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胖雨】执念

被楼下城市管网施工搅扰很久我心生怨念的产物。。。

★BE预警★

樊振东搬进天坛公寓的时候,楼下的地铁站就已经叮叮咣咣地施工好久了,鳞次栉比的高楼是城市的名片,便捷的公共交通却是城市的里子。今年预计又要加通一条地铁线,这个地铁站也不是最新的规划了。
周雨说,他来的时候这个地铁站就在刨坑了,一刨刨了好久,把樊振东都刨来了。
确实挺久,毕竟樊振东比周雨小五岁,樊振东那个时候还不能明白周雨话里那藏不住的岁月流逝的味道,就像他不懂十九岁的雨哥为什么要在意光棍节这种东西一样。
在八一就已经是战友的这一层关系让樊振东初入国家队的日子好过很多,在他和其他哥哥们还很陌生的时候,有个那些哥哥都喜欢的哥哥带着你,融入变得异常的容易。
日复一日的无休止的训练,配合着地铁线无休止的施工,在漫长的时间里滑动。
周雨带着樊振东去附近找王皓最爱吃的鸡脆骨摊,正在修的地铁站是去那里的必经之路,为了贪近,两个人在不平整的沙土上蹦来跳去,周雨还要嫌弃樊振东踩出来的脚印比自己的深。
抱着鸡脆骨往回走的时候,周雨说你要少吃点,要不很快就会像皓哥似的,被粉丝追着减肥。
樊振东不喜欢这个说辞,但是看在周雨还是在跳上跳下的时候护着他拉着他的份上,樊振东觉得周雨还是很好的。
封路修地铁站带来最直接的影响是堵车,尤其在原来就堵的情况下。有时候从训练馆回来的大巴车要在家这里堵很久,你可以看见家里的窗户,就是到不了,尤其是阴天下雨的时候。
很多时候周雨和樊振东都坐在一起,对着外面已经朦胧降临的夜色咬耳朵,偶尔他们也再抓一个人斗地主。他们就在车上讨论讨论晚上吃啥,或者各自刷微博,找到什么好玩的再分享,笑的像两个小傻子。
训练休息的间歇他们都躲在公寓睡觉,难得不用堵在路上的日子也会被施工的声音骚扰。下午的阳光很多时候樊振东浅眠,总是在睡了三两个小时后就被外面机器的各种轰轰声吵醒。
然后他就去找周雨,有时候他在打游戏,有时候他在睡觉,不管他在做什么,樊振东就在一旁捣乱,非得搅的他不打游戏不睡觉起来陪他说话。或者周雨在房间里剪胶皮,看比赛录像,那樊振东就会帮着他一起弄。
樊振东和周雨都嫌弃地铁站的施工速度,周雨听说广州的楼盖的就很快,几个月可以起来一座大学城。
樊振东说那都是传说,他有发言权,他就看过一座楼修了几年修成烂尾楼,最后还是为了迎接亚运会封个顶。
感叹一会哪里的城市建设都差不多闹心,两个人决定等地铁站修好了去买挂鞭炮,好好庆祝一下。
日子就这么嬉嬉闹闹地过去,地铁站不知道什么原因,修修停停,直到周雨退役,也没修好。
周雨退役那天也赶上下雨,下午已经离开的周雨没有赶上晚高峰的堵车。
樊振东看着似乎快要修好的地铁站摇了摇头,喊周雨你来看的时候回了头,才意识到坐在自己身边的已经不是周雨了。
旁边的是一个刚进国家队的小队员,看见樊振东叫周雨的名字也有点诧异。
樊振东笑了笑,说,看见那个地铁站了么?我来的时候它就在修了,一修修了好久。
久到人来人往,那人来了又离开,只剩自己。
樊振东还是一如既被堵在天坛公寓和训练场之间,继续跳上跳下去买鸡脆骨,在每个被吵醒的下午下意识往周雨的房间跑。
直到地铁站竣工。
那个地铁站崭新气派,看起来很好看,樊振东不知怎么就想起周雨。
他给周雨打了电话,周雨现在在江苏执教,两个人的联系不是很多。
他说周雨地铁站修好了,周雨听起来挺开心的,说终于修好了。
他说周雨你还记得我们要去买鞭炮么,周雨说,小傻子,城市不让放鞭炮。
樊振东不喜欢这个地铁站,虽然路便好了,坐地铁变得方便了,他还是不喜欢。
人来人往,只是有些人,忘不了,而已。

评论(1)
热度(21)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