服务也好,简直可以媲美海底捞了,我隐隐约约有印象,那服务员小哥长得很帅,各种食材烫的都刚刚好,服务热情又周到,我应该给小费的。真是,喝酒太误事了。”

大番反应了一下然后看向樊振东,“我觉得你没给可能也不是坏事。”

“为啥?”樊振东正在面部发力打开一罐可乐。

“毕竟你以为的那服务员小哥儿是咱们部长,我怕你给了小费下次见到更尴尬。”

嘭——摇晃过的可乐喷溅了一桌子。

——————————

食堂另一头,周雨和方博也在吃饭,“你还真是自带奶孩子的技能啊,昨晚我看你都没吃,光照顾那小孩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同学一起吃了盒饭,然后收了尾才过去,”周雨倒是无所谓地笑笑,“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遇上吃货了,术业有专攻,我有经验。”


2.7 「 希望有什么可以覆盖第一次尴尬的记忆 」

樊振东本来对文化部没什么概念,选择这个部门也很偶然。

新生报完到例行游园,师兄师姐领着整个校园溜达,说说这个建筑像书本,那个建筑像马桶,吐槽顺带解惑。

樊振东被大番拽着,搭着半个耳朵听他拽着一个师兄问个没完。

唯一一个让樊振东没有甩开大番的理由可能就是两个人从高中一直同班到现在,也算缘分不浅。

“过两天就有’百团大战’,咱们校区社团多得是,你们大一不忙,可以多加两个。”

“真有一百个那么多么……最多可以报几个啊……师兄你在什么社团啊?”

“我在学生会的文化部,额外还参加了两个体育社团。”

“文化部是管什么的啊?”

“主要是管文化活动的,我们部长叫周雨,部里氛围不错,你也可以考虑。”

后来樊振东被大番拉去学生会报名的时候,就鬼使神差地填了个文化部,还顺利地被录用了。

自从大番告诉了自己那天是部长给自己烫了一晚上的牛肉丸,樊振东只要一想象再见面的场景就觉得尴尬。

不知道对方以后安排工作的时候会不会指着自己说,牛肉丸,你负责这部分。

上天眷顾,樊振东想象的场景没有出现。

学生会招新之后紧接着就是换届,部长副部长升了大三,把位置传给了大二的学弟们,好收心忙实习和毕业论文。

所以到最后周雨就给樊振东当了一顿饭的部长。

樊振东这个时候又觉得这个文化部白进了。

——————————

樊振东按住大番:还有没有点同窗多年的情谊了?你居然和别人一起坑我!

番番:别那么小气嘛,你看你当着多少人的面拒绝过我多少次,我说什么了?

樊振东:哼,早跟你说了,不跟你玩这个!

番番:不会真生气了吧,哎呀,你别生气,要不你说我怎么补偿你。

樊振东:那我勉强原谅你一次,你跟那帮师兄走得近,有啥周雨的信息说来听听。


3.7 「 都在地球上,早晚有交集 」

南方没什么四季的所谓,十月的阳光照样能晒得人脱皮。

樊振东坐在大教室里,空调的冷风嗖嗖的。大番在旁边化身植物大战着僵尸,两个人今天来的有点晚,就坐在了教室后门附近,所以大番才能如此放肆地玩手机。

授课的教授是业界的大拿,据说是院长用面子请来的,每周坐四个小时的飞机来讲课。所以课程被压缩在八周内上完,之后的时间都留给大家完成大作业。

教授的水平不用怀疑,但是内容仍旧枯燥的让人想睡觉。樊振东瞟了瞟坐在前几排的周雨,那人也正和旁边的人说着小话,旁边那人樊振东不认识,最多的印象就是几乎每节课都和周雨坐在一起。

