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胖雨】岁月Ⅴ(完结章)

平行世界 / ooc / 一切都是我编的 希望现实世界的他们平安顺遂地过完一生 / 好吧 有点狗血 / 算是祝贺两个人都取得了直通赛的资格 

36

今天的樊振东有点不在状态,早上起来开始就这样了。跟他对拉的许昕一上午净看他的无谓失误了。

樊振东自己知道原因,几天之前和周雨吵架,或者准确说是冷战,两个人后来又都分别示了好,然后又很有默契地彼此错过了。

就在樊振东抓心挠肝想了好几种怎么不动声色地示弱以和好的方案还没来得及实行的时候,周雨发了几条微信给他。

有点长,大体就是自己这几天想了想,自己也是有问题的,不应该总是把他当孩子,当弟弟,应该把他当成和自己一样的成年人,把自己的态度表达出来,把问题摊开来一条一条说,以便两个人求同存异,相互妥协和包容。

就在樊振东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的时候,周雨又一条微信过来,说这几天有任务,不能联系他了,想等任务完成之后,坐下来和他好好谈谈。

樊振东这时候在心里想的是,谈就谈,别说什么等这个任务完成之后的话啊,一般这么说完这个任务十有八九不好完成,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

等他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周雨已经是关机状态了。樊振东想了想就没回微信,我没回就代表你刚才立的flag不算,就这么定了。

所以这几天樊振东就悬着心,尤其是今天,这种心慌的感觉前所未有。但是周雨说了不让自己联系他,所以樊振东也不敢贸然给他去电话,只好一个人慌着。

许昕主动叫停,要休息一下。趁着这功夫给方博发了个视频,方博跟的案子前两天刚结束,这两天心情好,也不怎么忙,没事就跟许昕嘎牙。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意外的有些沉默和支吾。看起来方博站在某个走廊上,明显不是警队的。许昕觉得他不对,问他怎么了。

方博开始还顾左右而言他,胡扯了一会。后来看了看许昕越来越严肃的脸,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瞎子,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周雨中了一枪,正在抢救,情况不太好。我跟头儿都在这呢。周雨之前跟我有约定,不管他伤的有多重,都不可以告诉他父母和小胖。”

37

许昕安慰了他几句才挂了视频,看了看明显心不在焉的樊振东,思考了一下。如果易地而处,受伤的是方博,自己一定没法接受他受伤的时候自己不在身边。

樊振东和许昕预料的一样炸了,放下拍子就去找龙队,把许昕的话复述了一遍,马上就要请假。马龙安抚地按了按小胖的肩膀,让他别急,先去换身衣服,自己开车送他过去。

樊振东哪有心情换什么衣服,披了件外套,之后便跟着马龙往医院跑。

急救室的灯还亮着,张继科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双腿撑着胳膊,衬衫上还有血迹。要不是医院禁烟,估计他现在也不会枯坐着。

方博靠墙站在另一边,半仰着头,头发乱蓬蓬的,套头的卫衣也皱皱巴巴,应该是直接从被窝里被拖出来的。

马龙跟着樊振东一起上来了,樊振东一看见方博就拖着他问情况。

周雨是中了一枪被送过来的,抢救了一个多小时了,病危通知书也下了一道了,子弹离要害部位很近,引发了大出血,很危险。

方博和小胖说着情况,都没注意一边的马龙和张继科沉默着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我听周雨在电话里叫过你的名字,就想来碰碰运气看看是不是你。”马龙的声音清清冷冷的,仿佛在陈述一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事,而不是一场阔别六年的重逢。

张继科轻呼了一口气,没有接话,而是问道“你这几年过的怎么样?”他下意识地把手伸向口袋,那里面有烟,但是又想到这是医院,只好又伸了出来。

马龙低头轻笑了一下,“挺好的,我以为会很难过,其实也不过如此。”

我用六年的时间把碎掉的心一片片粘合起来,又费劲气力为他穿上盔甲,只为了今天可以用云淡风轻的口气,在这个重逢的时刻,说出不过如此这句话来。

你听了,疼不疼?

