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胖雨】岁月Ⅳ

平行世界 / OOC / 所有都是我编的 / 重写了三次 可能还会修改


28

疯狂的迷妹没有把樊振东扔进熊猫馆,而是围着他各种合影签名要求一遍。樊振东本来没有什么偶像包袱,合影签名一般来者不拒,但他有点伤心周雨就这么走开了。其实他希望周雨站在自己身边,他可以向大家介绍,这是自己喜欢的人,希望大家也喜欢他。

但显然,周雨并不愿意,所以他有点失落。

等这边樊振东身边的人散了之后,他才来得及看一眼信息,周雨说着在大门口的出租车上等他。不开心,和周雨一起走进来的却不一起走出去,有点不够善始善终的意味。他笑着和迷妹摆摆手表示自己要走了,但是还是有几个迷妹一路跟他走到了门口,直到他上车。

上了车的樊振东嘟着嘴没吱声,周雨知道小孩子生气了,但碍于出租师傅在,便也只好沉默着回去。

他们在关于要不要公开的事情上早有争执。樊振东在宣誓主权的事情上少皇之力尽显,恨不得马上就要在微博上公之于众。相比较之下,周雨想的就多了,他挺在乎别人怎么看的。周雨觉得自己和樊振东在一起还挺不般配的,他们有五岁的年龄差,自己虽然比樊振东大,但是在优秀这方面大概永远也比不上他。仔细想一想,自己似乎既没法以兄长的身份给樊振东人生的指导,也没法以同龄人的身份给樊振东理解。就是陪伴自己也不敢说,毕竟自己那么忙,经常都是快下班了来一个案子,处理的昏天黑地,不知道今夕何夕,有时连给樊振东个消息都会顾不及。那么自己站在樊振东身边的资本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一个周雨没和樊振东说过的担忧,就是周雨因为工作的原因带来的危险。就是不提那些蓄意报复的,隐藏的危险,就是很具体的,周雨之前卧底的案子,看似大获全胜,主要嫌疑人全部归案,但是有一个人的未落网却始终是周雨的心病。那个人是华哥的一个马仔,并不很得华哥重视,当年走投无路的时候被华哥收留,一直忠心耿耿。周雨和他打过交道,认为他的逃脱绝不是意外,而是有心潜藏了起来。公安部的通缉令早就下了,但是人海茫茫,至今杳无音信。

这是个定时炸弹,周雨清楚,张继科也清楚,但着急是没用的。两个人也不可能放下手头所有的事去追捕一个不知道在那里的人。

所以张继科借着喝酒的时候点过周雨,因为樊振东的身份,随着他和樊振东的亲近,两个人会越来越多的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周雨会被很多人好奇、挖掘,直到没有隐私和秘密可言。那时候,周雨和那个人的较量就变得更加不势均力敌。周雨彻底沦为明处,而那个人依旧隐藏咋黑暗之中,若是真的有心向周雨报复,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那时候,和周雨最亲近的樊振东会不会被牵累,谁也说不准。

张继科说,这就是他们的人生,自己战战兢兢,难得安宁,身边的人也极易处于危险之中。如果注定失去,那张继科宁可没得到,如果注定孤独,那不如你远远地过得好。 

历史的功绩簿上留下的名字太少,口耳相传的才是真实的人生,周雨知道张继科有不愿意提及的伤疤,他不想去揭,只是希望尽自己的能力让他没有那么疼。

如今,这个选择也落在了自己身上,他不想放弃樊振东,那么就想着尽量减少二人关系曝光的可能性去保护他,也保护自己。

所以当小胖耍着脾气闹意见的时候,周雨只是叹了口气。好多话该怎么说呢?好像也没法说,那就先哄着吧。

没有什么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两顿。 

29

周雨带着樊振东吃了火锅,油碟是四川火锅的特色,新鲜的毛肚,鸭血,还有酥肉,鹅肠,都是四川火锅的必点。周雨用筷子夹着毛肚,涮到成型就夹给樊振东,这时候樊振东正捧着现炸酥肉大快朵颐呢。