大一的通识大三的选修,感谢学校这种鬼安排,樊振东这个大一的新生才有了再次三次四次……见周雨的可能。

教授清清嗓子,说趁着讲完课还有时间安排一下期末大作业的要求。大作业不算难,拍摄一个短片,十人以下自由组队,题材不限,内容不限,只要把一个故事讲清楚就行。

反正刚来,都是认识的抱团。樊振东的寝室和大番的寝室就近拼了一组,“我们才八个人,还可以再找两个,别浪费名额啊。”大番掰着手指说到。

“刚上课就要拍个故事出来,想想都觉得难。”趴在桌上的室友甲在哀嚎。

“咱们刚接触这些水平有限,但是这课不是有几个大三的师兄也上么,你们谁有认识的勾搭一个,可以带带我们啊。”樊振东提建议。

于是一圈人望向也围成一圈的为数不多的师兄师姐们。

“看来看去,只有三个是咱们直系的,”大番摩拳擦掌,“就部长吧,我去试试。”

周雨倒是比想象中的好请。

“师兄你真好,我还担心你会嫌我们菜呢。”这是冒着星星眼的室友乙。

“怎么会,你们这些新人最有想法了,我觉得我拍的最好的片子就在大一。”周雨笑眯眯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以后还会拍很多片子当作业是么?”好奇的室友丙。

“咱们这个专业就是这种大作业多,要么拍片子要么写论文,真正发卷子考试的科目寥寥无几。”周雨耐心解答。

无视一桌子的哀嚎,周雨扭头望了望樊振东的侧脸,小孩还有些婴儿肥,看上去很好捏。

“酒醒了,小神童?”

“部、部长,你就别笑话我了。”周雨看着樊振东脸一下子就红了,本来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樊振东以为周雨早忘了。

“哈哈,你别害羞,你那晚也挺好玩的。我都退了,别喊我部长了,你喊我周雨或者师兄都行,好好在部里干,小神童。”

“那我叫你雨哥吧,你也别叫我小神童了,我叫樊振东。”

周雨的手机连着嗡嗡了几下,任浩在微信那边嚎:周雨你个叛徒!就这么抛弃我们多年的情谊了么!

——————————

几天前。

任浩在和教务系统作斗争,“周雨~~你上点心啊,咱们还差一门专业课呢,你想好选啥没有啊,要是错过了下学期怎么安心实习啊!”

“大一不是有一门么,据说老师还不错,我就选它了,懒得看了。”

“好吧,那我也选那门吧,跟小学妹一起上课,也不赖啊,兴许桃花就来了呢。”


4.7 「 时光穿梭下,谁的记忆被美化 」

小组成员确定之后,大家便商量着一起吃个饭,联络一下感情顺便也可以讨论讨论拍摄方向。

因为种种原因,樊振东拒绝了火锅。

没上菜前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着片子的内容,题材不限的结果就是天马行空,喜欢都市爱情故事的贡献了一个玛丽苏的剧本,灾难片看多了的已经在脑海里把诺亚方舟造好,科幻的拥趸已经选好了虫洞和飞船。

等到上了菜,什么脑洞也都被抛在了身后。

周雨正好坐在樊振东身边,时不时还帮他夹个菜,看着他把面前盘子里垒成小山的菜迅速且干净地消灭掉,不由得感叹了一句,“你还真是不挑食啊。”

“我喜欢的就是吃本身,不拘泥食材和做法的,雨哥你这么瘦多吃点啊。”

周雨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下胖瘦都是有原因的,“我饱了,你快吃吧。”

吃完饭的孩子们意犹未尽,要去KTV续摊,周雨表示年纪大了玩不动了,就不参与了。樊振东说明早还要起床跑步,也不参与了。两个人就沿着马路往回溜达。

“雨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特能吃啊?我同学都说我胖,还笑话我的小肚子。”

“没有啊,哪里胖了,他们都是瞎说。我认识的人里有比你还能吃呢,你这不是胖,你这是可爱。”

“哎,雨哥,你看那卖的是桑葚啊,你要不要吃,我去买点。”

“还是不要了,洗起来太麻烦了,吃着还不过瘾。”

“多买点就成了啊,我最喜欢这些小野果了,它们比那些大棚里的水果有味道,还有情感。”

