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听说南海观音很灵验

祝大家中秋快乐~~~  

1.

周雨被拉去南海观音求姻缘的事,真的是24k的纯巧合。

事情发生在午饭时间的食堂,叽叽喳喳闹腾的像个菜市场,中午有排骨,一整条剁两半的那种,拿在手上直接啃满足感爆棚。

坐在周雨对面的同事正说着自己的五一出行计划。

坐办公室里的人看着假期的眼神永远放着光,总觉得不出门都对不起自己。三天时间有限,远了走时间不够,周边游成了首选。

周雨却是个例外。作为一个一心发展旅游业的小岛,周雨所在的城市每到假期都是人山人海,物价直线上升,酒店满员,高铁没票,自驾出游各种堵在路上,偶尔还有台风过境,暴雨倾盆(又不是十一怎么会有台风?)。

周雨选择留在家里,睡三天,既省力,还省钱。

“说起来南海观音真的很灵,上次我外甥女去求姻缘,回来相亲不断,现在都结婚了,你们这些单身的,哦,只有小周单着是吧,小周啊,你也趁着假期去求求。”

周雨早就听过南海观音的传说,自从南海观音修好了,所在城市再没有过台风正面过境,即使台风到了家门口,也会转弯走别处。猝不及防被点名的周雨从排骨里抬起头,“哦哦,我也听说那灵了,改天我去求求。”

“别改天了,正好和我们一起去,我们在七仙岭定了别墅,那的温泉最好了。”

盛情难却的结果就是直接被拖上了高铁。

 

感谢新四大发明之首的高铁,把广袤的中国变得四通八达,开车要三四个小时的路程,高铁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还不堵车,短距离出行首选。

当然,如果能像飞机票一样打个折就好了,坐在高铁上的周雨懒洋洋地想。

南海观音不负众望,人山人海,有虔诚来求什么的,也有把这当旅游景点的,周雨跟同事讨论着一会要不要在长寿谷爬个山,毕竟这是为数不多风景不错的山。

一百好几的门票,不多玩会儿心疼啊。

拿着香站在那的周雨有点恍惚,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求些什么,定了定神想了想希望父母和自己都平安健康,顺顺利利吧。

还有那人,就,和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反正其他的,都求过了。

2

晚上顺利入住七仙岭,温泉泡的很舒适。因为都是双标间,周雨和一个同事一起住。

泡完温泉回屋的时候,同事正跟小妹视频。白天在景点的时候同事就在商品区流连,周雨向来对景区的商店避之不及,但同事说自家小妹要在假期背下来一首超级长的诗,自己得买点好东西给她作奖励。

这不,正视频背诗呢。

周雨对“超级长”诗印象停留在《月下独酌》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这种层次上,想着再长也就是《春江花月夜》了,没想到同事小妹背的是《长恨歌》。

现在小孩都了不得,这一篇背下来高考作文的字数了。

《长恨歌》周雨是知道的,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周雨的那人却是常常入梦,在每一个周雨觉得自己差不多忘了他的时候,都要入梦。

有时候梦里是十一二岁的光景,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同校的两人因为住在一个小区常能碰到,有时候周雨故意使坏,走过落着积雪的松树时拨一下树枝,正跟在后面的那人就会兜头接了一堆雪。小孩也有报复回来的时候,快上课的时候等在周雨班级门口,等他一出来从背后拿出团好的雪球直接塞到周雨脖颈处,然后踏着上课铃跑走了。那凉意有时候会把周雨从梦里冻醒,在这个常年温度15°以上的热带小岛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还有时候周雨的梦有些累,他似是被什么人追赶,在梦里的各种地方围堵。周雨跑啊跳啊,各种技能都用上了,一转角,还是有神秘人在那,只好掉头再跑。直到梦里的周雨都快跑不动了,前面有光的地方就站着正笑着看着他的那人,周雨似乎又有了动力,拼命往前跑,那人张开双臂,然后自己就扑进了他的怀里,难得体验过的温热的怀抱。