樊振东吃的正欢,不理周雨频繁看过来的眼神,哼,吃饭,不理你。

差不多把半盘子毛肚涮好,看着樊振东也吃了半饱,周雨决定切入今天的正题。 

“胖儿,还记得那时候我给你回的对不起么?那时我是真的觉得抱歉,觉得是我给你带来的无妄之灾。其实那两年挺难熬的,我有时候会从梦中惊醒,梦见我暴露了,梦见华哥顺着我找到了其他的兄弟,一个个人在我面前倒下,我无能为力,醒来就是一身汗,外面是夜色,我却再也睡不着。”

“其实在遇见你之前,我就看你的比赛,关注你的消息,你让我觉得没有那么恐惧和孤独。”

“说来说去,我们的人生差了太多了,我生活里的那些阴暗,危险,丝毫不想让他们沾染到你。你是生来的王者,注定要一路披荆斩棘拿到冠军,成就大满贯的人。”

樊振东听着心里一惊,自己不过是因为周雨不肯公开要使使性子,怎么这就要上升到两个人是不是一类人的高度了?

“雨哥,我只是希望大家都知道在我身边的人是你。”

你那么好,我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你更好,但你还小,我也还没准备好去面对站在你身边后的局面,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周雨看着樊振东的眼睛说,“毕竟,我这么喜欢你。”

呀,雨哥说喜欢我了,这可是雨哥第一次说喜欢我呢!樊振东心里炸开了一朵烟花,顿时什么不快都飞走了,哪有什么比雨哥的喜欢更重要的呢?

哈特菲尔德认为,爱情有激情爱和伙伴爱两种形式,恋爱的初期激情爱的成分多些,随着关系的稳定,感情会转变为伙伴爱。古普塔认为,由爱情结合的夫妻婚后五年,彼此爱的情感不断减少。

古普塔是印度的,不过中国也有类似的理论,七年之痒。

其实简单来说,不需要太多的理论。在爱情萌芽的时候,我们对对方要求的少,因为喜欢,总希望多付出一些。时日渐长,从对方身上想要的便多了,对对方生活的插手也多了。

在初期的你侬我侬之后,总有些矛盾渐渐显现出来。

这大抵就是爱情和相伴必然的阶段。

30

樊振东和周雨的那一次冲突爆发在一个雨夜。

那一夜周雨过的很不好,例行的抓捕,所有人都严阵以待,准备抓活的。没想到的是嫌疑人早就万念俱灰,抱的想法就是一心求死,拉一个垫背就不亏,拉两个就赚了。

队里一个比周雨大两岁的同事中了招,嫌疑人的刀扎在了心脏上,当场死亡。虽然他们击毙了嫌疑人,但是失去战友的悲愤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复。

周雨就在这样的雨夜里回了家,全身都是湿漉漉的,带着无限的倦意。开灯的时候看见樊振东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似乎是睡着了。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樊振东动了一下,被灯光晃醒了。

樊振东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周雨在抓捕中左臂擦伤了一大块,流了些血,只是简单消了毒,没有包起来。樊振东看到之后脸色更差了。

“又受伤了?”樊振东问。

“恩,不小心弄得。”

“发你信息你也不回,让人担惊受怕,现在又受伤了,这个工作不干了真的就不行么?”

樊振东认真地希望周雨不要继续做刑警了是在方博一次受伤之后,虽然是轻伤,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却是那次开始,樊振东真心地觉得这个职业太危险了。

这世上有那么多种职业,就是警察也有很多种,为什么非得要做刑警呢?那么多的危险摆在面前,自己时刻都要悬着心。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疯狂滋长,在每个樊振东知道周雨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担忧像迎着春风的野火,谁也阻止不了它的蔓延。