虽然最后也没有理解所谓的桑葚的情感,但是周雨还是被樊振东塞了一盒,回到宿舍也挺晚了,周雨见任浩都已经睡了,也轻手轻脚爬上了床。

梦境里那个记忆中的小团子在前面跑跑跳跳,上山的路不好走,周雨不住地让他慢点。

小团子边走边往嘴里塞着吃的,好不开心,周雨感觉挂着花花果果的藤藤蔓蔓刮擦着自己的小腿,有些痒。

还没等周雨按下这痒意,小团子就回了身,小胖手攥着东西,伸向周雨。

“小雨哥哥,你吃。”

周雨接过来,是个灯笼果。他放进嘴里,牙齿咬破薄薄的皮肉,是甜的。

可惜小团子的脸在明晃晃的光线里毫不真切,周雨还是没能看清。

——————————

任浩:我是真的看中了一个大一的学妹,要抛弃你了。真不忍心看你这么单着,要不你跟你那小团子凑活吧。

周雨:他被我弄丢了。

任浩: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丢呢?

周雨:反正他没有再回来。

任浩:那你还找不?那你不找了?

周雨:难道不是有缘自会相见么?


5.7 「当你眼里有一个人,世界就只剩他一人 」

一周有七天,一堂课只有三个小时,加上两顿只有一顿清醒的饭,构成了周雨和樊振东目前为止全部的交集。

樊振东喜欢坐在第三排靠边点的位置,因为是早课,基本上手上都拿着早餐,有时候是三饭的小笼包,有时候是麦当劳的猪柳蛋,也有时候是小摊上的煎饼。他会给大番留个座,那人基本都是趁着第一节下课的十分钟溜进来。

樊振东大部分时间都很认真,他拿了一本这个教授写的书,经常边听边记些什么。教授讲课的时候他基本都保持着身体的前倾,扬起的下颌在明亮的阳光下似有光彩。

还有些时候教授放些优秀的纪录片给大家学习,这时候会拉上窗帘,教室融进黑暗。此时的樊振东才会舒服滴靠着椅背,手就搭在肚子上,一副放松的样子。也有些时候那些纪录片实在太无聊,樊振东也有控制不住打瞌睡的时候,头一点一点的,在某个时间点清醒过来的时候还会下意识地四周望望。

周雨大部分时间都坐在教室的偏后位置,大三的孩子没有大一的勤奋,逃课早就成了习惯,这门课是周雨难得的一门拿全勤的课了。

某个阴沉的早晨,从宿舍走出来的樊振东感叹着下了一夜的雨停的真是时候,一点也不耽误上课,迈着轻快的步伐出了门。刚到饭堂打好小笼包,再走出来外面又是大雨倾盆了。

手往书包里一伸,左右翻了翻,糟糕,昨天淋湿的伞还在阳台上,根本忘了放回来。

樊振东只好站在饭堂门口思考肯定要迟到了的严峻问题。

“忘拿伞啦?”声音在身后响起,樊振东一回头,周雨正抖着伞准备撑开。“一起吧,反正都是一门课。”

“哦,好,谢谢。”樊振东往出蹦词。

伞不大,两个人为了少淋雨凑得很近,下雨的缘故,通往教室的路上学生们都形色匆匆。樊振东除了看路都在思考说两句什么来打破这沉默得略显尴尬的气氛,但是看着低头赶路的周雨,搜肠刮肚也没想出来说什么。

到了教学楼,周雨收了伞,樊振东终于蹦出了第一句话,“总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师兄,今天怎么没看见啊。”

周雨似是有点意外,想了一下才说,“他啊,叫任浩,是我室友,今天早早就跑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上一节下课的铃声响起,两个人也不再耽搁,赶紧跑去教室,然后,顺理成章地坐在了一起。

——————————

周雨:那个叫樊振东的小孩确实挺不错,神不神童我不知道,但是上课一直都很认真。

任浩:合着你那么勤快地周周早起去上课就是为了观察人家么?还有麻烦周雨同学解释一下,为啥今早我还没吃完饭你就跑了?

