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胖雨]岁月

1平行世界,运动员胖✕刑警雨
2所有ooc 都是我的锅,与真人无关
3第一次有勇气发文,渣文笔预警,希望有人喜欢
4几年没写过东西了,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再次动笔是因为对他们的热爱,所以不喜欢的小天使也请温和地提出意见,愿意倾听你们的声音

0 电视上转播成都公开赛马龙和樊振东那场的时候,周雨正在一个酒吧里和一个卖k仔的小弟碰面。他叼着烟,一边听着小弟念叨最近生意不错,又赚得盆满钵满,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

周雨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打过两年乒乓球。乒乓球作为国球,很受周雨的父辈们推崇。身板偏瘦的周雨小时候体弱多病,便被父亲送去学乒乓球强身健体。 周雨打左手横板,两年的时间也足够刻苦努力,但天分的事不由得他控制。所以身体好了之后也没强求,回学校一心一意地上学去了。
“雷哥,三街那边肥猫真是太嚣张了,我们要不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终于被小弟的话拉回一点注意力的周雨吐了嘴里的烟。虽然周雨外貌清秀,但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脾气火爆,外号就叫雷哥,敢拼不怕流血,跟了“华哥”两年,已经是公认的华哥的左膀右臂了。
“算了,他说两句难听的你又不掉肉,只要不触及咱们的切实利益,不管他。”说完,周雨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电视上。
马龙已经连输了三局,这一局也到了局点。发球,过网,对方回摆,出界,得分。利落结束了比赛。周雨想起来这个樊振东应该就是之前盛传的国乒队的小神童。
小神童,看起来气势了一点也不小。 1 回到住所的周雨例行对自己今天的行动做了记录,泡在浴缸里的他在享受这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回归学校的他成绩不错,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报考了警校。本就阳光帅气的男孩子在警服的衬托下愈发耀眼,临近毕业,成绩优异的他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没有进入市刑警队,而是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曾经在校园里叱咤风云的周雨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道上雷哥的名号却渐渐响起。
 “华哥”,名义上是商场大鳄,实际上暗中培植着黑道势力,涉黑贩毒,又有商业身份做掩护。警方盯了很久,却难以收集到强有力的证据一网打尽。
周雨就是这个时候被叫去谈话,问他愿不愿意去做卧底。于是周雨留长了寸头,加了两个纹身,在三街那一片开始喊打喊杀。进了几趟局子,添了两道新疤,终于被华哥一直器重的肥猫注意到,开始正式成了华哥的小弟。
后来的故事就是在火里血里打滚了。两年的时间,周雨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警方的资源,拼到可以和肥猫平起平坐,耐心地收集着证据,等待收网的一天。
人们说,面具戴的久了就摘不下来了。原来在警校不沾烟酒的周雨现在烦闷了也会下意识地摸烟,生气了也想上脚踹人,精神紧绷到极限的时候也试过打拳击发泄。但其实,他还是更多地在自己觉得快顶不住的时候拿起乒乓球拍。打乒乓球需要算计,反应要快,乒乒乓乓,11分很快定胜负。周雨需要在卧底生涯中把所有的戾气和心思化成算计,在险境中求生,求赢。
但今夜的周雨不想打球,他拿起手机百度了一下樊振东,很多的关键词,97年出生,十九岁,八一队,国家一队,世界排名第二,世界杯男单冠军,随便一翻都是一堆的荣誉。真小啊,难怪是小神童,比自己还小了五岁,外号叫小胖。别说,还真像个团子,和熊猫神似。周雨默默刷了两场他比赛的视频,又搜了些场外花絮。场上真凶,场下软萌,果然是世界第一可爱。
周雨搜出他的微博,点了关注,脑补了一下他一个人吃掉365公斤极品澳洲牛排的样子,没来由地笑出了声。轻叹道果然是国宝,养不起。 2 之后的日子对于周雨而言依旧如故,继续排查华哥贩毒网络架构,探知其最新接头人信息,核实其涉黑受害者名单,寻找铁证,以便收网。华哥心思向来难测,又狡兔三窟,对于周雨肥猫这样的心腹,也向来是真真假假,周雨要花很多心思同他周旋,也无暇顾及其他。
偶尔得闲的时候周雨会打开微博,看看樊振东又什么最新动态。看到他在微博上和他的朋友戏谑吵闹,斗图斗得不亦乐乎,周雨会感觉仿佛看到了阳光一般。有时候周雨会想,如果自己当年坚持打球,现在的自己会不会像他一样?