樊振东和周雨提过,一开始是试探,周雨当玩笑,没认真。后来是认真地提,周雨第一次意识到樊振东是认真的时候,很惊讶。

周雨说,这是我的工作。樊振东说,工作是可以换的。

他们就这个问题纠缠了好几次,专门为这个问题争执的时候,也有其他拌嘴的时候顺带争执这个的时候,周雨总是嘟囔着说,我不想换,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周雨也不是没有动摇的时候,比如在收到小孩的短信,我们去XX吃饭或者看电影吧?周雨却还要盯着监控瞪眼睛。比如有时候值班补觉睡醒,看见小孩回来了自己都不知道,收拾好屋子留了三明治给他,然后又出门去训练了的时候。

但是在这个雨夜,周雨还沉浸在巨大的感情漩涡里出不来,他觉得自己甚至连说话的力气和欲望都没有。所以在樊振东说出这话的瞬间,他也感受到了难以抑制的心烦,然后直接转身出了门。

周雨知道转身出门绝对不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但是现在的他实在很疲累,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安静地呆一会,仅此而已。

周雨觉得樊振东真是太好了,是他的小神童小英雄,而自己如此平凡,给不了他更多,所以就想对樊振东再好一点。

然后周雨就会纠结,自己对樊振东够不够好呢?平时自己肯定都是让他的,毕竟自己大一些,小胖年纪还小,有些小孩子天性,爱玩一些,跳脱一些,都很正常,自己也觉得都能包容。有时候两个人有些小拌嘴,小孩子扭过头生气了,也基本是自己去哄的。自己总是想着小胖还小,不自觉地想多惯着些。

不自觉地想对他再好些。

自己当然可以在很多事上迁就他,那这件事呢?周雨知道樊振东是担心自己,但是当初报考警校是自己自愿的,后来进入刑警队,成为一名真正的人民警察,都是自己甘愿且向往的。

周雨心里明白,樊振东不想自己继续做刑警的原因就是因为危险,这一点他知道,这种担忧在每次父母谈起他工作的欲言又止里他都能感受得到。人是很复杂的动物,一方面,我们对那些怀抱理想守一方安宁的人们心怀敬佩,甚至自己也愿意去成为。可另一方面,如果是深爱的人时刻处于危险之中,那么再崇高的外衣也挡不住心里的不愿。

如果不做刑警了,那么也有很多的好处,不危险了,也避免了为身边的人带来危险,工作时间更加固定,有更多的时间和私人空间。

有时候,理性和感性就是要打一架的,还分不出输赢。

31

但是不管吵没吵架,工作都还得继续。因为同事的牺牲,整个队里气压都有点低。两个人陷入了冷战的状态,各自忙活自己的事。周雨平静了两天,本来都打算去哄人了,结果又来了个盗窃案,和方博头对着头查了三天,几十个人一溜筛过去,再清醒的脑子也不够用了。

周雨看了眼手机,日历显示今天有个备忘,点开一看才想起来。今天是樊振东乒超的决赛。小家伙要第三次冲击龙杯了,周雨早就答应樊振东去现场看,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前两天的吵架,加上突然的案子,自己还是把这事给忘了。

周雨给小家伙发了个微信,说自己在忙没能去现场,让樊振东好好打。小家伙只回了一个哦字就没吱声了,本来周雨还想再说点什么,正想着怎么说的时候,张继科离开甩了一堆材料。于是,微信也没回成,就开始撸起袖子继续干。

三天的奋战总算有点收获,周雨和方博从那一堆嫌疑人里筛出来些疑点,张继科大笔一挥让实习生单独去查,算作最后的考评项目,自己亲自监督他们。让方博和周雨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来。

张继科心疼他们,两个人也就没坚持,休息是为了更好的战斗。走出警局大门的时候已经晚上五点多了,再去比赛的地方已经来不及了,毕竟不是一个城市。方博和许昕去腻歪了,周雨就回了家,小胖打完比赛可能九点多,外一他回家了的话,总不至于没人。自己也主动说话了,周雨还是抱着希望他今晚会回来的。 

