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安小喵~

偶尔回来,不知该说什么。难以适应新身份,难以面对生活。

—— 【胖雨】少年的爱情不可靠

warning:逻辑不通,情节老套!

0.0
周雨和樊振东认识的开始是因为一只金毛。
周雨高中的日子过的还算舒适,他在学习这方面还是很聪明的,加上勤奋努力,所以成绩也不错,虽然不是年级数一数二的,但是前十也没出去过。
高中是忙碌的代名词,只有寒暑假是难得的清闲时间。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周雨除了做作业,偶尔和朋友出去玩,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待在母亲开的宠物店里。
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周雨家的宠物店基本上每天都是客满盈门,人们抱着自己的爱宠前来,打预防针的还好,若是因为爱宠生病来的,多是心情不好。周雨长得帅气,阳光爱笑,看起来温柔好亲近,没事在前台做做记录引导,给托管的宠物喂食铲屎,没少给宠物店加分。抱着爱宠打针的姐姐阿姨也喜欢和他聊天,没少夸他帅气懂礼貌,周雨基本就是听着这些赞美长大的。
樊振东牵着自己的大金毛进来的时候心情很不好,因为他的狗已经不舒服好几天了,每天都恹恹的,樊振东上小学开始这条金毛就陪着他,很有感情,现在看见狗狗不舒服简直比自己生病还要难受。
偏偏樊振东父母这几天还忙,实在无暇管一个宠物的死活,樊振东赌气直接带着金毛出了门,左拐右拐找到了这家宠物店。
周雨在前台刚送走一个病愈的小博美,一回身就看见少年虎着脸拽着一只大狗,便赶紧笑着迎上去问怎么了。樊振东虎着脸还挺吓人的,他心情不好,这时候看见周雨灿烂的笑脸心里一万个不爽,正酝酿着怎么说的时候,周雨妈妈送一个阿姨出门,阿姨走到周雨旁边的时候还特意停下来夸了周雨两句,说小伙子越长越帅了。出于礼貌,周雨笑着说了句阿姨再见,一旁的樊振东看到周雨的注意力瞬间由自己身上转移到了一个说了两句好听的话的其他人身上,觉得心情更糟了。
身下的金毛仿佛感应的到主人不开心一样,软软地趴在了周雨的脚边,酝酿了一下,吐了周雨一鞋子。
看着周雨瞬间垮下去的脸,樊振东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他略微思考了一下,问周雨,“你觉得狗狗有审美么?”
周雨面带疑惑的表情回了一句“应该有吧。”
“那看起来狗比人诚实多了。”
周雨在心里默念着你是客人,我不和你计较便进屋换鞋子去了。
等周雨再出来的时候樊振东已经带着狗走了,周雨妈妈说那只金毛得了肠胃炎,她给开了药,回去按时服用就好了。 
周雨看了一下记录的信息,主人,樊振东。
0.1
周雨再次遇到樊振东是在学校,那时候他正拿着一沓刚印好的作文范文从语文老师的办公室走出来,看到樊振东的时候一个分神,就想起来那只吐了自己一鞋的大狗,一不小心就被楼梯绊了一下。樊振东看着周雨,还是虎着脸,给了他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走过去了。
周雨稳了稳手里的范文,想了想自己到底是哪里惹过他了?而且一个学生,天天虎着脸?跟谁那么大仇怨啊?
其实也不怪樊振东心情不好,这不是,作文又没及格,被老师拎到办公室单独教育。
樊振东实在理解不了为啥明明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一个论点非要写成一篇八百字的议论文,最后还是证明这个论点是这样的而已。
语文老师抖着他的卷子,心情很不好,顺带又甩给他一篇范文,说是两个人主题立意差不多,文笔内容天差地别,让他好好看看人家是怎么写的。
吼完了的老师看着樊振东可能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重了,便叹了口气,让他自己去三年一班找范文的主人,好好请教一下,还说那个学生自己带过,人很好,一定能帮他。
于是樊振东面无表情地拿着两张卷子出现在三年一班门口,找周雨。
那边周雨刚发完自己的范文,正和方博打嘴架呢,听到有人找自己,出了教室门,门口就一个看起来像是等人的,可不就是樊振东。
照例还是虎着脸。
周雨脚随心动,直接就要向后转回教室。
樊振东估摸着周雨就应该是这个男孩子了,抖了抖手里的卷子,“周雨,我刚在办公室看到了你弘扬八荣八耻的满!分!作!文!你的前语文老师我的现班主任也就是王老师让你给我辅导一下!”