周雨:小雨没听着,小雨不知道.jpg


6.7 「 亚马逊雨林的蝴蝶振动翅膀,在得克萨斯州造成一场龙卷风。

那天的雨不知道是不是借了台风的力,直到三节课都上完了,也没有停的意思。徐晨皓那个没义气的,看到这个天气更是不想起,一条短信说爸爸不来了,翻个身接着睡了。

最后还是得周雨再把樊振东送回去。

虽然有伞,但是两个人一起打,怎么都不够大,等到了饭堂的时候,都是半边身子湿了的状态。

樊振东心里挺过意不去,坚持要请周雨吃午饭。

周雨当然不肯,说不过举手之劳,最后不仅没让樊振东付钱还打着师兄的名义把樊振东的饭钱也付了。

樊振东纠结了一会儿,说,那雨哥,改天我请你出去吃大餐,专门答谢你。

周雨微笑,好啊。

从饭堂出来不远就到了樊振东的宿舍楼,周雨送他到楼下的时候往上望了一眼,“你们寝室阳台的门没关,衣服也没收。”

樊振东也抬头一看,卧槽,可不是,玻璃门没关,绿色的窗帘也在迎风飞舞,晾在阳台上的衣服被吹得可怜,估计是白洗了。“哎,雨哥你怎么知道那是我寝室?”

“那天大家都喝多了,是我把你送回去的,问你钥匙在哪你也说不出来,最后我还是跟楼下的宿管阿姨借的钥匙。”

所以那天,真的是被人扔在床上的。

樊振东觉得既然说了要请周雨吃饭就不应该拖太久,所以再一次上课的时候他就跑去邀请周雨中午一起出去吃饭。

恰巧任浩也在旁边,樊振东说,浩哥也一起啊。

任浩看了眼旁边没吱声周雨,合理选择,“不了,我中午已经约人了。”

哦了一声之后的樊振东就去一边坐了,任浩看见他走之前瞟了一眼周雨旁边的空位置。

任浩若有所思地问周雨,“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碍事?”

“浩哥啊,难得和女朋友一门课,你去陪她坐吧,不用照顾我的心情,都是兄弟,我不忍心耽误你的。”

这做派,真是让不是单身狗的都看不下去了。

任浩暗暗决定以后每到这门课都要先去接女朋友吃早饭,然后两人手牵手一起去上课,还要蜜里调油地坐一起。

最好还是坐在周雨前面,能辣别人眼睛的时候也是没必要心慈手软的。

可惜后来任浩才意识到,即使和女朋友一起坐在了周雨的前面,后面也不是落了单的周雨,而是坐在樊振东旁边的周雨。

顺理成章坐在一起的樊振东和周雨还会顺理成章地一起回宿舍,路上还要顺理成章地一起在饭堂吃个饭。

虽然大番有时候会坐在他们旁边,但是感觉也是和自己一样有点多余的样子。

——————————

下午没课的周雨很闲,在寝室边转笔边看书。

你问上午呢,周雨的上午一般都在睡梦中。

任浩转过头来问他:周雨啊,跟我说说抛弃我的心得体会呗。

周雨惊讶脸:好像是你抛弃我吧!

任浩冷笑:……周雨你良心呢?

不想再理他的周雨把书一推,边套T恤边说,晚上不用等我吃饭啊,我有约。


7.1 「梦里的雨成了泛滥的洪水,不知淹没了谁的堡垒」

结束了这门最早的课程的第九周,终于不用早起的樊振东还在睡梦中。

梦里的他和周雨打着一把伞,走啊走,走啊走,雨越下越大,寒风打在身上,雨水也透着凉意,唯独周雨是温热的。好不容易天放晴了,两个人趴在寝室的阳台栏杆上看着下面水浸过一楼,正开心地说着话呢,世界就开始摇晃起来。

“小胖小胖,快起来吃饭啦,一会儿还要出去拍片子呢!”大番努力地摇晃着樊振东。“你做梦啦?还念念叨叨的。”

樊振东一边腹诽大番上课都没有吃饭起床积极一边认命地穿衣服,“是啊,我梦见咱们宿舍楼被水淹了,出不去,宿舍又没有存粮。”

“那怎么办?”