周雨给樊振东发了条信息,让他加油好好打,樊振东没回,周雨也没在意。

开了门的周雨看到家里还是上次他走的时候一团糟的样子,放了东西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周雨给自己泡了个面,胡乱地吃了两口,然后就开始打扫房间,窗明几净总是令人心情愉快,周雨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拿着抹布把灰都擦了一遍,然后拿出排骨玉米开始煲汤,砂锅煮上小火,外一樊振东今晚连夜回来,看见汤肯定开心。

收拾房间是个耗时间的活,加上周雨开着樊振东比赛的直播,经常被紧张的比赛吸引注意力,打扫的就更慢些。等到干的差不多的时候,比赛已经打完了,樊振东不负众望地再次率队夺冠,周雨赶紧第一时间发了条祝贺的微信过去,顺便问他今晚回不回来。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音。毕竟刚打完比赛,还忙着领奖呢,周雨把扫帚抹布收好,锅里的汤调了调味道。再回到客厅的时候樊振东的微信也回来了,简单的两个字,不回。

周雨有点小失望,他关了火,既然不回今晚就不用做了。

也不想回卧室了,周雨就靠在沙发上,随便刷着微博,樊振东发了条夺冠后的微博,一如既往地感谢。周雨点进去看了看评论,那个花滑的小姑娘在热评第一个,让他开心就多吃点,还有程靖淇带着一张看起来正在吃饭的图片评论了一句,冠军亚军这下都是我的了。

周雨直接关了微博,原来是有人一起庆祝了。周雨坐起来,拿着东西出了门,这里收拾了,宿舍还没收拾呢,那里也是窝,回去收拾收拾去。 

32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张继科告诉周雨方博,两个实习生表现都不错,他很满意。实习生表现好师傅也有功劳,张继科顺便把他俩也夸了。气氛不错,中午出去加餐,给两个实习生庆祝一下。

警队每年都会来实习生,基本都是警校大四实习的,最后有些会留下,有些最后会选择其他的职业。今年周雨带的叫周恺,方博带的叫徐晨皓,两个人都挺有留下的打算的,也足够勤奋努力,和周雨方博处的都不错。徐晨皓还是方博的室友,因为方博早上经常起不来,以前是周雨承担着叫他起床的任务,现在周雨经常不在,方博迟到就成了家常便饭,没少被张继科怼。这回徐晨皓来了,方博直接让他当人肉闹钟。

周雨和方博搭档的时候多,现在出任务基本直接就带着这俩实习生,多锻炼他们。平时方博和周雨在一起就是周雨照顾方博的多,现在等于又加上了俩孩子,幸好周雨带妹妹习惯了,照顾起三个人也乐在其中。

一个刑警队,张继科作为队长总揽全局,副队长是个资历很老的刑警了,一个案子下来,有负责摸排的,有负责勘察的,基本上就是副队,周雨,方博各负责一摊,要是赶上忙的时候两个案子,那就是副队领一个,周雨方博一起带一个。就从张继科让方博周雨都带实习生的角度来讲,也能看出来他俩在队里的地位,所以虽然周雨惯会照顾人,方博又大大咧咧,但是周恺和徐晨皓还是觉得和两个人很有距离,平时分析案子的时候各种小心翼翼,生怕说错话。

相对放松一点可能就是吃饭的时候了,案子有了突破,四个人边吃边聊,吃的都不赶,说着说着就提到代沟的问题,周恺说三年一代沟五年一鸿沟,自己有个姐姐,没比自己大几岁,但是天天管自己跟自己妈似的。

说到这个,徐晨皓也有同感,最怕被什么表哥堂姐拉着讨论人生了,简直让人怀疑人生,根本没有共同话题。

周恺和徐晨皓都是九六年的,比方博周雨小了四岁。方博听他们这么说,马上反驳说,你俩也比我小,没见你们跟我生疏啊?

两个孩子相互看了一眼,没说话,周雨想了想自己和方博相处动不动就互怼的模式,又想了想两个孩子今天跟他俩讨论案情时小心翼翼的样子,没吱声。

“还有你们雨哥,对你们多好,跟奶孩子差不多。”方博见他们没说话,继续反驳,徐晨皓这才小声说了一句,“一下子都变成孩子了,博哥你这话没说服力。”

方博又想了一下,“就算这个例子不对,也是你雨哥的问题,他就是天生奶孩子的体质,对他家小胖也这样。”

这话方博是随口一说,不过周雨却上了心,,问方博,我跟樊振东的相处方式和跟大番周恺的一样?