周雨看着樊振东眨眨眼,真是厉害了樊振东,求人也能让你搞成这么居高临下的态度!
0.2
虽然樊振东的态度不好,但是架不住周雨人好。
对于周雨在高三揽这么个麻烦,作为周雨在班级里最好的朋友方博得到的解释是,自己一直是语文课代表,原来语文老师也真的对自己很好,所以自己不能不帮。
方博感叹了一下无药可救,走了。
就这么一来二去,周雨和樊振东熟悉了起来。樊振东在高一十班,中考的成绩只能算是一般,虽然考上了这所重点高中,但是不像周雨在重点班。
所以樊振东也不是像周雨想的只是作文写得差点,他偏文的几科都不是太好,只是作文尤其惨不忍睹而已。
周雨现在上了高三,每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就在那天下午抽两个小时和樊振东一起学习,顺便帮他补习。
樊振东高兴的时候就笑成大小眼,不高兴的时候就虎着脸;高兴地时候雨哥雨哥嘴超甜,不高兴的时候毒舌地谁都嫌。这是周雨对樊振东的新认知。
周雨呢,长得确实挺好看的,成绩好,人刻苦,性格开朗,勤俭持家。对自己也真心很不错,不仅辅导认真,还不时用零食投喂。这是樊振东对周雨的新认知。
没用多久两人的称呼就从刻板的“樊振东”“周雨”变成了“小胖”“雨哥”,周雨给樊振东准备了一套万能作文模板,虽然不能保证小胖的作文和自己一样动不动拿满分,但是总算不拖后腿了。
期末考试,文理分班。樊振东顺利冲进年级前十,进了理科重点班。
周雨表示很欣慰,带着樊振东在校园里闲逛都挂着自豪脸。
0.3
又是周末,照例的补课时间,距离高考只有一百天了,樊振东的成绩也不需要周雨给什么辅导了。但是樊振东缠着周雨表示作文分还是不够高,让雨哥不能放弃他,周雨考虑着在哪学习都是学,和樊振东一起学也是好的。
周雨估摸着樊振东应该是挺喜欢自己的,他跟在后面喊雨哥的时候自己也十分受用,自己也毫无疑问地喜欢他,那个圆圆的可爱的团子。
少年的喜欢的心情,怎么样都是要抽时间见面,补课倒成了两个人都可以心安理得的借口。
但是今天的樊振东没有准时出现在图书馆,周雨发了条信息问怎么没来,过了半天那人才说是发烧了。
周雨问他有没有吃药,樊振东说没找到药。
周雨听樊振东说过自己的父母都挺忙,估计小家伙是自己一个人在家,烧的迷迷糊糊的,连口水都喝不上。
思前想后,周雨翻出樊振东以前给自己的家庭住址,打了个车过去。
樊振东来开门的时候果然烧的满脸通红,周雨心疼的不行,赶紧让他躺好,烧了水给他服了两片退烧药,顺带还用棉花沾了酒精给他物理降温。
忙活了半个小时,樊振东没那么难受了,迷迷糊糊睡下了,周雨就在他的房间闲逛。周雨以前就知道这个小区貌似挺高档的,樊振东家在602,周雨进来才知道这是个跃层。
樊振东的床对着窗户,正是夕阳斜照的时候,感觉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卧室在二楼,一大间屋子划分成卧室、衣帽间和卫生间,周雨感叹了一下他这一个卧室赶上自己家半个屋子的面积了。
闲的无聊的周雨就在樊振东的卧室里随便找书看,可惜书不是很多,周雨基本都看过了,倒是有个盒子,没上锁,周雨打开看见里面都是樊振东从小到大的各种证书。
周雨细细地翻看着,脸上挂着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笑,直到他看见一张跳级证明。
兹证明……樊振东同学……成绩优异……跳级。小学连跳两级,初三跳一级。所以樊振东之所以成绩不好,是因为从初二直接上了高一。而现在他势不可挡的进步也并不是自己教的好的功劳,而是他原本就是优秀的。
周雨突然有点失落,原来自己对樊振东知之甚少。
楼下传来叫“东东”的声音,周雨赶紧向楼梯走去。是樊振东的父亲回来了,周雨把樊振东病了的情况和樊爸爸说了说,樊爸爸赶紧上来看了看儿子的情况,顺带还嘱咐刚进来的保姆煮点容易消化的粥给小少爷。
樊爸爸招呼周雨下去坐,偌大的客厅一面是电视一面是壁炉,五六米的落地窗帘花纹繁复,高贵典雅。樊爸爸滔滔不绝时事政治,周雨不怎么接得上话,只能嗯嗯呀呀地点头。