38

马龙什么时候走的樊振东并不知道,是张继科告诉他他们队长先走了,会帮他跟刘指请假。樊振东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没有好消息从手术室传出来,唯一让樊振东欣慰的,大概就是也没有坏消息。他只看到护士不断出出入入,神色严肃而匆忙,没有只言片语。

樊振东开始有些后悔,队里很多人都会挂一块玉在身上,男戴观音女戴佛之类的说法他也听过,但他向来不太相信这些。樊振东总觉得签运也好,人品也罢,都是要用努力换来实力,然后拿到成绩的。樊振东素来是个无神论者,想要的便伸手够,没有什么要求助神明。

但此刻在急救室外面的他却无比后悔。他无法可想,无计可施,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向上天祈祷,愿意用他的一切来换周雨的平安。此时此刻除了神明,他想不到还能求助于谁。

樊振东觉得自己有很多话还没来得及和周雨说,比如我很担心你,我很在意你的安危,在每次周雨执行任务失联的时候,樊振东总怀着无限的担心,又要安慰自己要相信他,相信他的实力,他的信念,他的勇气,他的一切,相信他不管面临多么险恶的形势都能化险为夷。

周雨并不是一朵柔弱的需要保护的花朵,而是一棵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树。樊振东知道,他一直知道。但是樊振东的爱里有无尽的相信和支持,也有无限的担忧和保护欲。

樊振东想过,如果自己也是警察就好了,像方博一样和他并肩,那么他一定和他一起负责每一个案子,有什么危险都挡在前面。

周雨,你好好的行么?我不跟你闹了,也不用谁气你了,我支持你继续做你想做的事,以后都支持行么?这么想着樊振东抱着头蹲了下去,用手捂住了脸。

刚出去抽了烟回来的张继科就看见那个小团子抱着自己蹲在墙边,他看了眼时间打发方博下去买点水和吃的,毕竟还不知道要这样拖着多久。然后走过来,挨着樊振东随便坐在地上,缓缓开口。

“其实对于我们来说,爱情挺奢侈的,拖家带口怕的更多,怕自己受伤,更怕因为自己让家人受伤。”

“周雨挺要强的,他当初做卧底的时候父母不知道实情,以为他真的堕落了。他怕给父母带来危险,也不说,就僵着。他跟我说不想自己要死的样子被爱他的人看见,伤心。所以,如果他受伤了,让我千万别告诉他父母,后来又多了一个你。”

“周雨跟我纠结过要不要转去当内勤,他说看见你训练完回家又打扫卫生又做饭给他,就觉得不能两个人都那么忙。但是转过头有跟我唠叨,他的小神童可是世界冠军,他也想做出点成绩来好能和你站在一起。”

“他始终记挂着你因为他遇险的事,也因为有人尚未归案而不安。有了你,他有了软肋,可也是因为你,我觉得那个消失了两年多的弟弟又回来了。”

“他比你大,也比你想得多,如果…如果他挺得过来,你们要更多的相互理解,别…别走散了。”

樊振东把手拿下来,双手合十地放在面前,张继科看到他满脸的泪痕。他自己的心也像有一把很钝的刀在割,一下一下,不快,但是很疼。

40

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两个人都同时快速从地上站了起来。

“周雨的家属?”

“我是。”樊振东赶紧往前了一步。

“子弹进入胸腔,反弹到腹腔,失血过多,情况非常危险,再往上一厘米,就正中他的心脏。不过很幸运,他现在已经基本脱离危险了,转去ICU观察两天,没什么意外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

“所以,他没事了是么?”樊振东有点不确信自己听到的。

“是的”医生看着对面的人松了一口气,“你们可以先隔着玻璃看看他。”

不一会,周雨就被护士推了出来,樊振东赶紧迎过去,和护士一道推着他。周雨的脸色很白,没有血色,平时总是含着笑意的大眼睛紧闭着,樊振东此时很想再被那双一眼万年的眼睛看一眼。

ICU里樊振东进不去,他就靠在玻璃上,看着周雨,仿佛这样看着,周雨就能感觉到,就能为了他醒过来。

张继科队里还有事情要处理,知道周雨没事了他也松了一口气,他嘱咐方博留在这帮樊振东照顾周雨,自己便先走了。

此情此景,每一分钟都显得十分漫长,樊振东恨不得眨一下眼睛就到明天这个时候了,他的小雨就可以清醒着被转到普通病房,可以和他说说话,而不是这样没有生气地躺在病床上。

樊振东想有周雨的很多情景,初见时他西装革履,小领结打的十分帅气。再见时带了点痞气,刺猬头,小外套,还有后来护着他的时候利落的身手闪着光的单边耳钉。后来的时候,他见过周雨穿警服时的英姿飒爽,常服最英俊,执勤服显干练,作训服带着霸气。更多的时候周雨是穿便装的,为了行动方便经常是牛仔裤T恤,冷了就套件毛衣外套。樊振东觉得周雨长得特别好看,身量修长,有肌肉,又不是喷发的状态,像个衣架子,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都好看。

还有周雨的样子,那次动手前他挑了唇角,追捕的时候敏捷的像只豹子。又一次远远地向他跑过来时像只雀跃的小鹿,抱住她之后还一起向后退了几步直到靠在墙上。周雨睡在他旁边的时候很安静,平时就会很多话,要是喝了酒,再稍微喝高点,就恨不得一句话掰成十句来讲。

原来,不知不觉间,樊振东已经有了这么多关于周雨的记忆。他突然有点气自己,好端端的,为什么非要闹别扭,非要吵架呢?本来两个人就都忙,好不容易有点相聚的时间,为什么一定要不欢而散呢?