也有急的不行的时候,周雨平时就是个话痨,有时候梦里飘忽,就看见那人站在自己对面,周雨想说什么,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说不出话来,拼命张嘴想要发出声音,却怎么也不成功,急的原地转圈圈。那人却没什么表情的,周围人来人往,周雨一个也认不出,最后那人的注意力就被什么人吸引走了,周雨连蹦带跳也唤不回来。

3

在这个泡完温泉的夜晚,不知道是温泉太舒服还是身下的床太软,周雨又梦见了那人。

梦里的那人就睡在自己旁边,还是少年的模样,圆圆的脸蛋,周雨身手去捏了一下,触感依旧很好。

似乎这一下捏醒了他,那人揉揉眼睛,黏黏糊糊喊了句雨哥。

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滚到了一起,温热的肌肤,淋漓的汗水,粗重的喘息。

周雨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别墅的屋顶,转头一看同事已经起床了,周雨喊了一声没人应,估计下去吃早餐了。

躺着没动的周雨清醒了一下,思考着弄脏酒店的床单如果不洗会不会被扣押金的烧脑问题,然后起床冲进了卫生间。

三天假期疯了两天,没休息成反而还挺累。回去还是高铁,同事基本各种睡了,周雨也打算眯会。

迷迷糊糊中周雨想起上次去南海观音的时候,那时高中的同学过来,已经扎根在这里的自己陪吃陪喝陪玩。思来想去也没什么地方可去,自驾几百公里去了南海观音,顺带阳光沙滩出海潜水。

一路上车不多,阳光明媚,一月的热带小岛温度适宜,周雨的心情也不错。

老同学见面,过往的糗事要被拿出来调侃一番,各种同学也要被翻出来挨个说一遍。

“你还记得之前比咱们低一个年级那个小神童不?比我们小了得有三四岁吧,成绩特别好那个,你俩有一段关系不是还挺不错的么,叫什么来着?”

“樊振东。”

“对,就是他,他当时不是考了XX大学么,太牛逼了,羡慕死了。那个一直追他的女孩子,叫什么琳来着,考了XX大学,俩学校不仅一个城市,还对门,听说他俩成了。”

这两个人周雨都有印象,或者说太有印象了。高中时代的周雨并不和他俩一级,但是周雨和这个女孩子经常被放在一起说。

原因很简单,一个校花一个校草,成绩还都很好。

周雨看到过扣扣群里面把两人拼在一起的照片,都是大眼睛小脸偏清瘦,似乎一直说他俩是兄妹的传言也有了几分道理。

樊振东,樊振东,樊振东,周雨咂摸着名字气愤地在座位上转了个身,只要是自己不清醒的时候,樊振东就要出来在自己的脑子乱窜!

4

生日夹在五一和端午之间,鉴于自己不仅不是小孩子了,还是个单身狗,周雨对生日也没有多在意了,和几个朋友一起吃了饭,例行给妈妈打了电话,就算过了这个生日,也没什么开心不开心的感觉。

所以还是小孩子比较幸福,不管是过年过节过生日,都可以莫名兴奋和开心。

兴致不高可能也和身体原因有关系,周雨有一颗智齿开始作妖,越长越挤旁边正常的牙齿,之前只是有那么一丢丢耽误嚼硬的东西,最近几天越发邪乎,不嚼东西都隐隐作痛。

偏生周雨就是怕看牙,总想着拖拖看,生日这两天又大吃了两顿,现在算是彻底受不了了。

捂着腮帮子的周雨算计着趁着端午假期去看牙齿,最近单位派他参加一个新项目,即使是病假也不好请。新项目的负责人在微信里说开了个扣扣群,让大家都加进去谈工作。

幸好微信和扣扣是一家的,否则在微信上说加扣扣群,不是要把微信气死?