“然后我饿了,洪水就退了(全世界都得为吃货让路)。走吧,我们吃饭去。”

课程已然结束了,各组的拍摄陆陆续续开工,周雨他们自然也忙活起来。九个人的小组,编剧导演演员后期都是这几个人,为了拍出一个完整故事,每个人都出了镜不说,还请了两个外援。周雨作为拍摄的主力,不仅提供器材,还要各种调度,带着一群刚接触皮毛的弟弟,亚历山大。樊振东上课认真,基础打得不错,自己课下又诸多探索,比其他人要强,因此两个人也配合的多些,算是能帮周雨减压的。

这会快到中午了,太阳也大了起来。拍了一上午,一个情节反复走了几遍,还是没能拍出周雨满意的镜头,本来就不耐热的周雨一个心烦直接踹了脚架。

周雨知道自己不是脾气多好的人,从小就不是。有时候也真不是跟别人生气,就是自己跟自己抬杠。

就像自己第一次看到小团子的那天,正值周雨趁着最后几天暑假疯玩,没事就往游戏厅里钻的时候。本来打算悄摸出门的他被妈妈逮个正着,说隔壁奶奶的小儿子一家回来了,趁着人全要去山上焚纸祭扫,按规矩小孩子不能去,所以奶奶就把小孙子托付给邻居帮忙照顾一天。

周妈妈还要上班,扔下一句好好照顾弟弟就出了门。

去不成游戏厅的周雨各种憋屈,对小团子也没好气,怎么看都是他破坏自己的计划,耽误自己的时间,各种不顺眼。拖着他在山脚闲逛的时候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弄得小孩拉着自己的手问,哥哥你怎么不高兴啊,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啊。

看起来委屈又可怜。

最后不忍心的还是周雨,就给他抓只蜻蜓逮只蚂蚱,小孩看什么都新鲜,蹲在那一玩就是好半天,还满口嘟囔小雨哥哥真厉害。周雨被夸了几句,心情也终于好起来,被小孩子的崇拜弄得飘飘忽忽,恨不能把自己能找到的新鲜玩意都摆到弟弟面前。

周雨一踹脚架倒是把大家都震住了,本来还叽叽喳喳的人们都完美地安相机了。

拜一起上了几周课的情意,樊振东算是这里面和周雨最熟悉的人了。所以安静了半天还是樊振东被推了出来,他先把脚架扶了起来,然后跑到周雨那,嘟着嘴说雨哥你别生气啦,是不是太热啦,还是我哪做的不好?要不这个我们这么拍你看行不……”

周雨永远都对这一套没辙。

——————————

任浩:你小时候喜欢的那个小团子什么样啊?

周雨:就是……就是小小的,白白的,胖胖的,很可爱。

任浩:我刚看推送说男人的审美几十年如一的稳定,你用樊振东验证了这个说法。


7.2「 盛夏的午后与之后的清晨黄昏 」

周雨和记忆中的小团子的革命友谊就开始于那一天,那座山。继小雨哥哥别扭想甩人不成和小胖弟弟蹦跳上山采野果之后,两个相差五岁的孩子终于玩到了一起。

周雨在午后的大太阳下给小胖捉过很多的蜻蜓,残害了不少无辜的生灵。小孩子不知道脏和害怕之类的,抓翅膀,用套子,被咬了都不在乎。

他们在第二天又去山上搜刮了一遍,实在找不到野果之后终于又发现了河边人家小院子栽种的一溜儿串红,周雨给小胖示范了一下怎么吸花蜜,然后就见证了小胖从院子外一溜儿吸到了小河边。

等到他们可以互相撇沙包坚持几百个不掉,捉来的七星瓢虫都装满了一瓶子的时候,周围也基本被他们玩遍了。

半大的孩子有很多的幻想,周雨支起小黑板,装模作样地给弟弟当老师,在墙上写写画画,开始唠叨的都是自己都记混乱的童话故事,被弟弟纠正了几次之后,终于放弃。

好在自己是比他大的,学都早上几年,总有课本上记得住的知识点可以碾压他。

“这个是太阳,在中间,它是恒星,恒星就是……就是……自己能发光的。然后这些就是太阳的行星了,有九个,它们……不发光,还要围着恒星转。”

“那他们好可怜啊。”

“不可怜的,还有卫星围着他们转啊。一直转,一直在一起。”

“那我和小雨哥哥也要像他们一样一直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小时候带弟弟,现在还是带弟弟,周雨就是奶得了弟弟。

