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樊振东把蛙儿子下下来的时候,这货已经火了几天了。
也不知道一开始是谁带起来的风气,樊振东大概记得同同拿着手机和周雨巴拉巴拉了一会儿,然后他俩每次在食堂遇到的谈话都变成:
“我的蛙已经两天没回来了,是不是上次我没给他收拾护身符,所以遇到危险了?”
“我这只已经几天没出门了,天天就是在那看书和写东西,它这是打算替我把没上的学都上了么?”
樊振东怀疑周雨养了宠物,还在他的宿舍翻了半天,无果。
后来终于还是林高远帮助他解决了疑惑,“这是一款莫名火起来的游戏,就是养一只青蛙,啥也不能做,给他收拾收拾东西,然后它就出门了。”
樊振东鼓捣了半天,终于下载了一个,起个名字收了草,发现还真是个没啥可做的游戏。

樊振东一进食堂,就看见周雨和陈幸同凑在那里鼓弄手机,小胖端着饭盆从他们身后“路过”去打饭,果不其然,还是那个游戏界面。
直到小胖打了饭端着饭盆又从他们身后回来,俩人还在咬耳朵。
樊小胖眉头一皱,掏出手机挤了过去。
“雨哥,同同,你们也在玩啊~”
“你这汉化版哪里下的啊,我怎么没找到?都是日文我看不懂啊,雨哥这是啥?”
“我已经没有可喂梅梅的啦。”
“我还没有这张明信片诶。。。”

诸如此类,次日同上,次次日同上。

很快在饭堂对着这款游戏咬耳朵的变成樊振东和周雨,同同已经不出现了。
“雨哥雨哥,你说我的蛙儿子为啥总是不回家啊,你看你的就不会!”
“哈哈,不是说这是一款养孩子的游戏么,我奶你都有经验了,所以比你玩的好。”
“我想他一定是觉得自己在单亲家庭不幸福,嫌弃我是个单亲爸爸!”
“呃。。。也许,也有可能?”
“那,周雨,你要不要做它另一个爸爸?”
……
“好呀~”

然后。
然后樊振东就愉快滴卸载了游戏。

梗自现实,对朋友的朋友养了一个蛙然后收获了男神的行径表示嫉妒。

评论(6)
热度(22)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