樊爸爸坚持留周雨吃了晚餐,樊振东睡了一觉好多了,也下楼和大家一起吃饭。实木的圆桌上,三个人分坐在三个角,保姆做了一桌子的菜,要不时转动转盘才能吃到想吃的菜。
席间樊爸爸说起这间房子里十万的餐桌八千一张的餐椅,四百平的面积和十万的装修设计费,还有专属樊振东的健身室和家庭影院,让樊振东一会务必带周雨参观一下。
0.4
一顿饭周雨吃的索然无味,晚饭结束后便嘱咐樊振东多休息,和樊爸爸打了招呼便告辞了。
离开樊振东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夜里有点凉,路过小区的观景湖时,周雨瞟见里面有不少锦鲤,他也没了细看的心思,匆忙离开了。
所以直到此时,周雨才知道更多关于樊振东的信息,原来他本来就是少年天才,一路跳级上来的,所以中考成绩不是太好也是因为直接跳过了初三。原来樊振东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樊振东是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
也就是那个时候,周雨才知道自己和樊振东有多远的距离。
周雨没有再给樊振东补课,他说毕竟就剩100天了,自己也要好好努力了。樊振东表示理解,跟周雨说要加油,还问他会不会考M大。
M大是当地一所最好的大学,在全国也是排的上号的,一直都是周雨的第一志愿。
不再补课,两个人见的就少了。高三的紧张感不言而喻,周雨也从走读转成了住校,一方面省去在路上的时间,一方面也可以躲避父母的压力。
眼瞅着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周雨连吃食堂都行色匆匆。有天晚上,周雨从食堂走回寝室的路上,樊振东兜头拦住了他,樊振东站在夜色里,有些拘谨地挠了挠头,说,周雨,其实我喜欢你。我觉得一定得说了,再不说,你就走了。
周雨楞了一下,上去搂了樊振东脖子,“真心话大冒险又输了吧?小胖不是我说你,怎么着我也比你大,你不能总是可着我欺负……”
其实周雨知道那不是真心话大冒险,也知道樊振东不是开玩笑,他只是在愣的那一会儿想了很多,比如他比樊振东大五岁,比如他和樊振东相差悬殊的身份。如果可以预见两个人必然悲剧的未来,为什么不保持着现在的关系走下去呢,不必开始就不必结束。
0.5
周雨的高考成绩不错,连带着心情也不错的他始终笑眯眯的,樊振东也真心为他高兴。
直到录取通知书寄来,樊振东才知道周雨没有报M大,而是选了千里之外的一所高校。
周雨还是笑着解释,两所学校差不多啦,但是那所我学的专业更有竞争力一点。小神童,你要好好努力,就你这实力,清华北大没问题的。
周雨不喜欢走看不见未来的路,更没有勇气去冒险,既然如此,不如他们永远都不要开始,这样就不用担心有一天会离开。
上了大学的周雨似乎变得更加忙碌起来,和樊振东的联系也越来越少,樊振东每次给周雨打电话,周雨那边总是忙着上课忙着聚餐,看起来真的忙到分不出任何的时间。
樊振东不太开心,他没想到距离会让两个人变得如此疏远。
周雨确实挺忙的,大一的时候一整年周雨都忙着适应大学生活,社团的事忙的不亦乐乎,结果没有评上奖学金,这让周雨着实有点失落。大二的时候,妈妈的宠物店关了门,爸爸的工资有限,奖学金对周雨而言变得重要起来,所以也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学习上,社团的工作又不能放下,倒真的是越来越忙。
大二的圣诞节,寝室对面商场的圣诞树又立了起来,人造雪花飘飘洒洒,圣诞舞会前奏已经打响,周雨就是在这巨大的音乐声响中接到的樊振东的电话。
那时候周雨正在准备着明天的大作业,拒绝了一干人的圣诞邀约,看见樊振东的号码时嘴角控制不住地上翘。
扔下电脑一路小跑着下楼,到了楼梯口周雨反而慢了下来,深吸两口气,管理了一下表情,出门就看见樊振东站在门口。
一时间周雨竟不知说什么好,半天才支吾了一句“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不一个人来,难道半个人么?”