周雨费了好大劲才终于把密码试对,登上了自己的扣扣,加进了群里。

周雨等待被拉进去的时候专心消除扣扣里面的各种红点点,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空间的访客记录,5月19日,樊振东。

周雨突然觉得牙齿钻心地疼了一下,那人在亚马逊雨林里轻扇了一下翅膀,却如此轻易地在自己的世界里造成一场飓风。

樊振东还在自己半年前上传的和高中同学去南海观音玩的照片里留了言,“原来你在XX岛啊,有时间找你去玩。”

一句很普通的话,知道自己在XX岛的人,经常会说的。

周雨不用想就回了他,“好啊,有时间过来,我接待。”

按周雨的想象,故事到这里就该戛然而止了,像他们几年前断断续续的几次网上相遇,无不是几句话就停止。

但是很快,樊振东的头像亮了起来,熟悉的滴滴声是企鹅来信息固有的声音,周雨不记得自己已经多久没听过了。

“雨哥,不知道你最近怎么样,我端午正好打算去XX玩,方便和你见一下么?”

看到消息的一瞬周雨的意识倒是飘忽了很远,他想起高中同学说的多年的女友,想起自己所在的小岛也算国内的蜜月圣地,一下子倒是联想了不少。

强迫自己思绪回笼,周雨回到“有时间啊,定好航班发我,到时候去接你。”

周雨这样接过很多同学了,不差樊振东这一个。

5

因为樊振东的突然造访,周雨最后还是不得不请假在端午假期的前一天去看牙。

医生说没什么炎症,可以直接拔,周雨躺在那,觉得自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麻药很好用,不疼,但是医生撬撬摇摇,连夹带薅,周雨觉得自己整个人快被提起来了。

尤其是医生的一句“要是疼就举手示意我,给你加麻药”让周雨血压飙升。

医生安抚了他一下,“你别紧张,想点啥转移一下注意力。”

我现在还能想啥,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智齿。

对,智齿。

周雨的智齿从大一开始长,第一颗长起来的时候也是拖拖拖,拖到寒假回家,拖到不得不吃布洛芬,又因为胃不好吃完就吐。最后实在受不住了,只好裹成个粽子出去看牙,一出门就碰上已经也放了寒假的樊振东。

那人和妈妈刚买完年货回来,看周雨一个人出门就问他出去干嘛。周雨看起来就各种难受,说出去看牙。

小胖子想了一下,让他等自己两分钟,帮妈妈把东西提上去之后陪他一起去。

最后还是不得不拔掉拉倒。

周雨的父母常年在外地,要等到过年才回来,高中的时候周雨和外婆一起住,后来他考上了大学,外婆也搬去了小姨家同住,最后这间屋子就剩周雨一个。

有些人怕鬼,有些人怕虫子,周雨也有怕,他怕看牙,更怕牙疼。

陪着周雨回来的樊振东看周雨苦着脸,就知道麻药劲过了,他这是疼了,又碍着自己年长,不好意思说。

“小胖,我想吃片去痛片。”

“我去给你找找。”周雨听见关门的声音,估计是樊振东在家里没翻到。

不一会人就回来了,“我听说吃去痛片好的慢,雨哥你坚持坚持。”

周雨闭了闭眼睛,没吱声。樊振东想了下,说我陪你去看电视吧,转移注意力。

樊振东陪了周雨一天,陪他看电视,跟他叨叨叨说个没完。往常都是周雨话痨,今天反过来倒也没有不习惯。

到了吃饭的时间,周雨却没什么胃口,说喝点牛奶算了。樊振东想了想,牛奶怎么都是发物,对伤口不好,最后跑回家让妈妈打了豆浆,吹了半天给他盛了,看着他喝了下去。

医生的效率太低了,周雨一路想到这才听到那颗折磨自己的智齿落进盘子的声音。

6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麻药劲还在,周雨咬着棉花按照医生的吩咐不敢留口水,时不时一股带着消毒水味道的唾液委实难受。回到家时麻药劲已经过了,伤口似乎勾着半张脸都在疼。周雨怀疑自己有点低烧,要不头怎么昏昏沉沉的。