磕磕绊绊完成了一天的拍摄之后已是日暮西垂,这一天也笑过,也闹过,也发脾气过的周雨此刻倒是安静地收着脚架,仿佛刚才那个一脚踹翻它的人不是自己。

樊振东把散落的道具收好,都归拢到周雨那边去,然后再帮他一点一点装好。

一行人都忙碌了一天,稀稀落落地往回走,樊振东和周雨走在最后。

其他人也仿佛早就习惯了两个人的自带结界,明明都在走,距离却越拉越大。

最后果然只剩樊振东和周雨了。

两个人快走到宿舍才终于意识到,其他人都到哪去了?

两个人站在路口相互望了望,周雨感叹了一句,“他们走的这么快?”

“可能是拍了一天太饿了,着急去吃饭吧。”樊振东随口答。

“也是,那我们去哪吃?”

“我都行啊,雨哥想去哪?”

周雨思考了一下,“不如去吃火锅吧,就你们刚进学生会我们聚餐那家怎么样?”

樊振东看着周雨促狭的目光,一咬牙,一跺脚,“好吧,你高兴就行……”

——————————

以大番为首的其他人从草丛后钻出来,面面相觑。为什么没有想象中的他们两个东张西望四处找我们?甚至也没打个电话问一下就径直走进了小吃街?


7.3 「如果相信潮汐锁定,能不能等到日月轮转」

在痛并快乐中终于完成了前期的拍摄,后期制作主要就是抱着电脑折腾,需要配合完成的就寥寥无几了。

苦逼的期末无限逼近,展示时间转眼就到。因为组数多,展示分了两周,周雨这组抽签抽到了2号,第一周展示(手还是一如既往地黑)。后期制作的时间骤然被压缩了一周,剪辑的压力扑面而来。

“看样子今晚必须加班了,正片要剪,介绍组员的视频要剪,我还想剪个花絮给你做文案介绍时候的背景呢,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我帮你吧,”樊振东挠挠头,“剪成片我技术可能不够,花絮我可以帮你剪,反正文案也是我写的。”

“好,那去我寝室吧,今晚我那三个室友应该都不在,我们不用担心通宵达旦打扰到谁。”

两个人回到周雨的寝室,果然一个人也没有,周雨就让他随便坐。樊振东挑了一个最干净的桌子放了电脑,无视下面的鞋架上好多双小蓝鞋,四下打量了一番,只有两个人常住的寝室比起四个人常住的确实显得宽敞些,周雨的东西也不算多,小件的就整齐地码在半开的抽屉里。电脑还在桌子上开着,桌面上游戏的图标还挺显眼。零食摆在桌子上随手可以够到的地方,对着的那面墙上还贴着进取号的设计图和一张太阳系行星墙画。

墙画看起来挺旧了,上面有九大大行星,包括现在已经被踢出去了的冥王星。

“冥王星都被除名了,你怎么还贴着旧墙纸?”

“我小时候教人背九大行星,后来冥王星被除名了,可我总觉得还没告诉他呢,就想着什么时候告诉他了再换。”

“我第一次看见太阳系行星图的时候,看到的也是这个版本。其实现在知识流通这么快,你不告诉他他也会知道的啊。”

“你说的对,我也知道,就是……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赶紧开工吧,争取留一点睡觉的时间。”

连着剪辑带着配音,果然忙到后半夜。樊振东的花絮要求不高,没到12点就剪完了,周雨让他早点回去休息,他还是坚持要留下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

调完最后一点字幕的周雨眼睛已经花了,樊振东把最后的演职员表揽了过来,让周雨去歇会。

演职员表只需要打字和微调,然后把整个视频导出来就可以了,周雨估摸着不会有什么岔子,也就放心地交给了樊振东。

大家图好玩,有些就没用真名,演员表上叫什么的都有,樊振东看了眼周雨的名字,134340 Pluto。樊振东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是冥王星,他歪头想了想,把自己已经打上的樊振东三个字删掉了,换成了另外两个字。

卡戎。

关于冥王星樊振东记得一句学生时代流传很广的一句话,冥王星并不孤单,如果你相信卡戎与它相恋。

——————————

周雨:我那时候给他讲九大行星,讲恒星和卫星,他还说他会像卫星一样,不会离开我的。

任浩:那时候孩子还小,说啥都做不得数的。倒是你,哄孩子为啥不是带他玩,而是说这些有的没的?