周雨微微翘了翘嘴角,仿佛又回到了和樊振东刚认识的时候。
0.6
圣诞夜,樊振东,千里而来,若说周雨没有欣喜,是假的。
樊振东带着周雨去爬山,周雨也在这上了一年半的学了,早就听说这座山是看星空的好去处,但是一直没有来过。
樊振东看起来比周雨还要熟悉这个城市,轻车熟路带着周雨来到最好的观景台,两个人席地而坐,看繁星满天。
这里有城市最黑暗的夜空,晴朗的夜里,一条淡淡的白色云带纵贯整个夜空,繁星透过云絮,洒落银白色的光芒,星空也仿若梦幻般的世界。
周雨想起之前和方博聊天说起浪漫是看雪看星星,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周雨表示一点也不觉得看星星有什么浪漫,还不如吃顿饭来的实在。
但是现在在满天繁星之下,虽然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周雨却真心觉得很好。
说不清的好。
樊振东提议晚上就在这露营,明天一早可以看红日从汹涌澎湃的大海中喷薄而出。
樊振东说,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是你第一次辅导我作文时教我引用的诗句。
周雨抬头又贪婪地看了几点浩渺星河,说,不了,明天一早的课我还有个大作业呢,你都高三了,早点回去吧,安心学习才是真的。
樊振东说,晚回去一个晚上我也能考第一,露营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这还没到期末考试的时候,你也不差这一晚的。
周雨说,虽然不是期末考,但是大作业也很重要,关系奖学金的。
樊振东说,那我们看完日出就回去,不耽误你明天的课还不行么?
周雨还是拒绝。
“周雨,我跑了这么远就想和你呆一晚上,难道奖学金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樊振东你不懂的,你比我在各方面都强太多,想得到的东西也比我容易太多,怎么会懂呢?”
樊振东脾气上来了,直接就往山下走,周雨保持着和他一段距离,目送他在车站上了回程的车,才一个人默默回了学校。
寒假回家路过学校,光荣榜上樊振东是每年高考前例行的九校联考的第一名。
这个寒假,头一次樊振东和周雨没有在假期见面。
唯一的安慰,大概就是周雨拿到了绩点第一的好成绩,离今年的奖学金进了一步。
0.7
许多年之后,作为周雨学生时代最重要的“闺蜜”(划掉)挚友的方博终于在磕磕绊绊,吵吵闹闹中和男友走到了一起,阔别多年的朋友们终于有个机会再聚在一起。婚礼上,司仪在台上问两个人十几年青梅竹马的恋爱史,方博表示他当年就是故意没事就怼对方,来引起对方的注意的,最终抱得竹马归。
周雨听完,忽然就问樊振东,“你从认识我就冷着脸各种我欠你一样,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么?”
樊振东说:“都是有家室的认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周雨再次听到樊振东的消息是在张继科那里,张继科是周雨的大学校友,和周雨在一个社团呆了一年,关系很好。毕业了的张继科自己开了一家创业公司,周雨一毕业就被张继科拉去做苦力。
美好的周五下班前一个小时,周雨沉浸周末睡到自然醒的美好幻想里。
“明天樊氏有个宴会,你和我一起去。”
“为什么?”创业公司就这点不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上班时间,只要有需要,随时都是上班时间。
“樊总是给他从国外学成归来的小儿子接风洗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小儿子和你是一个高中的,方便套近乎。”
“他小儿子叫……?”
“樊振东。”
“科哥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事恐怕去不了,让方博去吧,他没事。”方博和周雨当年考了一所大学,毕业了和周雨一起被张继科弄了过来卖命。
张继科抬头看了周雨一眼,周雨抿着嘴,大眼睛写满了真诚。
“去不了啊……那只好扣工资喽。”张继科表示遗憾地一摊手。
万恶的资本家!