但是生活只有选择,没有如果。
因为华哥用商业背景遮掩他的黑帮生意,所以周雨也在华哥的公司有个不大不小的中层职位,会参加一些无关痛痒的例会。尸位素餐惯了的周雨渐渐地养成了在例会上摸鱼看樊振东比赛视频的习惯,不过这次却被华哥逮了个正着。
“你还喜欢乒乓球?”华哥带着探寻玩味的笑。
 “以前打过,偶尔看看。”周雨直接锁了屏幕,并不想樊振东被华哥窥见。
周雨是在跟了华哥半年后才知道他不仅喜欢玩弄女孩子,也好男色,最喜欢追到手再抛弃的变态戏码。周雨对同性恋没有任何偏见,但着实看不起华哥玩弄人的恶趣味。最近两个月,他自己都能明显感觉到华哥经常把玩味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每到这个时候,周雨都觉得仿佛有一条毒舌吐着信子缠在自己脖子上一般恶心。 3 道上的兄弟年纪大一点的糙汉子,年纪小一点的喜欢装酷非主流,都不比周雨少年感满溢,长得阳光帅气。华哥怎么就起了心思一点也不奇怪。周雨一边和华哥周旋,一边又要算计证据,心累不已。华哥倒是沉得住气,本来周雨在他眼里也不过是猎物,游戏而已,狡猾的猎物可以增加游戏的趣味。
华哥的势力不容小觑,恰逢年底,华哥联手其他几个行业的巨头一起搞了个活动,硬是把国乒队几个主力作为嘉宾请了来,马龙,樊振东,许昕,闫安,林高远都悉数被请了来。活动开始之前周雨并不知道,等到跟着华哥见到了活的樊振东的时候,周雨有点懵。
华哥很隆重地把周雨介绍给他们几位,夸赞了周雨的工作能力,言谈之间仿佛透露了二人的“深厚情谊”,又替周雨表达了对国乒队的敬佩之情,还特意说了周雨也会打乒乓球。
周雨没有太多见偶像的兴奋,相反,有点尴尬和懊恼。他生活在黑暗里两年了,而且暂时还没有看到光明的苗头。樊振东却是阳光下的少年,带给了他温暖和力量。如今,自己并不能以最好的身份出现在樊振东面前,而且还可能让他也沾染这黑暗的气息。
樊振东显然并没有这种意识和觉悟,他只觉得这个华总的手下长的真心好看,大大的眼睛,年青又帅气,讲起话来温温柔柔的。樊振东很小就开始集体生活,虽然天赋成绩出众,人也越来越独立成熟有担当,但年少时欠下的被关怀和宠爱的渴望,让他天然对温柔的哥哥有不可抗拒的好感。 4 那天的两人并没有机会说太多的话,内容也基本都围绕乒乓球,最后也互相留了电话和微信。樊振东一点也不介意别人叫他小胖,说起话来掩不住的大碴子味,笑起来大小眼,体重嘛,确实是个团子。周雨几次产生想上手捏捏他脸的冲动,最终还是克制了。
我向你借这一晚上的时间,让我在长久的阴霾中体会一下阳光的味道。之后我就送你回到光明之中,并尽我所能,让你一直远离这黑暗。
第二天,周雨例行去安全屋见他的上司,也是他的handler ,张继科。汇报完情况,周雨问了一句以前从未问过的话:如果我能活着完成这个任务,可以恢复警察身份么?张继科看了看他,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5 周雨仍默默地关注着樊振东,微博,微信都是。他浏览了樊振东的每条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但没有一次留言或点赞。他补了樊振东所有比赛的视频,但没在微信上同他讲过一句话,只是默默加紧了手里的进度,虚与委蛇地同华哥周旋,利用华哥打击肥猫,,暗中协助警方端了肥猫的几个贩毒中转站,逮捕了他的一部分手下。虽然没能直接抓捕肥猫,但也削弱了肥猫在华哥那里的地位。
就这样过去了几个月,乒超联赛也打到了尾声。期间樊振东在卡塔尔的总决赛上收获了亚军。看完比赛直播的周雨久久不能成眠,仿佛看到了小孩带着失望的眼神。挣扎了很久,周雨发了一个「加油」的表情给樊振东,之后才渐渐睡去。
梦里,他站在乒乓球桌的一边,樊振东在另一边,两个人你来我往,最后也不知道输赢。画面一转,周雨躺在地上,双手放在头下枕着。他闭上眼睛,仿佛看见一树一树的花开,睁开眼睛,樊振东就弯着腰跨立在他的身侧,眉眼笑得弯弯,喊着雨哥。他的背后就是透过树叶洒下来的细碎的阳光。