他掏出手机,找了一个电视剧,想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是钝钝的疼还是侵袭着他,无可逃避,他握着拳头锤了两下床板,除了忍耐也无计可施。

最后还是翻出一盒去痛片,咽到嘴里的时候恍惚间似乎听到樊振东的声音,吃了药恢复的慢,雨哥你还是忍忍吧。

似乎再也忍不下去了,不管是汹涌的痛觉还是隐约的眼泪。

吃完止痛片的周雨睡了一会,醒来的时候就差不多到了该去接樊振东的时间。

心里建设做的不少,但是周雨还是莫名想的有点多。他在镜子前面练习了一下一会看见樊振东的女朋友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打招呼才比较自然,练来练去发现怎么都不太自然。

自暴自弃地掸了一镜子的水,周雨拿钥匙出门。

来的稍微早了一点,周雨放慢速度在路上行驶。像是上次载着高中同学提起樊振东的午后,阳光一点都不慵懒,透着毒辣。

“我听人说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吧,就觉得很羡慕啊。你看,两个人那么多年,还在一起,说明都很专情啊,又都那么优秀,多合适啊。”

周雨有一搭没一搭地听,顺嘴问同学,“你怎么知道他们合适啊?”

“感觉就合适啊,那女孩子温柔安静的,就和樊振东很搭啊。像你这样的,比较闹腾的,和樊振东就不合适,我觉得哈。”

周雨觉得自己真欠才去接同学的话。

收到樊振东已经出了飞机的消息,周雨径直开车去快速通道接人。

心理建设还没做好,就在路边看到了拖着一个小箱子的樊振东,旁边的的女生……女大十八变啊,和高中长得差好多。

这边周雨刚下车去帮忙提箱子,那边樊振东已经钻进了副驾驶,周雨看了那个女生一眼,收到了樊振东疑惑的表情。“你就自己一个人?”

“是啊,我也没说还有别人啊!”

氛围稍有点尴尬,樊振东颇有兴致地摆弄着周雨车上的小熊猫挂件没说话,周雨也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还是周雨本着地主之谊开了口,“坐这么久飞机饿不?定了哪的酒店?打算去哪玩啊?”

说完就后悔了,应该一个一个问的,这下子都问完了,要是樊振东一句话就回完了,自己又不知道说什么。

樊振东倒还是当初的老样子,“我好饿,飞机餐好难吃,我早就听说这的鸡饭和粉汤好吃,雨哥你快带我去。”

妥,真不客气。

7

粉汤都是早上吃的多,周雨选了一家当地有名的大排档带樊振东去吃鸡饭,考量自己对樊振东食量的了解,周雨要了一整只鸡,额外点了酸菜炒猪肚,杂鱼煲和虾酱地瓜叶,弄得老板娘一直说点多了,吃不了的。

开玩笑,一整只鸡都不够樊振东自己吃,何况还有自己呢。

酒足饭饱出来已经是华灯初上,周雨考虑樊振东坐了一天飞机累了,提出送他回酒店休息。

一脸茫然的樊振东,“我没订酒店啊,端午啊,我想订的时候都满员了。”

“一间都不剩了?”

“有剩的,但是太贵了,我在你家沙发上将就将就就行啦!”

无力吐槽!

最后周雨还是把樊振东打包带回了家,周雨的房子本来就是两房的,平时就一个人住,还有房间可以收留樊振东。

周雨刚刚拔了牙,吃了止痛片还不觉得,刚才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现在开始隐隐作痛。

在客房帮樊振东铺好了床,周雨就坐在床边碰牙齿,想着一会安顿好樊振东再去吃片止痛片。

洗好了澡的樊振东一身水汽,热气腾腾的。进来就看见周雨在那龇牙咧嘴,问他怎么了。

“没事,就是刚拔了颗智齿。”

“刚拔你还啃鸡腿?周雨你厉害了!”