0.8
宴会就设在樊氏旗下的酒店里,几年不见的樊振东看起来更加的沉熟稳重,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跟在樊总身后气场很强。
张继科和周雨过去打招呼的时候樊振东看起来也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周雨根据自己对他的了解判断这种虎着脸的表情一般都出现在他不高兴的时候。
但是今天的樊小少爷是整场的主角,对着别人也都礼貌有加,只是对着自己的时候才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樊总提起小儿子是满满为人父母的自豪感,说起小儿子出国学医,学业有成,医术精湛,如今回来成为一名牙医,自己很为他骄傲。
周雨已经多年没和樊振东联系了,就是樊振东出国的消息都是后来从校友口里知道的。现在看见樊振东,回忆翻天倒海而来,他想起自己在少年时代那些带着樊振东的梦,在半夜醒来胸腔里叫嚣的都是心动和喜欢。
想着想着就有点失落,周雨端着酒往二楼走,周雨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那句“热闹是别人的,我什么也没有”来。
没想到二楼有只大金毛,周雨和樊振东柔情蜜意的那几个月里樊振东的金毛生了两只狗宝宝,伺候惯猫猫狗狗的周雨没少帮忙照看小狗,不知道这只是不是那两只小狗的其中一个。
金毛看见周雨还挺兴奋,一个健步冲过来,周雨被这个力道撞了一下,没稳住身体,踩空了楼梯。
这下丢人丢大了,今天真是够倒霉的了,周雨在崴脚的疼痛里想到。
正当周雨坐在那冲着金毛龇牙咧嘴的时候樊振东过来了,一个公主抱直接抱起周雨放在了沙发上。虽然周雨对公主抱有点意见,但是现在脚踝疼的不行,樊振东肯帮忙,周雨也就不计较了。
只见樊振东像模像样地抬起他的脚看了看,让侍者拿起云南白药,一副准备处理的样子,周雨不禁在心里想,看样子学医果然是贯通的,樊振东一个牙医看起脚来也有模有样的。
樊振东撸了撸袖子准备上手,周雨突然有点紧张,他向来不是很能忍疼,便拉了拉樊振东的衣服,说,“胖儿,你下手轻点,我头一次崴脚,怕疼。”
“别怕,”樊振东笑着安慰他,“我也是头一次给人处理崴脚 。”
“啊!!!!!!!”没等周雨被他的上一句话吓晕,樊振东直接上手,微笑着让周雨叫出了声。
0.9
疼是不假,但是樊振东技术还行,周雨的崴脚被他处理的不错,宴会周雨是没法继续参加了,张继科就把他送回了家,顺道还批了他一周的假。
虽然周雨坚持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是张继科直接无视了他。
周雨是个随遇而安的性格,受了伤索性就在家安心静养,行动不方便也没法做饭,周雨只好过起了一天三顿外卖的生活。
不过这天和外卖一起到的还有樊振东,手里还提着保鲜盒。
来人嫌弃地看了看周雨的盖浇饭,扫到一边,把带来的保鲜盒打开,是一份闻着就让人食欲大增的骨头汤。
樊振东说要喝这个,吃哪补哪,以形补形。
周雨崴的是脚,手又没事,所以实在不能理解樊振东为啥坚持要喂他,周雨拗不过,只好半带讽刺地说:“还要劳烦樊小少爷亲手喂我,真是不好意思啊。”
樊振东疑惑地看着他,“不亲手,难道我要用脚么?臣妾做不到啊!”
周雨带着想咬碎樊振东的狠劲使劲咬了口骨头,没想到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下子一块骨头渣子卡到了牙缝里,好疼。
樊振东看着周雨疼的龇牙咧嘴,放下汤碗拍了拍手,“看样子雨哥果然还是喜欢我的老本行,这就要让我的专业技术派上用场了。”
樊振东似乎是个不忙的医生,几乎天天往周雨这里跑,每次都要带一份大骨汤,顺道留下和周雨一起吃晚饭。
在樊振东的悉心照料下,周雨的脚好的也挺快,很快就能下地走了,只是还不太能吃力。
每次喝汤周雨都会记起多年前在樊振东家吃的那次饭,其实樊振东家的阿姨手艺特别好,那天病了的樊振东也让人心疼,可也就是那天成了他情感的转折点。
周雨每到这个时候就摇摇头挥散回忆,有时候一抬头会对上樊振东探寻的眼神。
这段时间和樊振东的接触呈几何级数增长,等到周雨回去上班的时候,两个人也顺利度过了再次相遇的尴尬期,关系从有些剑拔弩张走向稳定。
1.0
最先发现这种转变的是张继科。他发现自己最爱岗敬业的学弟最近加班的时间越来越少,少到他都想扣周雨的工资了。
这天周雨又在张继科的办公室里讨价还价,表示周末的这个宴会自己不想参加。
张继科看了看最近桃花满面的周雨,“你最近是谈恋爱了么?”