急促的敲门声让梦境戛然而止,小弟过来告诉周雨,肥猫在他们地盘上挑事还伤了人。处理完这是周雨又看了眼手机,一条来自小胖的恢复,一个小猪坚强的表情,很滑稽。周雨也不自觉地挑了挑嘴角,躺回了床上。 6 八一队最后一次的主场比赛正好在周雨最近活动的地方,这是上次他们在活动上认识之后樊振东离周雨最近的一次。肥猫持续的挑事给周雨带来了一些影响,破坏些毒品生意周雨并不在意,毕竟是害人的东西,早晚要一锅端掉,但伤人却让人恼火。最近几天肥猫反而安静下来,让周雨有些不安。华哥加大了对他的“追求”力度,周雨不确定华哥什么时候会对自己彻底失去耐心,可能就在今天,也可能是忙完他最近手头的所谓“大事”之后。张继科接到线报,华哥近期会和海外的一个大哥接头,引进一大批毒品。加上肥猫最近的伤人事件,张继科对周雨的催促也更急迫了了。一时间,多方的压力让周雨简直喘不过气来。 思前想后认识思绪烦乱,周雨便索性出了门。在体育馆门口买了张黄牛票,挺高价的,周雨打算在角落里看看樊振东,清静一下。可惜他不知道,如今的乒超比赛女粉占了大头,清静是不太可能了。坐在一群迷妹的周围让他有点拘谨。
八一主场的解说是樊振东的迷叔,刚采访完樊振东的他兴奋地来粉丝区找组织。连续采访了两个迷妹都完美地表达了对樊振东热烈的喜爱之情。之后不知怎么就注意到了坐在女粉边上的周雨,本着男粉遇到不容易的想法就把话筒递了上来。
看着迷叔一张一合的嘴,向来在华哥面前说谎都不打草稿的周雨感到一股莫名的紧张。樊振东,场上的小霸王,场下的糯米团子,可爱软萌又可以完全令人信任。但这些都不足以描绘周雨对樊振东的感觉,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他像能照进心底的阳光。
那时的樊振东正坐在位置上扣手,今天打三单的他没有急着热身,周雨说话的时候,他便好奇地望了望。看见是周雨,他冲他笑了笑,然后便低头摆弄起手机。

过了两分钟,周雨收到一条微信:雨哥,你来看我的比赛么?周雨想了想,回道:嗯,好好打,赢了请你吃饭。
主持人已经宣布运动员入场了,周雨想了想带樊振东去哪里吃饭。最近的日子太难熬了,周雨默念着就放纵自己一次。
比赛打到第五局,虽然经历了着困难,但还是拿下了胜利。赢下关键一分的樊振东毫不意外地被记者迷妹拦下,好久才得以脱身。周雨倚在门口的车门上等樊振东出来,两人在车上讨论了会儿,选了一家当地的特色菜馆,华哥公司旗下的。 7 刚打完比赛的小胖还比较兴奋,一路上拉着周雨问了不少他公司的事情。周雨也难得轻松,话唠属性暴露无遗,一路说到了餐馆。
两个人从办公室八卦聊到当地的风土人情,从比赛训练说到生活点滴。周雨生活里的趣事并不多,但他还是挑着那些难得的愉悦和樊振东分享。两个人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却难得的投机,有些相见恨晚无话不谈的意味。
本来是宾主尽欢的一顿饭,直到那几个人的出现。周雨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寒光,长久混在道上的敏锐让他下意识拿起手机,拨通了心腹小弟的电话。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的动作,拔出刀便冲了过来。
樊振东虽是国家特级运动员,但格斗却是零底子。周雨打架早就打出了经验,但双拳难敌四手,又要护着樊振东,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对方本意显然是只冲着周雨一人,但看到周雨如此护着樊振东,便瞧出了软肋的意味,开始疯狂地往樊振东身上招呼。
周雨这边刚撂倒一个,便看见一个人朝樊振东挥刀而去。情急之下,周雨只好把樊振东一推,用自己的胳膊去挡那刀。鲜血涌出来的瞬间周雨也飞起一脚把对方踹倒,樊振东趁机用酒瓶把另一个刚被周雨推倒的人打晕,之后便拽着周雨往外跑。
周雨因为不想手下打扰他和樊振东吃饭特意没叫他们跟,没想到却给了对手可乘之机。周雨和樊振东跑出餐厅的时候他们才匆匆赶来,急忙送他们去医院。 樊振东都是些擦伤磕伤的皮外伤,周雨的伤重一些,刀口很深,缝了几针。考虑到樊振东之后还有比赛,周雨怎么都不放心,推着樊振东去做了一个仔细的全身检查。 8 王皓带着八一队赶到医院的时候,樊振东也刚好检查出来。周雨一只手打着绷带,愧疚之情难以言表。今天对于樊振东而言是无妄之灾,是自己带给他的。