周雨白了他一眼,“我吃片药就好了,那我也要吃饭啊。”

樊振东顿了顿,还是那句话,“去痛片不好,能忍就忍忍吧。”

周雨觉得自己是落荒而逃,回到自己的房间周雨直接躺下了,本来止痛片都拿出来了,最后还是没吃。

但是真的很难受啊,周雨在床上辗转反侧,听见小胖子似是跑到了客厅,估计找水喝去了。

又翻了几次身,周雨还是睡不着,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隔壁多了一个人。

脚步声啪嗒到了门口,敲了两声樊振东的大脑袋就探了进来,“雨哥你睡了么?”

周雨打开床头灯,捂着腮帮子说还没。

小胖子递过来一杯水,周雨接过来还被冰了一下。

“喝点凉的,有助于伤口收缩止血。”

周雨啜了两口冰水,清清凉凉的,似乎伤口真的没有那么疼了。

一夜好梦。

8

第二天周雨闹铃响的挺早,这是他特意设置的,想着樊振东难得来一趟,早点出去玩。

没想到自己醒了樊振东还没起,便趿拉着拖鞋回去打算再睡会。这回起的时候太阳都烤人了,樊振东也起了,正在厨房忙活。

“昨天吃饭的时候不知道你拔牙,要是知道肯定不让你瞎吃,我蒸了蛋羹,还在你冰箱里翻到一块鸡胸肉,打成肉蓉煮在蛋羹里了,这样比较有营养。”

樊振东把蛋羹上层深色一点的一层用勺子刮下来,下面就是嫩黄色的蛋羹了,樊振东连着勺子递过来,“你试试”。

周雨试了一口,很滑,很嫩,味道正好,也不用嚼。“那你吃什么?”

樊振东倾斜了着碗给周雨展示了一下刚刮下来的上层,“我吃这个,都是肉蓉。”

顺带还用自己的碗碰了一下周雨的碗,“合作愉快!”

早餐过后的周雨捂着腮帮子躺在沙发上,樊振东没同意他去洗碗。

“你想去哪里玩?虽然我这状态可能没法陪你玩,但我可以载你去。”

樊振东盯着周雨看了一会,就在周雨马上快要毛了的时候,才开口,“去超市吧。”

“樊振东你是来旅游的么?”

“是啊,为什么这么问?”

“一来就去超市,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考察民生呢。”

樊振东叹了口气,“没办法,你家冰箱没食材了。你牙这样,最好就在家吃点粥,还是别出去吃了。”

“樊振东你干嘛突然这么好?”

“周雨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

最后还是去了超市,樊振东有板有眼地去挑选食材,周雨先前还凑过去“帮忙”,后来终于意识到自己能力有限,便专心地在一旁推车了。

皮蛋瘦肉粥、排骨海参粥、蟹肉蔬菜粥,樊振东怕周雨腻歪,换着花样给他做。

“你家没有豆浆机,要不我可以给你榨点豆浆的,现在没办法,只能吃粥了。”

“其实没必要这么紧张的,我现在感觉没什么事,正常吃饭就可以了。”

“你别不当回事,现在瞎吃,过几天还疼的时候你就知道错了。”

9

端午假期就结束在各种粥里,想到这周雨就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樊振东估计就在这呆这么两三天,自己非但没陪着他好好玩,还让他各种伺候自己,周雨边搅着奶茶边想。

樊振东在客厅抱着周雨的电脑做着什么,据说是有点着急的活要做,借用了周雨的电脑。

“你什么时候的飞机啊?”周雨盘算着要是晚一点还可以带他去附近的海边转转。

“我还没买机票。”

“你……不着急回去工作?”

樊振东把电脑转了个方向,对着周雨“事实是,我正准备在这里找工作。”电脑屏幕上显示着樊振东的简历。“明天我打算去面试,雨哥你有西装借我一套么?”

“你确定你穿的上我的衣服?”

