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胖雨】五感



樊振东是真心觉得周雨长的好看,虽然周雨总不这样觉得。这是误解,樊振东无数次对周雨说。
周雨有双大大的眼睛,双眼皮。老一辈的人夸孩子喜欢说,大眼睛,双眼皮,大眼生生可好看了。樊振东是来到北京学了一口的东北腔之后才知道的这种说法,他第一次听到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就是周雨的眼睛。
后来他学给周雨听,周雨说那是形容女孩子的。
可是樊振东觉得,周雨的眼睛比好多女孩子的眼睛漂亮多了。
他听见有不太熟的人问过周雨,你的双眼皮那么好看,是少数民族吧?
周雨这时候就哈哈一笑,说不是啊,我可是汉族的,当笑话听过就算了。
樊振东就不一样了,每到这个时候,他都觉得,这人这么好看,可是他对我最好,他是我的。
要是周雨听得见这些心理活动,准会捏捏他的脸,说他小孩子心性。
才不是,哼,这是得意,你问得意啥?得意的就是:你永远不可能和周雨这么亲!没辙!
可是周雨好看的又不止眼睛,他还有一双漂亮的腿。
从什么时候开始,男孩子的腿比女孩子的还漂亮了?连bb霜都要想想才说得出来的樊振东没留意过。
但是周雨的腿真是又细又白又直,加上乒乓球的小短裤,时不时还要被他往上拽一拽。
喂喂喂,周雨,你能不能注意一点,别拽了,别拽了,往下放放,那是我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那种,快给我遮遮。
还拽,还拽,你赶紧给我换回长裤去。
有一次樊振东坐在球场边做热身,正赶上周雨从一旁有过,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目光一直盯着周雨的腿,直到他走过去。
这一幕正好被连拍了下来,没眼力见的迷妹居然还说自己是羡慕雨哥的大长腿,一点都没get到他的私有财产理论,真是气人。
那些没事就晒女朋友的,你们有什么好晒的,你女朋友有我雨哥眼睛大么?有我雨哥腿长么?有我雨哥好看么?都没有你还晒什么晒?!
不过樊振东也有对迷妹满意的时候,比如他和周雨拖着行李在机场闲逛,还要在书店那里驻足一番,时不时凑着说几句小话,听着迷妹快门咔嚓咔嚓的声音,还要看着拍出来的照片感叹,好般配,胖雨is rio!
嗯,你们这回挺上道,少皇心里如是想。
我还举着大雨胖沱的大旗呢,你们都歇歇吧,这么好看的雨哥,只能是我的!


周雨打球很吵,大家都这么说。王皓就说过,周雨在场上不讲理,能拼能喊,把人喊烦了,喊躁了,就把比赛赢了。这成了周雨被招进八一的理由。
怎么听好像都不完全是夸,也不完全是怼,算了,可能这个就是国乒的风格吧。
樊振东觉得大家说希望周雨像个小豹子一样打爆一切的形容不对,他听过豹子叫,喵呜,喵呜,比猫还温柔。让樊振东一度怀疑发出这样的声音让豹子在追击猎物的时候怎么好意思叫的出口。
很容易被反扑好不好?
周雨在场上可跟猫没法比,动不动要打雷下雨,打自己也是毫不手软,自己一不小心也是要输没商量的。
然后自己还要去说,你就这么打,我给你唱童话,就像是需要顺毛摩挲的猫咪,一不小心戗毛了,回手就是一巴掌,樊振东一点也不想尝试。
童话是周雨另外一个标签,居然也是关于声音的。
所以樊振东有时候脑子里会循环,要么是童话,要么是周雨周雨冷酷到底。
你要问周雨唱歌好听么?樊振东会摇头,樊振东说啦,说我唱歌比周雨好的,都是骂我。
唱歌是周雨的人生污点,核武器级别的。周雨自己也知道,所以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唱一首童话放出来,真是年少无知。
但是周雨也没那么在意,唱的不好就不好呗,天赋所限,没必要强求,所以在国乒的春晚上,他还是能上去唱。
有时候那一项你的弱点,每每亮出来,我可能都会笑的前仰后合,还会和旁人一起戏谑它,但是如果你真的手足无措的站在台上没法继续的时候,我也会大声帮你,也会喊其他人一起帮你。
早知道,那是哪里都好的你的唯一的缺点了,我怎么可能放过。
樊振东不是靠谱的樊振东,周雨这么想。
要不怎么在答应给自己唱童话之后杳无音信?要不怎么放着雨哥不叫周雨周雨喊个不停?
以前那只小小的团子,喊雨哥雨哥,嗯,你要吃啥都喂给你。
现在长成大团子了,喊周雨周雨这个咋弄啊?
还是得赶紧麻溜转过去看看咋回事。
没救了,自己肯定是长了个老母亲的心。
有时候,那个人的声音明明不是最优辨别力的,但是在嘈杂的背景音了,我就是能清晰辨别。只要你一发出来,我就可以迅速地捕捉它,然后做出反馈。
技术层面怎么解释不知道,但是情感方面很容易解释,因为你是我心尖上的人啊。
周雨听着那个小孩在几年的时光里, 由“,这个还要回放呢,对不起,雨哥”到“大家有什么相吃的月饼可以告诉我,我让周雨给大家买,哈哈”,由“周雨周雨,这个怎么怎么回事”到“回去我会帮你们安慰小雨的”。他的小神童在一步一步成长,向着前方迈步,终于成为他的小英雄,成为一棵参天大树。  