周雨:那时候不是准备小升初考试么,有一门综合,啥都得背,我就是为了跟他显摆显摆,所以故意说的。


7.4「 爱情的表现之一就是把没意思变成有意思 」

全部完成的樊振东就着在周雨的寝室小睡了两个小时,早上两个人没顾上吃饭就带着作业急匆匆赶去教室。一上午的花样展示带评分,出来的成绩倒还理想,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下了课的大家心情都不错,齐聚食堂庆祝一门课的结束,然后才各回寝室,吃多了的大番在樊振东寝室串门,跟樊振东的室友打嘴仗。倒是樊振东回来就抱着手机,噼里啪啦没完地打字。

假装路过的大番瞟了一眼樊振东的手机界面,果不其然是在和周雨聊天。

大番看着美滋滋打着字的樊振东,觉得真是难以理解。

“胖哥,这才分开几分钟,就有那么多话可说?”

“啊?我们不是在闲聊,我们在讨论一个视听语言的语法。”

大番啧了一声,“这有啥意思啊?”

还没等樊振东说话,倒是其他的室友嘻嘻哈哈起来,“大番你个单身狗不会懂的。”

虽然番番不懂,但是番番有一颗搞事的心。

大番一挑眉,“你俩……成了没?”

樊振东白了他一眼,“成你个头。”

“没成哥哥给你提个醒啊,我觉得周雨可能不太好追……”

“为什么这么说啊?”

“咱们班的XX,你知道吧,她男朋友就是雨哥室友,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叫任浩那个。我听他说雨哥有个心心念念忘不了的人。”

“他不单身啊,又没在一起怕什么!”

“就是没在一起才糟糕啊,朱砂痣白月光啊,念念不忘你懂不?”

樊振东放下手机,“那你还知道那人的啥信息不?”

“我听说是个小白团子,比雨哥小几岁,估计是挺小的时候遇见的,后来就丢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情节。说起来,小白团子,没准跟你有点像哎,你还是可以努力努力的,大不了也可以当替身啊。”

“去你的!”樊振东当即给大番表演了一个武力镇压。

——————————

任浩:周雨你知不知道大一那个樊振东好像挺喜欢你啊。

周雨:是么是么?真的么?

任浩:这位亲,你尾巴翘起来了……你不惦记你那白团子了?

周雨:我虽然看都市爱情故事,但我不演琼瑶剧。 


7.5「 不知道谁会陪你走哪段路,也不知道他会陪你走多远 」

鸡飞狗跳的期末考之后终于迎来了假期,回了家的周雨开启死宅模式。

对面的奶奶家依旧门户紧闭,妈妈早上还念叨,这么久都不回来,兴许房子很快就要卖掉了。

周雨想,小团子应该真的不会回来了。

他突然间想吃灯笼果,就要那种酸的,吃几个就倒牙的那种。

可惜这个时节是买不到灯笼果的,周雨打算出去买两串冰糖葫芦来代替,反正也是酸的。

等吃完糖葫芦他就去给樊振东发微信,告诉他自己家乡的盛夏有很多他喜欢吃的野果,酸的甜的都有,要是他愿意,自己可以带他去吃。

周雨做好打算就出了门,买完糖葫芦回来一蹦一跳地上楼,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听见自己家那楼层闹闹哄哄的,听声音妈妈也在门口,周雨快走两步上去凑热闹。

周妈妈一看周雨便招呼他问好,“樊奶奶一家回来了,你还记得不?还有小胖,小时候你还带他一起玩好几天呢,现在都长大了。”

周雨脑子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应激一般顺着周妈妈手指的方向看。

一看不要紧,正在吭哧吭哧扛箱子的,那个留在记忆中的小团子。

可不就是樊振东。

十年过去,当年的小雨哥哥、小胖弟弟只存个模糊的记忆在脑海里,没说过大名,样貌也随着岁月的更迭模糊不清。

任凭你拼命记着念着相处的情景,最后还得是大人的一句,他就是小时候的谁谁谁啊,才记得起来。

打完招呼的周雨直接溜回了房间,没给樊振东说什么的机会。

他突然有点懊恼,自己居然一直惦念又对面不识。

他给任浩发了条信息,“他回来了”。

没有任何的指代或者修饰,任浩反应了一下才知道周雨说的是谁。

“快交代详细情节,尤其是过去那么久,你怎么认出来的?”