“雨哥,是你自己说过我不胖的!”说完就跑去周雨的衣柜里翻正装了,留周雨一个人在客厅。

周雨确实说过这句话,在他们之前关系很不错的时候。那时候他们的体育课选了同一个项目,乒乓球。学校里的体育老师数量有限,所以他们虽然不是同一个年纪,但是却拥有同一个体育老师。

考虑到两个人本来就认识,个人能力也不错,老师让他们组了双打代表学校参加比赛。

要是没有那次比赛机会,可能这对年少的玩伴也就慢慢淡了情谊,偏偏有了这个机会,两个人又走得近了起来。

双打讲配合和默契,不是凭个人能力往死了怼就行。两个人年纪差了不小,但是没什么代沟,配合的也很好,后来还代表学校拿了冠军。

赢了的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他们自己知道,这一路的胜利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

是啊,不容易,不容易过。那么不容易地走过,为什么后来还是走散了呢?

周雨想了想,大概是自己贪心了。

明明是自己放弃的,是自己胆小,为什么疼的也是自己?

明明快乐的时光也是有的,相互的情谊也是在的,联系也是慢慢断的,没有人守在原地,那人没有,自己也没有。

不是么?

10

大一的拔牙事件成了周雨的分水岭,刚上大学的周雨时常想起高中和樊振东一起练习的时光,学业那么忙,训练不轻松,可是和那人在一起就是很开心。

这种开心足以支撑所有的辛苦。之前周雨把这种怀念归结为自己离开家乡开始在新环境生活的种种不适应,所以即使家里只有自己也还是要回家。

等到在楼下遇到樊振东,那人照顾自己,忙前忙后,周雨才想明白,自己想留住这种感觉,留下这个人。

那年春节因为自己在老家,过年前两天,周爸周妈也赶了回来。樊振东除了偶尔和朋友出去和参加课外小组,大部分时间都和周雨厮混在一起。

周雨也因此心情不错,在厨房帮妈妈摘菜的时候还哼着小曲,虽然听不出哼的是什么。知子莫若母,周妈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有点什么。

许是因为从小不在一起的缘故,周雨和父母之间的关系更像朋友,能聊的范围也广。“小雨啊,看你这么高兴,谈恋爱了?”

周雨闻言倒是顿了一下,脸红了些,说“没有啊。”

“妈妈又不是老古董,你都上大学了,也该谈恋爱了,不用不好意思讲啊。”

周雨思考了一下,“我确实没谈,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哦,那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不是女孩子,妈你能接受么?”

周妈妈闻言也有点吃惊,“男孩子啊?我认识么?”

“恩,就是……就是樊振东。”

周妈妈思考了一下,同住一个小区的小胖子,周妈妈当然记得,她回忆了一下对那个小男孩的全部印象,然后才缓缓开口,“小雨啊,妈妈的意思你还是要慎重,如果我没记错,你和东东差了五岁,他还在上高中呢,而且他在学业上还是特别优秀的,当然你不是不优秀,可是你们的圈子,妈妈觉得不太一样。”

周雨想了一下,自己和樊振东有一些共同的朋友,但也只是院子里一起长大的,现在联系也寥寥。从他开了小神童的外挂,一路绝尘而去,自己和他确实没有多少交集了。

“可是,我们俩感情很好啊,这次我拔牙还是他陪我呢。”

“你又怎么能确定他对你的好是恋人的感情呢?对你而言也一样,你能确定你自己的么?就算你能,外一他不是呢。我对那孩子也不是很了解,他有没有谈过恋爱啊,喜不喜欢女孩子啊?你知道么?”