王皓急吼吼地冲到他俩中间,拉着小胖问东问西。周雨看见他的队友来了,便抽身准备离开。眼尖的樊振东一把拽住了周雨衣服下摆,周雨一滞,回头嗫嚅了一句“我走了”,一旁的王皓打断了樊振东本来想说的话,把他拽到了一边。
一听说小胖和周雨出去吃饭,王皓就马上和马龙通了气。他们那次参加的活动跟代言有关,刘国梁一早就提醒了马龙带着队友离华哥远点。不可避免提到周雨的身份问题,涉黑的小混混,贩毒,据说还和华哥这个坏蛋头子有些不清不楚的牵扯。王皓已经在心里对这个人画了个大大的“✕”。把小胖叫到一旁的王皓把他知道的关于周雨的情况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刚听到这些,小胖还有点懵,低着头,没说什么。王皓叹了口气,“胖,你是个年轻的运动员,球队和国家都等着你出成绩,这是你的责任。同事,你还是名军人,正邪不两立,你看着办吧。”
樊振东是被队友带回宿舍的,队友给他放好洗澡水就出去了。考虑到他今晚受了这么大的惊吓,神情恍惚一点也可以理解,大家也没闹他。
外套上沾了血,有他自己的,袖子上有一大片是周雨的。血腥味并不好闻,樊振东一点也不喜欢。他抱着衣服坐在床头,满脑子都是周雨和他聊天时眉开眼笑的神情,他的眼神澄澈明亮,仿佛装下了漫天星光。打起架来凶狠利落,推开他时眼里又充满了紧张和担忧。那推倒他的力伴着刀子没入皮肤的声音,血溅到他的脸上,身上,是温热的。
樊振东把衣服折起来,放在一边,拿起手机发了一条微信:“雨哥,我不信那些流言蜚语,我信你。” 良久,久到樊振东以为那边不会回复了,才有叮的一声传来,“对不起”,再无后话。 9 发完这三个字的周雨打开和华哥的聊天界面。为什么在华哥手下的餐厅出了事?周雨不是不明白,猫捉老鼠的游戏罢了。自己虽然和肥猫是华哥的左膀右臂,但还不到势均力敌的地步。周雨不和他硬碰硬,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卧底的身份,一方面也是确实磕不过。华哥纵容肥猫挑衅,等到他忍无可忍又无可奈何的时候,就是小老鼠对猫投降的时候。
周雨最后还是利用了华哥对自己的那点龌龊心思,本来他不想用,但是他也不想再等了。周雨配合张继科拿下了华哥和肥猫。
两年多的蛰伏总算走了收获,伴着案件的审结,待到周雨归队的时候,已经是17年的春节后了。张继科把周雨叫到办公室深谈了一番,从目前的情势和周雨的表现来看,张继科还是希望他继续做卧底的。但周雨拒绝了,表示回归警队是他这两年蛰伏黑暗中最微弱却最执着的希望。。张继科也不想强人所难,如了他的愿。
当惯了小混混,周雨要重新适应当一名警察。同组搭档的方博也是周雨的大学同学。一见面就调侃他当惯了老大,现在要当他的小跟班能习惯不?周雨一拳招呼上去,登时两人闹做一团,好像没有缺少那两年多的时光。 10 球队难得的假期,小胖约上林高远一起去逛逛街。马龙把他们捎到附近的一个街口让他们自己走过去,然后自己拐上另一条路去办事了。
年后的时候还是有点冷的,两人在路边买了点零食边走边吃,一路有说有笑。直到身边快速跑过一个人,撞掉了他们的零食,连声道歉也没有。向来美食最不可辜负的小胖回身就要发飙,就看见一个瘦削的身体紧随其后从自己身边飞奔而过,在不远处成功按住了前面的人并扣上了手铐。接着另一个大眼睛的男生跑过来接过了被铐住的男子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拷人的男孩子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刚跑过的呼吸还有点急促。樊振东揉了揉眼睛,确定以及没有看错。
“雨哥?”林高远楞楞地看了眼出声的樊振东又看了眼那个男孩子,之后就看见他微笑着朝这边走来。之后伸出了手“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刑警队二队的周雨。”

评论(27)
热度(150)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