条条大路通罗马,路痴的龙队如是说。
樊振东估计这句话是对的,但是貌似龙队没有求证过。
因为总是张继科带着他出门,哪怕他们双打刚离婚,气的龙队路都走错了还是乖乖等张继科开车带他回去。
从宿舍到训练馆,有三条路。一条大路开车时候走,一条近点的小路走的人多,一条远点的小路树荫茂密,胜在清幽。
樊振东蹭车走大路,步行走近路,和周雨一起的时候,走远的那条小路。
远的小路最窄,堪堪地两车道,有时候路边还临停了车辆,显得十分拥挤。但是路窄也有好处,两侧的树木高大葱郁,蔽日遮天,苦夏里就显出好处来。
周雨比樊振东早进国家队,当樊振东坐着火箭一路窜上来和他汇合的时候,周雨早把附近摸透了。
一次两人一起加练回来的时候,周雨带着樊振东走了那条小路,在某个转角。周雨拉住樊振东,他们停在那,闻到了玉兰的香气。
似有还无,浓郁又不刺激,莫名的,安宁的,治愈。
那不是樊振东头一次走那条路,但是却是樊振东头一次闻到那花香。
只有那一棵木兰树,掩藏在其它树之间,如果只是匆忙经过,那味道确实不明显。
到底是木兰还是玉兰,两个人都没考究过。周雨第一次听这个名字,是和张继科在宿舍里追火遍大江南北的《步步惊心》的时候,里面的四爷最爱水泽木兰的清新幽静。
那个时候已经显露了一丝诗人气质的小藏獒说,水泽木兰其实是不存在的,像是虚幻里爱情的感觉,在朦胧里萌发,在日光里消融。
不知怎么那个时候,周雨就想起了樊振东,一如在之后的某个练了一天都找不到状态的夜晚,触不到前路的周雨赌气式地在加练完挑了一条从未走过的小路回去。在寂寞如潮水般蔓延的黑夜里,一股玉兰的香气在这寂静里慢慢渗透开来。
那个时候,他也想到了樊振东。
从此樊振东爱上了这条路,正如之前的周雨一样,虽然它远,即使它偏,可是它是有味道的。
像是周雨的味道,干净而纯粹,馥郁而不腻人。
那之后樊振东才知道周雨喜欢花花草草类的东西,能叫出很多樊振东叫不出的花的名字,也喜欢在家里放一束香水百合。
就要那种一枝上有几个花苞的,插在花瓶里慢慢养,已经盛放的会渐渐凋落,尚为花苞的会缓缓绽放。
然后会有淡淡的香气传来,樊振东以前只知道西芹百合清甜,原来香水百合会有淡香。
当周雨剪去花蕊的时候,也会凑过去嗅一嗅,那个时候樊振东就会想起一句话。
心有猛虎,轻嗅蔷薇。
所以樊振东喜欢在路过花店的时候给周雨买一束百合,看着他拆开包装,修剪枝叶,插进花瓶。
然后樊振东会凑上去学着周雨的样子闻一闻。
嗯,是周雨的味道。
像木兰,像百合,即使有一天我们不能再一起走那条路,即使有一天我们天各一方,但是木兰被广泛种植,百合被转运各地,我还是可以感受你在我身边。
                                                      