一句话倒是把周雨问愣了,他支支吾吾地说没有。
张继科显然不信,“拉倒吧,你最近满脸都写着春风得意,在公司的时间还越来越少,你自己说不是恋爱是什么?”
周雨最近确实有点忙。忙着和樊振东混在一起。
周雨崴脚的时候樊振东天天过来,现在周雨脚好了,樊振东也没有不用来了的自觉性,照旧是天天出现。周雨本来就是个挺注重生活品质的人,没事在家也给自己煮点好吃的,樊振东发现了这点后每天都来蹭吃蹭喝。
牙科虽然白天忙,但是夜班还是比临床这样的轻松点,节假日值班相对也少,所以樊振东还是有大把的非工作时间可以和周雨腻在一起,这也是张继科发现周雨加班的时间越来越少的原因。
吃完饭的夜晚,两个人就在小区内溜达,樊振东从小就被叫做小胖,减肥一直是人生永远不变的课题。两个人也不正经遛弯,在院子里石头剪刀布,输的就背赢得走,规则订的还挺复杂,剪刀赢了布就是4步,布赢了石头就是10布,石头赢了剪刀就是20步,就这么你来我往互相背着走完一圈。
樊振东体重到底是在那的,虽然周雨从小怪力,但是樊振东也舍不得周雨背得多,要是周雨连输几次,多半是要赖掉的,樊振东也由着他。最后多是樊振东背周雨的多,小区也不是特别大,但是这么玩着走一圈也要个把小时。
仿佛又回到了六年前。
背上伏着周雨,抬头就是星空,每到这个时候,樊振东都有想要重提那晚星空下自己没说出口的话的冲动,但是周雨也仿佛有感应一般,每次都岔过了话题。
1.1
就在周雨以为日子就要这么过下去的时候,张继科的八卦之心给他带来了一个意外之外的新闻。
一般张继科中午主动请周雨吃饭通常都是要死命加班的前奏,所以当张继科发来一起吃饭的信息时,周雨是一万个拒绝的。
果不其然,张继科点好菜就开门见山,“听说你和樊振东关系不错?”
呃……
“咱们公司下半年要争一个大订单,樊氏的,你好好和他套套关系哈。”
No……
“我知道你们就是普通朋友,至少你们也是朋友啊。”
哦……
“哎听说樊振东快要订婚了,对方是他从小青梅竹马的一个富家千金,你听说了么?”
啥??????
“我也是前两天吃饭的时候听樊总说的,听说樊振东还要回一次学校,交个论文,回来马上就订婚。我还一直以为你俩是一对呢,没想到啊……”
哼……
晚餐的樊振东依旧很准时,但是昨天点的辣子鸡今晚没有。这是这么久的头一次,一般樊振东点什么周雨都会做的,但是今晚显然是例外。
清炒苦瓜、清炒莴苣、清炒山药,很好,除了绿就是白。樊振东不挑食,基本上没有什么不吃的,但是他喜欢吃肉,不喜欢苦瓜、莴笋、山药。
恩,真是完美的一餐。
晚上周雨没有和樊振东去楼下玩那个幼稚的游戏,而是早早地把樊振东赶走了给方博打电话。
电话被方博掐断了三次,周雨在床上滚了一圈打一个电话,被掐掉再滚一圈接着打。最后方博总算回了信息。
“博哥你太重色轻友了!”
“少废话,老子被折腾了半宿困得半死还给你回信息,你还想怎样!到底有啥要你博哥疏通的,赶紧放!”
“问: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能有结果么?”
“答:门当户对本身没有定义,价值观的差异才更直观。“门当户对”只是社会心理学总结出爱情吸引里面的相似性法则,总会有少数人的爱情吸引完全打破法则,成为爱情关系里面的“少数派”。爱情吸引中的相似性,包含了太多复杂而微妙的维度和因素,但世俗的评判,或者他人的经验往往只看重具有感知显著性的部分表面的相似性。如果仅仅用“门当户对”来指导人们的爱情选择,就好比用一个不合适的偏小的模子来套鸡蛋,可能没有一个鸡蛋能恰好塞得下。”
周雨对着手机看了半天,完全被方博的专业性镇住了,简直有理有据有节啊。
“厉害了,博哥![佩服][抱拳]”
“那你看看![得意]疏通完毕,你自己慢慢想吧,博哥睡了!”