方博说,是啊,你本来就是老妈子的属性,照顾小胖也跟照顾儿子似的。回头他俩实习期结束了可别都跟小胖一个体形了。

周雨知道樊振东有很多玩得来的同龄的朋友,比如欢乐谷小分队,比如他经常在微博上互动的花滑公主。他们都是同龄人,能玩到一起,有相同的话题。

有一个念头开始在周雨心里打鼓,樊振东和他们相处起来的样子可能的自己是不一样的,他们是同龄人,相处的更加亲昵和自在一些。

樊振东以前采访的时候被问到想要个什么样的伴侣,樊振东说,对我好的。周雨想自己应该是对他很好的,那么,是不是自己也仅是符合这点而已呢?

周雨在某些方面是很自信的,比如卧底时的随机应变,追捕时的敏捷身手,或者分析时的抽丝剥茧。但他也在很多方面是不自信的,比如自己的相貌,自己是否有趣,以及樊振东对这段感情的认真程度。

当然,他并不是怀疑樊振东游戏感情,而是担忧他会不会把依赖当成爱情,会不会在以后的某个瞬间意识到其实还有更合适自己的。

这顿饭周雨吃完更郁闷了。

33

另外一边,樊振东也在今天回来了,打开门的时候看见屋子明显被打扫过的样子,自己又没有叫家政,便估计着是周雨回来过了。

樊振东承认自己就是有点怄气,要是搁平时,昨天周雨那么问了,自己一准买最晚的车票也要回来,但是之前的吵架,加上本来答应昨天去看他比赛又放了鸽子,樊振东就是有点怄气了。

现在看着窗明几净的房子,樊振东又有点后悔,自己从认识周雨的时候周雨就是做这个工作的啊,又不是不知道他工作忙,何必呢?本来一个绝佳的和好的机会,被自己错过了。

他在屋里找了一圈,没看见周雨的身影。找到厨房的时候看见了锅里煮的汤,已经凉了。

他给周雨发了条微信,问他还在忙么,说自己回来了。

周雨没有看到那条微信,他收到了一封EMS邮件,打开一看是他之前雨夜出入樊振东屋子的照片,一张进楼道的,一张出去的,还有一张是周雨卧底的时候,樊振东他们参加的那次活动主办方和国乒队的合照,里面华哥、周雨和樊振东三个人站在一起。

周雨下意识地咬了咬指甲,盯着照片开始愣神。方博正好推门进来,周雨赶紧把邮件收起来,一不小心就碰倒了桌面的水杯,杯子里是满满的热水,都洒在了周雨的手机上。

周雨直接一脚踹在桌子上,把跟着方博进来的徐晨皓和周恺吓了一跳。方博过去把周雨的手机拎起来,抹去水,已经开不了机了。

“好歹还有警务通可以用,也没有太糟糕。不过你最近状态挺差的,暴躁的不行,你咋了?怀了?”方博坐在桌子上笑着问他。

“去你的”周雨一拳怼过去。

“尼采那句老套的话怎么说来着,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你最近太紧张了,忙完这个活跟头说一句,去休假吧。”

“小胖也忙,自己休还不如不休。”周雨的警务通突然响起来,周雨一个激灵,清咳了一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走吧,头说有新线索让咱们去跟。”

34

周雨的暴躁是有原因的,当然不是怀了。

周雨不是第一次收到这种只有照片的匿名EMS邮件了,准确说,这次是第四次了。第一次收到的时候,邮件就在他桌子旁边几个待处理的案子卷宗的底下,封皮上没有来信人的信息,只写着,周雨收。不知道是谁寄过来的。周雨撕开封皮,几张照片落了出来。