周雨想了想,好像也不知道。

11 

到了高三下学期的樊振东更忙,周雨也知道这个时间段对樊振东很重要,所以除了偶尔给他打个电话鼓励一下,周雨也没多说什么。

人生还长,他们还年青,时间还多,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等这个六月过完。

真正压死周雨的最后一根稻草来的也不慢,等他暑假再回家的时候,樊振东考上XX大学的喜报已经满天飞了。

意料之内,周雨真心为樊振东高兴。

可惜XX大学和周雨所在的学校天南海北,周雨突然有种是命运让他远走高飞的感觉。

抛开这一点遗憾,周雨撂下行李直接往樊振东家跑,想当面给他道喜。

樊家有客人,樊妈妈告诉周雨樊振东在自己房间和朋友玩呢,让他直接去找他。

里面的人似乎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看起来大概是樊振东的同学,周雨打过照面,并不认识,因此在房门口迟疑了一下要不要进去。

看起来樊振东这把输了,一个看起来酷酷的男孩子直接抛出问题,“肥仔,说说你身边的男孩子你最喜欢谁。”

其他几个男孩子一起冲樊振东扑过来,大有一副争宠的架势,樊振东一边推搡着一边往后仰,嘴里还说着,我不玩这个。

周雨往门口走的时候樊妈妈还上来问他怎么没进去就走了,周雨说给樊振东带的礼物忘记拿了,拿了再过来。

上了大学的樊振东显然比周雨的适应能力要强,他面对着一切的新鲜,没有彷徨,没有想念。

周雨在每一个想给樊振东发消息的时候关掉扣扣,按灭手机,自制力是个好东西,周雨也确实有。

也有樊振东给周雨发消息的时候,周雨偶尔装没看见,偶尔也会回。有一个樊振东满是委屈地和周雨说,现实和想象是有差距的。

周雨快速地打着字,你这学校人人都羡慕,哪里还值得烦心呢。

他一定不想听见这个,周雨你真是逊透了!那次的周雨懊恼地砸了一个键盘,后来也没修好。

周雨的父母已经在另一个城市定居,回老家的时候着实少,外婆也随着小姨一家搬到了另一个城市,周家爸妈和周雨商量,把家里的老房子卖掉,以后就长居此处了。

至此,周雨再没回过老家。

微信盛行起来的时候,周雨已经大三了,和樊振东断联系也有一年多了,他用扣扣的时候越来越少,渐渐的,也不再登那个号码了。

12

樊振东的面试据说很顺利,回来了心情也不错。周雨的牙终于见好了,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

“我请你出去吃饭吧,庆祝你面试顺利。你想吃什么?火锅?牛排?还是牛肉丸?”

樊振东想了想,“要不烤鱼吧,那个比较软。”

烤鱼上的不慢,配菜也很入味,酸梅汁解腻正好,氛围不错。

“你找工作的意思是要留这么?”

“是啊。”

“为什么?”

“因为这里气候适宜,景色优美,空气清新。”

“这里一年有11个月都是夏天,你来这几天哪都没去,最多在我家阳台看了看堵车,只有最后一条算成立。”

“那就够了啊。既然我这几天哪都没去,趁着我还有时间,周雨,你带我出去玩吧。这有什么好景点,我查的时候说有个南海观音,据说很灵验。”

“骗人的,这种东西信则有,唯物主义白学了?”

周雨是相信过的,上次和高中同学从南海观音回程的的时候,周雨坐在副驾摆弄着手机,刚得知那人有了未婚妻的自己还没有完全消化掉这个消息,想了想刚刚许下的愿,点点删删,最后发了一条屏蔽了大部分人的朋友圈。

只有一句话,在今天,割舍掉一段不可割舍。

也有好信的过来问,啥不可割舍,那么几个知道周雨心事的大学同学,不知道名字也知道故事,劝他还是往前看。

这边心还乱着,那边同学还要拉着周雨说话,从南海观音到底灵不灵验问到周雨今天许了什么愿。

周雨想了想自己握着香时看到的在一旁虔诚的不行的同学,觉得信则有这种话有点说不出口。

其实自己也是相信的吧,要不为什么要许愿那人平安喜乐顺遂一生呢。

可要是真的灵验,怎么那人还会入梦?现在不仅入梦,本人还跑过来拨弄自己的心弦!