41

方博递过来一盒牛奶,樊振东摇了摇头,没什么胃口。方博还是硬塞给他,“吃点吧,我最多顶到明天,你要撑不住,他醒了就没人照顾了。”

“我撑得住,”樊振东还是接过了牛奶,他知道方博他们都是能连熬几个通宵没问题的人,这么说只是怕他顶不住。

周雨的状态还算平稳,医生检查了又检查,确认没问题后便把他转到了普通病房。时近傍晚,药物的作用渐渐过去,周雨慢慢地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首先看见的就是樊振东的圆脸,小孩看起来很担忧,看见他醒了,又带着惊喜。然后是方博那张不眨眼的大脸。

意识渐渐回归,疼痛的感觉开始显现,医生又过来看了看情况。樊振东用沾了水的棉签润了润周雨的嘴唇,然后便握住他没有输液的那只手,担忧地看着他。周雨也回望他,轻轻地用气声说“别担心。”

只此一句,樊振东又红了眼睛。

麻醉虽然散去了,但周雨的身体仍然很虚弱。樊振东不让他耗神,勒令他闭目养神。周雨回想起自己中枪的那一刻,那是他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子弹进入身体的瞬间并没有什么感觉,他甚至还继续往前跑了两步,但是紧接着自己便倒在了地上,剧痛来临,周雨感到火辣的灼伤感,血流了很多。周雨被抬上担架的时候还有意识,他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耳边仿佛还有自己上次看小胖比赛时听到的音乐声。

那一刻,周雨突然很后悔,为啥要拒绝小胖公开的打算呢?要是大家都知道自己是樊振东的什么人,不就没有自己看到的那些猜测小胖和队里这个是情侣那个关系好之类的糟心的评论和猜想了么?要是自己这次能挺过去,一定要向全世界宣布,小胖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什么年龄差,什么配不配,都见鬼去吧。

周雨回想着这些,感受着樊振东握着他手的力度,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樊振东始终握着他的手没有松开,方博想让他睡会,但是樊振东不敢,他怕,怕自己一睡醒就发现这是个梦,周雨还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

担心樊振东过于紧张的方博就跟樊振东讲故事,说起来方博和周雨也算半个竹马,两个人从小同校,但是并不认识,直到上了大学,两人同班,又是老乡,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两个人当了两年半的室友,直到周雨被有意培养,调去和返校培训的张继科同住。

42

有方博在一旁说说聊聊,时间也仿佛好过了一点。

等到周雨终于醒过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了,麻药劲彻底过去的结果就是一个字,疼。

樊振东扶他坐起来,喝了点粥,然后就拉着他开始絮叨。

“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嗯,有点疼。”

“我错了,我是故意和程靖淇他们亲近的,就是故意气你的。你想继续做刑警就做吧,但是我还是会担心你的,所以你还是要好好保重自己,别再受伤了好么?我以后不耍小孩子脾气了,用成熟的方式来相爱。但是有一点我还是坚持,我还是想宣告天下你是我的,这个我不妥协……最多,晚一点。你怎么不说话啊?”

“你也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啊”

“那你现在说吧”

“谢谢你理解我。我也有问题,不应该像带孩子一样对你,有不高兴的应该说出来,不能什么都藏在心里。”

周雨握了握樊振东的手,然后继续说“我跟你说说心里话吧,我听过一种说法,警察就像是桥上的护栏,你走上去的时候不见得会去扶着它,可是有它在才少了会掉下去的担心。这份工作也因为此让我觉得有意义,我想做些有意义的事,然后我才能安心站在你身边。”

43

随着新年的临近,周雨的伤势也渐渐好转,樊振东的训练不能耽误太多,张继科批了方博的假照顾周雨,所以樊振东白天训练,晚上才过来医院。基本上樊振东来了,方博就解放了,许昕经常也会和樊振东一起来,然后带着方博出去吃饭休息。

床头插着一束百合,据说是张继科刚来过,周雨看起来心情很好,中弹使得它的左臂暂时还不太敢用力,樊振东正端着粥喂他。

“科哥来了心情那么好?我天天来也没见你那么开心!”