是几张周雨的照片,有他在停车场上车的,和方博吃盒饭的,带着周恺走访的。

明显有人偷拍,当警察抓的坏人不少,有些心存怨恨的,想要报复的也不奇怪,对方只是寄了几张照片,连句威胁恐吓的话也没有,周雨也就先放一边了。把照片收回去,扔到了抽屉的最底层。

第二次再收到的时候,周雨拆开看,内容还是差不多,只不过多了一张纸,上面只有八个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周雨把最近负责的案子仔细想了想,也问了方博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都无果。不能排除有人恶作剧,周雨想着静观其变,自己小心点。

第三封是方博拿进来的,看见方博手里拿着一封EMS的时候,周雨的心就咯噔一下,果然就看见方博向他走了过来。把快递甩给了他。“虽然博哥很帅,但是你也不用不错眼珠地盯着我吧?谁给你寄的什么啊,还要盯着我?”

“没什么,”周雨拿着快递直接走出去,到了洗手间才拆开。又是照片,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看样子对方的耐性正在逐渐消失。这次的照片出现了周雨和方博一起出入宿舍的场景,有一张就是前两天和樊振东冷战的时候,周雨和方博一起回宿舍的时候被拍到的。

周雨也没完全静观其变,他按着三封邮件的来路追查了一下,都是上门取件,不同的快递员,不同的地址,有的记不清什么人寄的了,有一个记得是个十八九岁的小男孩,有个记得是个老人,完全没用的线索。他也按着照片的角度判断走了下偷拍的地方,发现除了他的宿舍都是视野宽阔处,本来他们宿舍作为民警备勤楼,进出人员会容易排查,结果最近院子里道路修整,门禁暂时取消了,又没装摄像头,也没意义了。

周雨也慎重地考虑了会不会是华哥那个马仔回来了的可能,并且试探地和张继科聊了聊,张继科说华哥现在在里面改造呢,安不安心不知道,但是彩灯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逃跑的马仔还是没有音信,张继科说头疼。

周雨就没继续问。

35

现在第四封邮件到手了,周雨觉得应该是华哥手下的马仔没跑了。悬了多日的心确定了也好,至少主动权夺回了一点。

手头忙碌起来的周雨似乎又恢复了正常,但是方博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给张继科发了信息,问他有没有觉得周雨最近有点不对的感觉。

张继科回的挺快,只有一句反问“什么时候你都能发现不对了,我还没竖起警戒的?”

虽然被鄙视了,但方博也知道自己判断的没错了。既然头儿心里有数,那自己可以不用担心了。

另一边的樊振东就没有方博这么放松的心情了。难得示好居然碰了壁,看样子自己把戏做过火了,周雨可能真的生气了。

周雨现在也在纠结,对方拍到了自己出入樊振东的房子,对方知不知道那是樊振东的房子现在也不得而知。不像之前的照片里确定出现过的方博周恺张继科徐晨皓本,樊振东现在准确地说还并没有出现在他的偷拍照片里。带着华哥的合照是以前的照片了,里面也并不是只有他们三个人,只是他三个站在一起。所以那个人会不会伤害到樊振东或者利用樊振东对付自己呢?周雨有点吃不准。

但是自己纠结是没有用的,周雨也不觉得这件事自己就能处理掉,所以他一回到警队直接就握着四封EMS进了张继科的办公室。张继科正在看案卷,看了看周雨手里的东西,“看样子打算坦白了?”

“你知道了?”

“连方博都看出来你最近不对劲了,我还能不知道,华哥那马仔出现了?”

“之前没确定,今天又收到封新的,应该没跑了。引蛇出洞吧,这个我自己干不了,得你帮忙。”

张继科和周雨研究了一下,对方没直接绑了周雨而是用这种带着恐吓意味的邮件吓唬人,说明对方应该没什么帮手,只有他自己也说不准。安全起见,张继科还是派了个人去暗中保护樊振东,又把方博周恺徐晨皓叫进来让他们也小心一点,之后就和周雨商量怎么引蛇出洞了。


评论(6)
热度(57)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