“不是应该心有灵犀一下就认出来么?”

“你都市爱情狗血剧看多了吧周雨!话说……我是不是应该让大番去安慰安慰樊振东?”

——————————

周雨第一次带着樊小胖上山的时候,樊振东就暴露了好奇的本性,看到啥都要问问,这是什么啊?

周雨一边把能够到的摘下来递给樊振东,一边解释,“这是姑娘(三声),这个是拖波儿,这个绿的,应该叫灯笼果吧,都可以吃的……”

那句“可以吃”成为了周雨那天说的最后悔的一句话,因为紧接着,他就被樊振东拉着差不多吃光了一山的野果。


7.6假如昨日能够重现,我定会让你明白,我的辗转寻觅只为与你相见。

这些年家乡有了大变化,童年里全是野果的小山包也修了栈道,砍去一些树种了一片草坪,圈一片水域放几条小船,倒也成了当地人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周雨在家消化了一下樊振东就是记忆里的小团子的事实,觉得好像也不赖。想了半天还是套件衣服出了门,全无目的地闲逛到了山脚,便索性一个人沿着栈道往山上走。

这个点栈道上人不多,偶有几个也是下山的,周雨避开他们,慢慢踱步子。

山上挺安静,月明星稀,能看见的星辰只有几颗,但都亮亮的。

有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后来我才知道,姑娘儿学名叫酸浆,拖波儿其实是树莓,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以为那是只有这里才有的水果。”是樊振东的声音,周雨应声回头。“后来我念叨的多了,妈妈就给我买了一些,不过没有这个山上的好吃。”

“其实第二年的野果比你来的那年长得还好,连灯笼果都是甜的。”周雨顿了顿,“我一直以为你还会来的。”

“我爸那次直接把奶奶接去同住了,奶奶不在他们也不肯再带我回来。直到现在奶奶有时候还念叨你,说你小时候特别乖,还帮着周阿姨照顾她。

奶奶也有跟人打听你的,我高一的时候听奶奶念叨,说小雨考了H大,学了什么专业,可争气了,还让我好好学习。后来我高考要报H大,我爸妈怎么都不同意,说太远了。但我当时什么其他想法都没有,就想去碰碰运气。游园的时候听人提到你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那个周雨,反正总要试试,我就报了文化部。可惜第一次见面我就喝多了,不但不记得你来过,貌似还给你留了不太好的印象。”

周雨听到这倒是乐了,“也不算不好,反正我小时候对你的印象就是吃货,再见最多还是一样罢了。你还知道我叫周雨,我以前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后来反映过来去问我妈,她也只听樊奶奶叫你小胖。我想去问樊奶奶,可是她已经搬走了,我想打听也不知道该去找谁。”

“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上了大学见了面一直也不确定那是不是你。我就跟人打听了你老家在哪,住什么地方,后来跟你接触多了,又在你宿舍看到行星图,还听大番说你念念不忘的是个小团子,我才觉得应该是你没跑了。周雨,赶巧了,你念念不忘的团子刚好也对你念念不忘,我现在回来兑现我的承诺啦,你还要我不?”

“什么承诺,我怎么不记得你许了诺?”

“有的,我说过,我们也会像那些星辰一样,永远在一起,不分开的。”

“过去那么久,我早就忘了。”

“忘了也没关系,就算你把以前的都忘了,我还是可以从现在开始追你啊。”

宇宙古老,星辰遥远,银河浩渺。望着樊振东闪亮的眼睛,周雨觉的,那颗自己心中一度失去了轨迹的星辰,最终还是拖着长长的闪光的尾巴划过天空,落在了自己身旁。


7.7 七夕节快乐! End


评论(9)
热度(96)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