周雨用还勉强吃得上力的右手捏了捏小胖的脸,“那不一样啊,科哥来是告诉我关于案子的事情。不过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医生跟我说年前我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那我们可以回家过年了?”

“恩,回家过年!”

44

周雨出院那天是农历二十九,适逢雪过天晴,街上过年的气氛很浓,处处都洋溢着喜庆的氛围。

家里被樊振东打理的很干净,添置了几盆新花,还挂了些气球和灯带。

晚上樊振东按着医生给的养伤食谱炖了汤,和周雨在一起的这一年,自己的手艺也算突飞猛进。凯特也被接了回来,正悠闲地在房间里踱着步子。

吃完晚饭的周雨坐在客厅,樊振东关了客厅里的大灯,只留下闪着暖黄亮光的灯带,显得很温馨。

樊振东用猫绳牵着凯特,在它身上绑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上面还挂着一个装饰用的乒乓球,看起来,凯特很不情愿被装饰成这样。

“小雨,今天是情人节,我们认识已经一年五个月零七天了,距离你跟我表白也有254天了,我们有很多快乐的时光,也有过争吵,我认定了要和你相伴一生,怎么也不会放手。这次你受伤我很心疼,但是觉得也是机会,要不我也不会知道你打算过为我转做内勤。作为你的爱人,我怎么也得支持你的梦想,所以,小雨,继续你的事业吧,我不怕你的工作可能带给我的危险,虽然会有恐惧,但是我觉得和想到你不在我身边的恐惧比起来都不值得一提。还有,周雨,你要知道,你那么优秀,带给我无尽的安全感,有你在身边我什么都不怕。你也别觉得自己配得上配不上我好么,只要你爱我,就是最大的相配。”

周雨突然觉得本来隐隐作痛的伤口得到了缓解,这些话大概就是最大的缓解。他把樊振东递来的猫绳接过来攥在手里,“那一枪打过来的时候我觉得世界都静止了,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我死了你要多伤心。我在意识不清的时候仿佛能听见你一直跟我说话,要我坚持,不要放弃。我那时候就想,要是活得过来,就像全世界宣告你是我的,以前的纠结亏了,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樊振东伸手解开了凯特身上的蝴蝶结,拿下了那枚乒乓球,把他递到了周雨手里,周雨感受了一下重量,沿着缝隙打开了乒乓球。

里面躺着两枚戒指,看款式都是男戒。樊振东拿起其中一个给周雨戴上,周雨也把另一个给樊振东戴上,两个戴着戒指的手握在一起。樊振东顺势拍了张照片,背景里的凯特还在努力把系成蝴蝶结的彩带从自己身上抖下去。

45

樊振东又拍了一张两个人依偎着靠在沙发上时落地窗映射出来的倒影照片,周雨笑着看他拍,“还拍上瘾了?”

“拍两张照片好宣告全世界啊,我这可是在帮你完成愿望呢!”

两个人就那么靠着比划着,商量着微博要发的内容。周雨还有伤,有什么意见也没用,被樊振东直接镇压了抗议,按照自己的意愿发了微博。

“新的一年,以及以后的很多很多年,都一起过吧!@周雨”配上三张照片,绑着彩带的小凯特,戴着戒指交握的手,以及落地窗的倒影。

不一会,樊振东的微博便炸了,他的损友们纷纷回复,表示对于养大的猪和白菜跑了的心痛,顺带着约局要和周雨吃饭。考虑到周雨的身体和损友们闹腾的状态,樊振东一个都没答应并且警告他们不准打扰自己的新年蜜月假期。方博在下面大呼两个人虐狗,对于自己值班还要被他们秀一脸的行径表示了极大的愤慨,直到许昕出来安抚才算拉倒。

小胖原来的教练,现在的教练以及主教练都评论了微博,表达了祝福。

忙忙叨叨地回了一圈,小胖才反应过来,小雨还没回自己的微博呢。

一直在围观樊振东微博动态的周雨想了想,还是转发顺带评论了这条微博,“恩,世界第一可爱是我的了,你们的军嫂梦我替你们实现了哈![开心][开心][开心]”

很快,一条来自樊小胖回复“抬头”。

周雨不明所以地抬头,已经等在那里的樊振东便吻上了周雨的唇。

以前,没有错过相爱的机会。

今后,不要辜负相守的时光。

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于千万人之中,遇见彼此,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那么,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相爱呢?


评论(17)
热度(90)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