周雨觉得自己的味觉很一般。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他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喜欢吃些口味偏重的食物,对辣的承受度也还行,甚至有段时间迷过芥末味的薯片。
周雨喜欢吃的东西挺多,但是对事物没有太多的考究,他吃的不少,但是挺瘦的,瘦都是有原因的,要么擅长自我控制,要么就是肠胃没有人家工作得卖力。
周雨的胃不太好,所以樊振东总在一旁唠叨他养生的重要性。说到养生长在广州的樊振东最有发言权,粤菜最擅长“寓医于食”,注重食疗养生,以期达到营养滋补,防病保健的目的。
周雨对此深信不疑,广州街头甜品店的绿豆沙里都要放点香草陈皮,确实养生。
不过樊振东说这是拿来调味的,跟养生没关系。
好吧,周雨还是接受不了,不管是陈皮拿来调味,还是药材煮进汤锅。
樊振东表示周雨孺子不可教的惋惜心情的时候,周雨一个白眼翻回去。樊振东最多只能算鉴赏力还不错,这个也要拜吃得多又啥都吃所赐,你让他真去煮个饭试试,能不能煮熟都要打个问号。
周雨第一次有“味觉不太好”这个认知就是在他学习煲汤的时候。樊振东喜欢粤菜,地道的老火靓汤火候足时间长,是广府人传承数千年的食补养生秘方,据说既是调节人体阴阳平衡的养生汤,也是辅助治疗恢复身体的药膳汤。
但是川贝茯苓党参沙参玉竹高良姜都让刚开始煲汤的周雨崩溃,不管是食材还是味道。
所以周雨做了一点点改动,抛弃数目繁多的药材,就用主食材加一些配菜辅料炖好,最后放点盐和鸡精调味提鲜。
广袤的中国有太多菜系,口味也是天差地别,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想要吃到一起,总要有些改变和融合。
周雨刚开始接触粤菜的时候是崩溃的,浅到没有的颜色,淡到没有的味道,吃起来还没有旁边超市的方便面入口来的爽快。
周雨第一次调味道的时候也是崩溃的,他尝不出来加了什么,应该加什么,还需要加什么。
味道是锻炼出来的,周雨找的师傅告诉他。
对这些清淡味道的完美把控才能在众多调料中游刃有余地找到平衡。
周雨喜欢平衡这两个字,两个人不可能完全对等,但是却可以平衡。像是他退役当了教练,而樊振东还奋斗在赛场上,周雨便喜欢在厨房鼓弄,投喂他。
以前塞些薯片巧克力AD钙奶,现在我不把你当小孩子了,给你做饭,让你回到家的时候闻到饭菜的香气,满足你的味蕾。
周雨就在这样日复一日地实验式的练习里调好了汤,师傅点点头,可以出师了。
你帮我争荣誉,我还你烟火气。
在樊振东鼓着腮帮子说周雨你手艺又好了的时候,周雨觉得自己的味觉确实又棒了。
                                                   

周雨最喜欢捏樊振东,各种捏脸,捏腿,就是和他拥抱的时候也会微蜷起手指用点力气。
但是周雨的力气是不小的,幸好樊振东不是那种一碰皮肤就红一片的敏感体质,也素来被捏鼓惯了,所以也不觉得什么。
樊振东有时候会嫌弃地捏捏自己又胖了点的小肚子,周雨则像一个胖子收割机。前有大胖这个师弟为了他发不发带自己的照片而撒娇,后有他一天连摸大飞陈玘两个肚子。
哎呀,周雨很无辜,谁让人家没有呢,所以摸摸别人的也很正常啊。
樊振东撇撇嘴,默默地吸口气挺了挺自己的小肚子往周雨身边凑了凑,让周雨摸得心满意足。
所有人都知道,婴儿的皮肤最为嫩滑,怎么都是娇嫩的,这是大人用再好的保养品也没法做到的。
樊振东不仅肉多,还有年纪小这个天然优势,别人喜欢捏也再正常不过了。你看周雨比赛休息的时候,一屁股坐到樊振东旁边,说着话还要顺便在樊振东的大腿上捏一下。
顺便感受一下小胖的肉在周雨的指尖抖上几下。
樊振东长了一身痒痒肉,周雨对付樊振东最管用的一招就是戳,戳,戳,专门挑着小肚子戳,有时候趁着樊振东不注意一指头戳过去,那个小孩能直接跳起来,并且屡试不爽。
怕痒伤不起,一但被人知道了,就是软肋,没法克服的那种。
周雨来玩笑说,要是樊振东是抗日时期的地下党,一旦被鬼子抓了,不用严刑拷打美人计什么的,挠脚心也许就什么都招了。
樊振东持反对意见,表示自己是个意志坚定者,严刑拷打都不能屈服的,除非对方的美人计用的是周雨。
听到这个的周雨照例伸出手指,笑着像樊振东招呼过来。当然,樊振东也不是总是老实就范,他也有反抗的招数,泰山压顶。
不过这个招数最近几年才开始有用,前几年小胖的吨位还不够,怪力美人雨还可以轻易把他撞飞。
还有一种说法樊振东比较喜欢,据说怕痒的人都疼老婆,看,自己不是就很疼周雨。
不好,周雨又伸着手指过来了。
樊振东怕痒,周雨却挺喜欢挠痒痒。指甲划过皮肤有沙沙的声音,带着舒服的感觉。周雨喜欢瘫在床上,让小胖给他挠痒痒。
指甲划过皮肤会留下一条条红色的痕迹,刚开始樊振东总是担心会不会弄疼周雨,非得他说没有才安心。
日久天长,住在一个房间的时候樊振东总要给周雨挠痒痒,看他像一只被捋顺了猫的大猫。
没错,豹子不就是大猫么。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五蕴,五根,五境。
爱是交融。

评论(10)
热度(126)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