周雨真的抱着手机想了半宿,也确实在那个瞬间对方博的专业性和通透佩服的五体投地。
直到多年后的某一天,周雨无意间扫到一个有关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的新闻专栏,看了里面的内容后,周雨默默地把方博拽去KTV,对着他唱了一晚上的冷酷到底。
1.2
那边樊振东要和青梅竹马的小千金订婚的消息传得满天飞,连方博都给周雨发来了亲切的问候。
“周雨,咋回事,是小胖他爹不同意你俩的恋情棒打鸳鸯火速为樊振东订婚以绝后患么?”
“博哥,我和樊振东是纯洁的男男关系。”
“拉倒吧,你俩上学的时候就柔情蜜意你侬我侬的,虽然不知道为啥小胖一出国好几年,但是你俩最近不是也金风玉露一相逢呢么?”
“难怪你语文成绩一直不咋地,这都是啥用词?”
“周雨你就别挣扎了,樊振东和你就是绝配,你贪财他有钱,果断扑上去吧,我看好你们![加油]”
周雨直接拉黑了方博,在座椅上抱着胳膊愤愤不平。
张继科的电话适时响起,直接把周雨召进了办公室。
一进去,周雨就感受到了张继科仿若看着智障一样的目光。
“周雨你到底怎么想的啊?那边樊振东都要订婚了,你还只知道在公司生闷气!”
“科哥,不想失去的东西就不要试图去拥有,否则只是让人害怕的结果。”周雨这厢也很无奈。
“周雨,不想失去的东西不要怕失去,越害怕失去就会越容易失去,不想失去的东西要去争取。你要是真的甘心就这么着了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是干嘛?”
叮的一声,是樊振东的微信,“雨哥,我在机场,打算回学校了,你能来送送我么?”
周雨一扫之前半死不活的表情,这一下倒是真的要死了的样子,抬头就跟张继科说要请假出去一趟。
张继科摆摆手,用一副“你跪安吧”的表情和动作把周雨赶了出去。
周雨在的士上催了司机好几次快点,最后司机师傅已经不愿意搭理他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真切切感觉到,再不做点什么樊振东真的就要走了,不会回头了,自己真的就要和那个人错过一生了。
一路跑进候机厅,好在国际厅不是很大,周雨很快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樊振东的身影。
樊振东是看完表正要起身的时候看见的周雨,时光没有在那人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还是少年时鲜活的样子。
“周雨,你就是那个让我像含羞草像向日葵像狗尾巴草一样,喜欢了多年的人。”
“上次的告白还在少年时,被你糊弄过去了,现在我还想正式和你说一次,我喜欢你,真心想和你在一起。”
“我想遇见你绝好年华时,遇见你春风得意时,遇见你情深意浓时,遇见你进退维谷时,遇见你失魂落魄时,遇见你撕心裂肺时,还想遇见你的彼时。”
“趁着飞机还没飞,能给我一个答案么?”
1.3
掐着点看着手机的张继科很快收到了来自樊振东的信息:多谢科哥相帮,樊氏下半年的单子我已经和父亲谈好,就由贵公司来承办。
恩,樊振东这个弟夫可比周雨上道多了。
今天的张继科依然是资本家,但是是比平日开心些的资本家。
张继科转身又给方博发了个信息:干得不错。
方博的信息回的更快:师兄,这个月能多发点奖金么?
快乐的资本家眉头一皱,顿时没有那么开心了。
时间回到方博婚礼的现场,周雨沉默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说,“作为你的家室,我想知道。”
樊振东翻了一个白眼,“你能不能别总记得我对你不好,我有那么多对你好呢你怎么不说?”
周雨傻笑着捏捏小胖的脸,“谁说我不记得。”
都说少年时代的爱情不太可靠,可正是在那些不知深浅的年纪里,彼此认真又单纯地爱过,才会有足够的温暖支撑彼此走完一生的坎坷和幸福。

评论(15)
热度(164)
返回顶部
©薇薇安小喵~ | Powered by LOFTER