13

樊振东在周五得到了顺利拿下工作的消息,下周一就可以入职了。

周雨显得比樊振东还兴奋,拉着樊振东去酒吧庆祝,一边喝酒还一边嘟囔,小胖你这回要长住了,我可不白供你,你要交房租给我。

樊振东由着他嘟囔,可能是光顾着看周雨了,自己杯中酒还没怎么喝,周雨已经醉了。

最后还得是樊振东把周雨扛回了家。

周雨被熟悉的感觉包裹着,觉得梦境又开始了。

樊振东扶着周雨,费劲地把他放在床上,那人却不配合,还用手臂勾着樊振东的脖子,不肯松手。

樊振东扒了一下,没成功,又因为自己弯着身子,重心不稳,差点被周雨拉倒。

“好,我不走,你松手,让我坐下行不?”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樊振东哄着。

“不,松手你就跑了!”

知道我会跑你为什么还要松手呢?即使我不想跑你松了手,我又怎么敢回抱呢?

樊振东索性弯下身子,手臂撑在周雨的身侧,“周雨,你是不是喜欢我?”

又来了,周雨梦见过很多次和樊振东的对视,那人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让人沦陷。周雨又看见了自己。

反正是梦里,豁出去了。“是啊,我就是喜欢你,你居然真跟陈琳在一起了,太过分了……”说着说着还有几分委屈。

14

起床有点尴尬,周雨试着抽了抽自己被樊振东压住的胳膊,但是樊振东压的有点紧。

周雨试图回忆一下自己昨晚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做什么不该做的,然后发现喝酒还真是误事啊。自己真是什么也不记得了。

周雨放弃了苦思冥想,盯着樊振东的脸看了一会,还是肉肉的,不知道捏起来手感怎么样。

周雨想着就动了手,用自由的那只手捏了捏樊振东的脸。

果然手感还是那么好。

樊振东随着周雨的手动了一下,显然是被周雨弄醒了。

周雨赶紧抽出胳膊,奔向卫生间。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樊振东已经在阳台洗漱好了,餐桌上摆着热牛奶和吐司。

“周雨,我没和陈琳在一起,或者不应该这么说,我在大学的时候确实和陈琳处过一段,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我喜欢的不是她,然后我们就分手了。”

“我们在一起也没怎么宣扬,分手也很和平,之后我也没有再谈恋爱,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误会的原因。”

“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没有。”周雨迅速否认。

“你昨天自己说的,而且我在用你的电脑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一个文件夹,你不能怪我去看,谁让你名字写的就是樊小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我上了大学之后就那么冷淡了,我想你可能只是没那么喜欢我吧。”

“你和以前的同学都没什么联系,我怕你厌烦也不敢贸然打扰你,但是我前段时间听人说来你这里玩,你接待了她,她说你过得不错,重要的是你还单着。”

“我觉得我们总得做了尝试才不后悔,反正咱俩的关系也不会更疏远了不是么?”

“周雨,我喜欢你,你呢?”

仿佛有人在周雨耳边念叨,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可能真的没有了。“我也喜欢你,我昨晚说过了是么?”

“所以……当初到底为什么突然就冷淡了啊?”

15

周雨和樊振东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纪录频道正在播《航拍中国》,南海观音毫无疑问地上镜了。

周雨想了想自己五一去的时候许了什么愿,好像是希望樊振东与有情人终成眷属。

所以,现在算是灵验了么?

“樊振东,咱俩明天去南海观音吧,去拜拜。”

“你不说是骗人的么?”

“谁说的?我没说,去吧去吧,明天就去……”

——Fin——

碎碎念……有一半是生日之前写的,生日之后出了挺多事,工作岗位的变动让我整个人丧到不行,加上身体上也有些不舒服,同事的寄养使得家里出现三只猫各种打架搞破坏的情景……糟糕本来就是生活的常态不是么……所以文字的情绪上可能有些起伏不定……不管怎么样,感谢看到这的你,谢谢你们让我觉得和这世界还有联结。

评论(32)
热度(190)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